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是特种兵 > 102 他是属强盗的吗?
    “陈哥,这群碍眼的东西,要不要丢出去?”胖子指了指钱川他们这一群狗腿子。www.yibanzhu.com

    “丢,当然要丢,不过丢的时候,记得让他们把账单结了!”陈浩然抬起眼皮瞟了一眼,“对了,这一次要多少钱?”

    “嘿嘿,各种消费加上桌椅什么的,小五万。”胖子抖了一下大肥脸,嘿嘿直笑。

    “这么便宜?”陈浩然的惊呼,惹得钱川他们心里直哆嗦,这还便宜?他们五六个人,每个人赔偿都要上万了,可是他们可不敢说什么,只能祈求的看着陈浩然。

    可是谁想,只见陈浩然嘴皮子一抖,笑骂了一句:“胖子,你这是成本价吧!虽然咱们是发小,但是你一个保安哪来的这么大面子?反正又不是我掏钱,甭客气。”

    胖子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嘿嘿笑道:“既然这样,也不用赔偿加倍了,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十万,赔十万就行了。”

    这一下,不仅仅是钱川他们了,就连魏锁和张亮他们心里都哆嗦了一下,今天这消费,也就两三万块,加上摔坏的茶几,四万块撑死了,可是被陈浩然这么一说,一下子翻了一倍多。

    如果这还没加倍的话,那什么才算加倍?

    想到这儿,无论是魏锁他们,还是那些墙头草,看向钱川他们的目光,都充满了怜悯。

    这还真应了那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等一下!”就在钱川他们就要被拖出去的时候,北怀玉突然喊了一声,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钱川他们说道:“鉴于你们的所作所为,加扣工资一个月,至于钱川你,如果你还想给自己留点脸面的话,明天自己到人事部辞职。”

    这时候的北怀玉,身上多了一股杀伐果断的味道。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刚上任一天,就已经烧了两把,一把比一把厉害。

    原本那些对北怀玉不以为然的墙头草,心里多了几分忌惮。

    特别是现在,北怀玉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跟陈浩然,带着魏锁他们推门而去,这让他们一个个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

    到了酒店门口,扑面而的凉风,让众人的酒意又消散了几分,看了看不见半点星光的天空,北怀玉跟王大姐他们打了声招呼,“快下雨了,大家赶紧回去吧!”

    说完,北怀玉冷淡横了陈浩然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向停车场。

    “呃……”陈浩然看着窈窕的身影,有些无语,女人的脾气还真奇怪。

    就在这时候,王大姐拍了拍陈浩然的肩膀,笑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追上去!”

    听到这话,陈浩然猛地一拍额头,在王大姐和猥琐他们善意的笑声中,追了上去。

    陈浩然远远地就看到了,北怀玉那已经发动了的车子,当下快跑几步,钻挤了进去。

    “你来干什么?”北怀玉哼了一眼坐在副驾上的陈浩然,语气清冷的说道。

    陈浩然看到北怀玉这样,有点麻爪,于是小心翼翼的喊道:“玉姐?玉姐姐?我最最漂亮的玉姐姐?我最最可爱的玉姐姐……”

    “要死啊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北怀玉被陈浩然叫的实在受不了了,忍不住笑骂。

    “嘿嘿,笑了就好,笑了就好,要不我亚历山大啊!”陈浩然拍了拍胸口,一副大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呵呵,会吗?我笑不笑关你什么事!只要你的司琳娜总裁开心就行了!”北怀玉双手握在方向盘上,有点紧张,生怕陈浩然承认了他与司琳娜之间的关系。

    “咳咳,哈哈哈……”陈浩然猛然一阵爆笑,直到北怀玉忍不住要发飙的时候,陈浩然这才转过头来,深深的看着北怀玉说道:“玉姐,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吃醋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说完这句话,陈浩然没有再挑拨北怀玉,而是解释了一下,“那块手表不是司琳娜送我的,你也不想想,司琳娜她一个女人,身上哪来的男人用的手表,更何况还是一个有主的手表。”

    “那你的手表哪来的?”北怀玉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神色有点不自然。

    陈浩然嘿嘿一笑,说道:“还记得黄少和纪少吗?他们一群人跟我打赌,最后输给我的!”

    “这么回事啊!算你过关。”对于那些二代圈子,北怀玉也有些了解,动不动赌豪车的事都很常见,就更不要说一块手表了,不过北怀玉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以后离他们远点,免得学一身毛病。”

    “放心吧,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出淤泥而不染说的就是我,不过这一次,一定要感谢人家一下,要不是人家帮忙,这个广告单子铁定废了不说,我弄不好还会被赶出报社。”陈浩然道。

    “嗯!到时候我跟你一去,免得你瞎胡搞。”北怀玉说话这话,心里有点小紧张,毕竟这事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朋友或者同事,可以搀和得了的。

    “哈哈,好,欢迎玉姐监督。”陈浩然笑着应了一声。

    “嗯!”北怀玉脸上泛起一股喜色,然后踩下离合就要挂档。

    可是这个时候,陈浩然一把按住了北怀玉的手。

    “你要干什么?”北怀玉心里有些欢喜,也有些心慌,以为陈浩然要强行收回上次的赌注。

    “你想哪去了?今天你喝了那么多酒,怎么开车?换我来!”陈浩然看着北怀玉迷人的脸颊,心里也有些旖旎,摸着北怀玉的手,没有放开。

    “哦!”北怀玉大松了一口气之余,心情很是复杂,失落,因为陈浩然没有乱想,这让她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和在陈浩然心里的位置;欢喜,因为陈浩然的关心。

    北怀玉刚想下车,外面就突然响起了雷鸣,紧接着一层雨幕就撒了下来。

    陈浩然见状,拉住了北怀玉,然后然后错了错身,说道:“在车厢里面换位置吧,免得出去淋湿了,说不得还会感冒发烧。”

    北怀玉仔细打量了一下陈浩然的脸,这才点点头,刚想动身,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不放心的叮嘱道:“不准打坏主意。”

    车厢里面的气氛,本就有些旖旎,而北怀玉这欲盖弥彰的话,让陈浩然不多想也不行。

    想象着如此狭小的空间之中,那些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陈浩然一时间充满了期待。

    ******

    推不推呢?要不要推呢?来点收藏吧!嘿嘿!

    【作者题外话】:感谢:平西侯,td51167263,td55729976,td63816942诸位兄弟打赏。</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