第一版主 > 其他小说 >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 第591章:番外,再遇大表哥
    为了证明自己还饿着,萧韵儿拿起筷子将碗里的鱼肉夹起来,塞进嘴巴,一脸享受的品味着佳肴。Yi~ЪàΝ~zHù点扛木∝八∝八∝读∝书,.◆.o+

    其实这鱼做的很普通,不过,这是她家小白专门挑的刺,那味道立马上升了几个层次,漠北皇宫里的御厨做的都没这好吃。

    “这鱼肉又嫩又滑,最重要的是没有鱼刺。”萧韵儿将鱼肉吞进肚子里,赞道。

    看着她一脸享受的样子,凌风唇角溢出一抹笑意,顿时感觉即便是百花齐放也不及他一半容颜,一旁站着的红衣女子包括她的四名侍女都看痴了眼。

    “好吃就多吃点。”凌风完全不顾他人在场,拿出手帕替萧韵儿擦了擦嘴角的油渍,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显做作,好似这样的动作做了许多回。

    见凌风如此温柔的对待身边的萧韵儿,而对方丝毫尴尬都没有,显然两人经常做这样的事,红衣女子眼中的嫉妒之意尽显。

    她比这个女人有样貌有身份,为何她就没有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如此温柔对待她,这男人样貌气质都是极品,可这眼光实在太差了。

    若是萧韵儿知道红衣女子心中想的只怕要哭了,她哪里没有样貌了,虽称不上天下第一美女,但好歹也是气质美女一枚,还有人家可是一国公主。

    当然,萧韵儿不知道红衣女子心中想的,很安然自得的享受着来自凌风的服务。

    红衣女子越发气恼,再次敲了敲桌子,语气十分不善,“听到没有,这地方本小姐看上了,还不赶紧滚。”

    萧韵儿皱了皱眉头,很不解的问凌风,“她说什么,是人类语言吗,我怎么听不懂。”

    “鸟语。”

    “噗……”萧韵儿没想到凌风会说出这两个字,不由笑喷了,“哈哈哈,凌风你也会开玩笑。”

    如果普通人也就算了,可一向酷酷的凌风说这样的话总觉得很好笑。

    艾玛,不行了,她笑的肚子痛。

    看着笑趴在桌子上的萧韵儿,凌风黑了黑脸,一本正经的道:“吃饭的时候不要笑,会被呛到。”

    他不就说了两个字吗,这丫头笑点未免太低了。

    红衣女子怒意顿时蹭蹭的冒了上来,精致的脸近乎扭曲变形,拔出长剑就去砍萧韵儿,只是她还未砍下来,就被凌风一巴掌拍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地上,不停的吐着血。

    萧韵儿看着趴在地上吐血的红衣女子,刚刚还嚣张跋扈,这会儿就被凌风拍飞了出去。

    这厮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吧,这可是活脱脱的大美女啊,他竟然下得了手,不过,她心里怎么觉得这么爽啊。

    “小白啊,对待女人要温柔点,虽然我不怕你但以后我们儿媳妇会害怕。”萧韵儿哥俩好的拍着凌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

    凌风侧首扫了一眼放在他肩膀上的小手,冷声道:“我只打伤你的女人。”

    言外之意,谁敢伤他媳妇,他就灭了她,管她是谁,即便是他的儿媳妇和女儿敢伤他媳妇也照打不误。

    萧韵儿不由笑了,这是她听到最好的情话,谁说冰块男不会浪漫,看这话说的简直舔到她心坎上去了。

    “那个如果对方不是故意伤我,尤其是女儿和未来儿媳妇,你还是要手下留情啊。”萧韵儿笑米米的道。

    凌风抬了下眼皮子,没说什么,而是扫了一眼桌上已经吃掉一半的饭菜,“吃饱了吗。”

    “嗯,饱了。”萧韵儿端起碗喝了一口汤,很满意的道。

    “饱了我们走吧。”凌风拿起二人的行礼站了起来。

    萧韵儿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刚刚凌风那一掌已经引起很大的波动,原本还明目张胆看热闹的人都恐惧的转过身去,不敢再往这边看一眼,生怕下一个飞出去的人就是他们。

    不过,正因为这也会让人很容易记住他们,等他们一走,这些人只怕要嚼舌根,他们的名声估计用不了一天就传遍整座城。

    两人站起身正要走人,正扶着红衣女子的侍女怒喝道:“站住,打伤了我家主子,你们就想这么走了,没门。”

    那几名侍女只敢远远的叫嚣着,却不敢上前半步,因为她们的武功和凌风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凌风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拉着萧韵儿走出了酒楼。

    “小白,我们又得罪人了。”出了店,萧韵儿叹声道。

    她只想低调的办事,可有些不长眼的非要往他们身上蹭,为什么做一个低调的人这么难呢。

    凌风低头,“你怕吗。”

    “不怕,这有什么好怕的。”她担心的是树敌越多,拿到想要的东西就越困难。

    凌风知道她顾忌什么,微敛了下眼眸,开口道:“放心,有我在。”

    一句‘有我在’让原本有点浮躁的萧韵儿顿时冷静下来。

    万事有小白在,这些跳梁小丑根本不足畏惧,当然,不能太轻敌了,毕竟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两人寻了一家客栈住下。

    因为怕对方来寻仇,两人依旧同住一间屋子。

    “小白,你干嘛坐桌子上。”洗漱后的萧韵儿躺在*上,侧着身子好整以暇的看着盘坐在桌子上的凌风,故意问道。

    凌风扫了她一眼,不冷不热的吐出两个字,“睡觉。”

    手一抬桌子上的蜡烛就熄灭了,随后他闭上眼,没再理会萧韵儿。

    萧韵儿撇了撇嘴,手枕着头,侧着身子透过窗外的月光看着凌风的身影。

    今早醒来,*边有一把椅子,不用想也知道他昨天在椅子上打坐了一宿,今天依旧坐在桌子上休息,真当自己的身子是金刚打的吗。

    看着隐藏在黑夜中的那抹身影,萧韵儿有些心疼,眸光不由闪烁了下。

    “哎哟——”突然萧韵儿痛呼了一声。

    凌风蓦地睁开眼,身子一闪跑到了*边,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萧韵儿抱住他的手臂,讪讪一笑,“做恶梦了。”

    “……”她根本就没睡好吗,别以为他不知道她一直盯着自己看。

    凌风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没好气的道:“少搞一些鬼主意,好好睡觉。”

    “不要走。”萧韵儿拉着凌风的手,可怜巴巴的道,“我真的害怕一个人睡觉,你能不能陪陪我。”

    害怕?还是故意想将他骗到*上。

    想到以前同*共枕发生的事,凌风有些不自然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略无奈的道:“韵儿,你我还未成亲,同*共枕会有损你的名节。”

    萧韵儿一听有些好笑,坐起身来,说道:“我们对外都称是夫妻了,我的名节早就被你毁的一干二净了。”

    哪里还有什么名节可言,当然她不是怪他,要知道这可是她自己说的。

    她只是想让他睡个安稳觉而已。

    凌风无言,好吧,她说的是事实。

    有损她名节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他怕自己把持不住,万一伤了她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向自控能力很强,可每次遇到韵儿,他就好似成了一头被刺激到的狮子,想要将她给吞了。

    那种滋味他会上瘾。

    “这*挺大的,我睡里面,绝对不会占你便宜。”萧韵儿立即往里面挪了挪,然后,举起一只手发誓道。

    这种话应该是男人说的,到了她和凌风这里竟成了她,感觉自己好奔放,捂脸。

    不过,看着小白睡桌子,她真的很心疼。

    凌风看着她信誓旦旦的样子,不由汗颜。

    没说什么,脱了鞋子尚了*。

    见他躺在自己身边,萧韵儿不由笑了,不过,还是例行刚刚说过的话,贴着墙面躺了下来。

    两人之间空出来的位置足可以再躺下两个人。

    “小白,我们要不要弄一碗水。”萧韵儿整个晶亮的大眼看着上面的帐子,幽幽说道。

    “你渴了?”凌风说着,作势就要坐起来去倒水。

    “不渴。”萧韵儿拉住他,随后想到自己刚刚的承诺连忙松开手,再次滚到*里面去。

    然后,用手臂撑着自己的身子,笑道:“放一碗水在我们之间,这样就可以防止我半夜滚到你身边了。”

    原来她要水是为了防止她半夜突袭,凌风垂下眼眸,随后,伸出手臂将紧贴着墙的女人给捞了回来,抱在怀中躺了下来。

    “小白,你……”萧韵儿被他这举动弄懵了,刚刚还避她如洪水猛兽,怎么一转眼就把她给捞进怀里了。

    凌风拍了拍她的头,“睡觉。”

    “哦。”萧韵儿在凌风怀里动了动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唇角溢出一抹笑意。

    *无事,两人一早起来,简单吃了些饭,又打包了一些食物继续上路。

    他们刚出了店门,就见不少士兵装备的人朝着这边跑过来。

    “就是他们。”昨天在酒楼里红衣女子带的侍女也在其中,她指着凌风和萧韵儿二人,和身边男子说道,“二皇子,就是他们伤了公主。”

    公主?萧韵儿不由挑了下眉头,难怪红衣女子那么嚣张,原来是为公主。

    不过,她好歹也是位公主,怎么就没人家嚣张呢。

    当然,这具身体的原主听说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主,绝对不亚于红衣女子。

    二皇子河仪没有立即发号施令捉人,而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凌风和萧韵儿。

    随后,才开质问道:“你们为何要伤本王的皇妹。”

    其实他这话问的有点多余,他那个皇妹自由乖张,仗着自己是皇后的独女,横行霸道惯了。

    而且又极为*,看到样貌俊美的男子就将人家掳走,至于做什么去了,不用想也知道。

    虽然大家都闭口不谈,但都是心知肚明,整的现在每一个贵族男子敢娶她。

    年纪已经过了二十还待字闺中,皇后曾经为她办了不知多少个相亲宴席,可凡是被河美菱看上的男子无不将自己的脸给划花。

    宁愿自毁容貌也不愿意娶河美菱,可见她的名声有多么臭。

    像河美菱这样的女子也只能玩玩,不过,没人愿意娶她为妻。

    对于这个荒淫无度的皇妹,他一点都不喜欢,甚至可以说讨厌。

    若不是看在皇后的面上,他还真懒得管。

    眼前这男子样貌俊美如斯,只怕他河国都没几个男子能比得上,不用想也知道河美菱看上了人家的容貌,想要占有,却没想到对方不但不屑于她的美貌,还是个武功高的,一掌下去就送了河美菱半条性命。

    这样的人才如果能归顺他,那他的势力肯定要翻一番了。

    河仪内心琢磨着怎样说服此人为自己所用,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快速飞了过来,稳稳的落在萧韵儿和凌风面前。

    见到来人,河仪脸上立即显出恭敬之色,上前行了一礼,“二公子。”

    来人正是贺兰锦,他对河仪点了点头,算作回应对方的一礼,从这里可以看出谁的身份更高贵。

    对此萧韵儿有点吃惊,要知道河仪可是位皇子。

    玄巫大陆最大的统治者不是四国皇帝,而是大巫师其次是大巫圣女。

    难道贺兰锦是她其中的一位表哥?

    花姨说过,娘一共有三个兄长,三兄弟唯独老大最得大巫师的喜爱,更是下一任大巫师的继承者。

    在娘离开玄巫大陆之前,老大有两个儿子,老二有一个儿子,老三有一女。

    以这位的年纪算,应该是老大的二子。

    萧韵儿对自己推算出来的事实被雷到了,来到这里第一天,就遇上了两个表哥一个表妹,当然得罪两个。

    贺兰锦和凌风拱手道:“二位又见面了。”

    “贺兰公子,你好。”萧韵儿收起脸上的惊讶,笑米米的打招呼。

    对这个表哥她还是不讨厌。

    贺兰锦也对她报以微笑,“凌夫人。”

    然后,看向对面站着的河仪,开口道:“二皇子,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还望二皇子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他们过不去。”

    河仪可不想和对方为敌,正想着应对之策,没想到贺兰锦竟帮了他一个忙,立即说道,“二公子既然说了,本王自然要听从,可是他伤了我皇妹,如果不说些什么,不好向母后交代。”

    说着,做出一副为难之色。

    “你皇妹?”

    “是美菱。”河仪解释道。

    “哦。”贺兰锦看了一眼凌风顿时明白了,都说长的美的女人是祸水,长的好看的男人何尝不是呢。

    他家那位也是因为看上了对方,要对人家妻子下手,最后被人家一巴掌拍飞了,现在又多了个河美菱,怎么下场都一模一样呢。

    见凌风脸色不太好,贺兰锦连忙收回视线,轻咳了一声,道:“回头我和河皇后说一声,就当卖给我一个人情。”

    当然人家凌风根本不在乎他这个人情,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在对方面前讨个脸而已。

    河仪一听,不由露出舒心的笑意,“既然二公子都这么说了,如果本王继续揪着不放实在太不应该。”

    对身后的士兵挥了下手,“你们都回去吧。”

    跟着他来的那侍女不由拧起了眉头,语气不善的道:“二皇子,难道你不要为公主报仇了。”

    河仪有些不悦的蹙了下眉头,一个小小的侍女都敢和他这么说话,可是他却不敢明着惩罚她,他活的可真窝囊,总有一天他会将这些人踩在脚下,狠狠的*。

    “二公子不是说了,你没听到,还是你想违背二公子的意愿。”

    “不是,奴,奴婢没有。”那侍女看了一眼贺兰锦,连忙低下了头。

    这位可不是她能得罪的,就连皇上见了他还要礼让三分。

    “没有还不快走。”河仪不耐烦的道。

    “是,二皇子。”那侍女狠狠的瞪了一眼萧韵儿和凌风,然后,不甘心的随着士兵走了。

    很快只剩下萧韵儿四人。

    河仪正要提议找个地方喝茶聊下天,增进下双方的好感。△≧△≧,

    可没想到被贺兰锦抢先一步,他和声说道:“二位可否借一步说话。”

    “可以。”凌风还没有回复,萧韵儿便做了决定。

    虽然他没打算认亲,但遇上了一个表哥,怎么也要从他嘴巴里探出来点有用的东西。

    凌风低头看了她一眼,才点了点头,“贺兰公子请。”

    这丫头肯定猜出来贺兰锦是她表哥了,若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做决定。

    “前面有家茶馆里面的点心不错,相信凌夫人会喜欢。”贺兰锦指着前面不远处说道。

    “真的吗,那请贺兰公子带路。”萧韵儿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