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其他小说 > 御灵世界 > 第三百三十九章: 黄泉公子
    暮色之下,寂静如灭。YǐъāиZΗυ点忼母+◆頂+◆点+◆小+◆说,x.

    山岗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划过夜空从天而降。

    此人身材高挑,头戴兜帽,一袭灰色的披风裹身,背后绣着一个金色的骷髅印记,让人看不清真实,幽冷的目光透着阴森的寒意。

    “属下九煞,拜见黄泉公子。”

    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仿若幽灵飘飘荡荡……随即一个血色的身影半跪在先前那人身侧。

    黄泉公子淡淡点了点头,询问道:“消息可靠吗?”

    说话间,黄泉公子眺望着不远处的前方,那里正是青山小镇所在。

    九煞连忙躬身道:“回禀公子,消息绝对可靠,凌家的那个小娃在几天前离开的桃园村,目前就住在青山小镇的医馆里面,我们的人一直盯着,从来没有离开过。”

    “哦,就他一个人?”

    “不,他的身边跟着个少年,看上去腿脚不太方便,需要人用车椅推着走,不过此人颇有些手段,山外山的内门弟子都在他手上此了不小的亏,所以我们一直没敢轻举妄动,通知少主前来定夺。”

    九煞低着头,目光闪过一丝妖艳之色。

    “吃亏?也就是说,那少年不是山外山的人?呵呵,有点意思。”

    黄泉公子淡淡瞥了眼九煞,嘴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随即收敛道:“我们的人现在如何了?”

    “回禀公子,已经安排妥当,保证万无一失!”

    “保证吗?上次你们也是这么保证的,结果呢?反而引起了山外山的注意,若不是冥老出手,你们恐怕全都得留下!”

    黄泉公子的声音很平淡,可九煞心里却是感到阵阵寒意:“公子,上次只是个意外,我们也没有想到君莫问会突然出现,否则也不会失手……不过,那小子被属下的毒煞掌打成重伤,损了灵窍,已经是半废之人。”

    “所以你就擅作主张,将消息传给拜月山庄的人?把他们也牵扯进来?”

    黄泉公子语气有些生冷,像是在质问。

    九煞连忙解释道:“属下当时也只是想要转移山外山的注意,好方便下手,并没有想要大乱幽主的计划。”

    “罢了,拜月山庄有自己的算盘,反正他们不知道幽主的打算。”

    似乎想到什么,黄泉公子目光微微凝重,忽然转问道:“对了,桃园村那个人的底细探查清楚没有?”

    “没有。”

    九煞身子一颤,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之色:“我们派去桃园村打探消息的人全都被轰了出来,现在根本不敢靠近那里,不过对方也没有下杀手,应该是隐居于此的高人。”

    当初他们为了抓捕凌家遗孤,曾浅浅潜入桃园村,没想到动手之际,却被一个神秘的强者拦下。

    黄泉公子微微颔首:“此事管不得你们,就连冥老都被此人一言逼退,可见此人修为深不可测,恐怕只有幽主才能稳压此人。”

    九煞颇为担忧道:“那我们该怎么办?会不会对幽主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没关系。”

    黄泉公子摆了摆手道:“既然此人隐居于此,就说明对方不愿插手世俗之事,我们只要不去招惹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公子,那我们现在是否动手?”

    听到九煞的请示,黄泉公子微微沉思,而后点头:“去吧,不要惊动山外山的人,免得节外生枝。而且你们要记住,幽主要的是那娃娃无恙,你们最好下手轻点,否则那个娃娃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就自己回去请罪吧。”

    “属下明白。”

    九煞慎重的点了点头,额角冷汗直冒。

    片刻之后,一阵大风卷过,二人的身影随之消失在黑暗之中。

    ……

    ————————————

    月黑风高夜,天冷入梦寒。

    寂静的房屋内,凌修盘坐于木床之上,眉宇之间透着痛苦,浑身已被汗水湿透。

    “一点点痛苦就受不了了?还谈什么成为强者,为亲人报仇?”

    “你比别人差,就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保持清醒,不要有杂念!”

    “不行!还要继续!”

    云慕就站在旁边,一边拨弄着毒龙烟,一边用话刺激着凌修,让对方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仇恨虽然不是什么只得回忆的好东西,可是在一个人意志沉沦的时候,“仇恨”却能唤醒一个人最为疯狂的本性。

    云慕故意用话刺激凌修,就是希望对方能够挺过痛苦的侵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千魂百炼】所带来的痛苦,如同一刀一刀割在心头。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已经是凌修第五次尝试,始终无法达到云慕的要求。

    事实上,凌修尽管只是个半大的少年,可他的意志却超乎常人的坚韧,好几次云慕都打算叫他放弃了,可他依然咬牙坚持着,并且一次又一次的挺了过来。

    一念天地悲,何处岁月归?

    二念大道难,何来妙法玄?

    三念众生苦,何以明万古?

    四念万物绝,何为正无邪?

    五念轮回末,何从生死过?

    ……

    凌修仿佛沉静在无尽的念想之中,痛苦犹如巨浪冲击着他的心灵。

    不知过了多久,又像是一刹那。

    凌修从痛苦中挣扎出来,感觉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了一些莫名的变化。蓦然间,一种清爽的念头涌遍全身,滋润着他的心神。

    “云……云大哥……”

    凌修睁开双眼,看到云慕就在身旁,久违的感动涌上心头。虽然云慕什么都没有说,但他知道对方为自己做了很多很多。

    “云大哥,谢谢……”

    凌修抬起头,正要开口感谢,云慕突然面色微变,眉头皱起:“你就在房间里,不要乱动,我出去一下。”

    话音未落,云慕已经出了房间,随后把门紧紧关上。

    ……

    院子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云慕看向前方的屋檐上面,面色沉静道:“阁下藏头露尾,到底是什么人?”

    “咦?!你小子能发现某家?”

    说话间,一个血色的身影出现在屋檐之上,浑身散透着一种凛冽恐怖的气息,不是九煞还能是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