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其他小说 > 818抢婚冥王的男人 > 第81章 城
    晋·江正版,独家防盗,求留言!

    光明信徒们不仅有着整齐的着装,还都在脖颈上佩戴着神的化身——十字架。WwW.ㄚǐΒαΠzΗù.COm⑤∞八⑤∞八⑤∞读⑤∞书,.←.o≈

    银制的项链在她们祈祷或是歌唱的时候攥在手心,信仰透过这小小的十字凝聚。

    当信仰到达高峰的时候,唱诗班的人的情绪也随着歌唱而飞速高涨,在她们的背后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白翅膀。

    而除了歌唱以外的信徒看到这幕,则双手握拳,抵在唇边,不为这份神迹而惊喜,而是更加真挚的歌颂神之名。

    越来越多的人的祈祷,使得普罗塞灵魂中的光明神格越发剔透如同水晶,最后它仿佛到达某个顶点,骤然在在座信徒的脑海里炸开。

    她们一起睁开眼睛,有金出现在眼眸深处。

    普罗塞凑近修普诺斯,在他耳边儿说道:“快看,接下来才是重点。”

    修普诺斯听到他这么说,挑起眉梢,不放过现场任何一个细节,然后他发现,唱诗班的女性竟然产生了神力共鸣,金光在她们每个人身上连起细细线路。

    而这份神迹也不局限在唱诗班之内,周围的个别信徒也和她们一样冒出像火一样的金光源,那些四散开来的流光把她们紧密的联系到一起。

    唱诗班:“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密不可分,我爱着世人,世人也将深爱于我,神的言,是人的令,神的爱,是人的心,神为人所喜悦,因为我们将神的爱挥洒人间。”

    她们的声音越发整齐,几乎如同一个人在言语。

    分辨不出男女老幼的诗歌,成了某种神力使用的律令。

    春之神的力量在她们的身体里辗转循环,在信仰的催化下,引发奇迹般的效果。

    凭空落下的花雨洒满她们全身,唱诗以来的神迹展现,已经多到让希腊的本土神灵难掩好奇。

    修普诺斯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普罗塞抱臂环胸,靠在石柱旁,“唱诗班的人信仰最为虔诚,而能和她们感染共鸣的,也都是狂信徒,我把神力分入她们的体内,由她们代替我展现神迹。”

    修普诺斯:“不只是如此?”

    普罗塞看向那些在歌声中灵魂越发纯净,金光深植心底的人们。

    “没错,她们无论是祈祷,还是唱诗,本质上都是向我献出忠诚,交出自己的灵魂,所以我要给她们一个值得的结局,分享我的权柄。”

    修普诺斯摇摇头,“你没有必要这么做。”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说的就是他们这些神祇。

    他看向普罗塞秀美的脸庞,移开目光,春神什么都不做,这些人对他就已然发自内心的崇敬。

    “信仰你才是她们的救赎,信仰神灵才是凡人的价值体现。”

    “所以我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吗?”普罗塞侧着身子看他,他看起来是在微笑,眼里却不含笑意。

    修普诺斯深深的皱起眉:“难道不是吗?”

    普罗塞:“当然不是。”

    修普诺斯不认同的撇开头,“随你高兴就好!”

    普罗塞:“……”

    刚准备长篇大论,却发现小伙伴不配合怎么办?

    春神无语的望着睡神俊美的侧脸,这仿佛在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普罗塞叹了口气,语气尽量柔和充满劝慰。

    “修普诺斯,凡人是很容易相信神的,而我们只需要为他做一些不多的事情,她们就会心甘情愿的献上所有。”

    修普诺斯的后背僵硬了下,转过头,对准普罗塞,“我明白,但是你的做法很多余,她们不需要连死后都要你为她们做出打算,神灵……”

    “神灵只管生前。”

    普罗塞在修普诺斯说完之前接下他的话,并说道:“但我不这么认为,死人同样存在信仰,应该说能让她们超越死亡的恐惧的,正是信仰的美妙所在。”

    按照你这么说,我过去大陆的那些英灵难道是假的吗?

    普罗塞内心望天,怀念神国中的大把信仰,他都要馋哭了。

    身为冥神的修普诺斯深深的看着说不通的普罗塞,“你这样等同于是在挑衅死亡世界。”

    面对这样严肃的警告,普罗塞温和的如同看待不懂事的孩童,“醒醒,修普诺斯,勇气,奇迹,希望,未来,不只是信仰,人类世界有太多东西能让她们超越死亡,而我要做的是不浪费这份坚定的意志。”

    所以不要阻止我了,让我带着这些孩子到天国!

    修普诺斯立刻说道:“冥王陛下也不会同意的。”

    普罗塞紧随其后,“你又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怎么会觉得哈迪斯不会同意?”

    他不同意也要同意,普罗塞心想,不然一年主神绝逼没着落。

    修普诺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面上好似才发现普罗塞是如此胡搅蛮缠,张张嘴,干涩的说道:“你想让信仰你的人在死后建立王国……放弃,这违背了冥界的规则!”

    普罗塞镇定的继续坚持,“我有这个能力。”

    修普诺斯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听到普罗塞这么说之后,他像是啼笑皆非,又像是暗藏怒火,他挣扎了半天,形象大失的喊道:“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普罗塞抬眼,修普诺斯突然停下了喊声,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手被春神握住。

    白皙的手指覆盖住他的五指,如此近距离的对比下,睡神才发现,普罗塞的手比他的更加白皙,皮肤接近透明。

    与睡神的苍白不同,普罗塞的皮肤一直如同果冻一样莹润粉嫩。

    若无其事的抓住修普诺斯的手掌,借助这样细小的动作安抚对方的情绪,光神的亲和力无声发动,他的微笑闪烁微光。

    普罗塞温柔的对他说道:“不要担心我,修普诺斯。”

    望着这样的春之神,修普诺斯一阵失神,仿佛他真的是因为担心对方才会心急的连连反对,但马上他就意识到,这是神职带来的影响,他顿时不悦的说道:“普罗塞!不要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我!”

    春神无辜的眨眨眼睛,蒙上一层暧昧的蓝眸,清澈的倒映着修普诺斯的金发金瞳,好似一面镜子,呈现出对方最好的那一面。

    普罗塞:“修普诺斯,你需要冷静,更需要相信我。”

    拿着睡神的手掌放在心口,两人接近的身高让修普诺斯能够平视对方的眼睛,然后他在普罗塞的注视下硬生生僵住了。

    修普诺斯现在满脑子都是“狡猾的家伙”!

    普罗塞眼见修普诺斯不再反驳,为了让他更加动摇,他再接再厉的说了下去。

    “我并不是遗失了神的威严,我也不像你所想的那样利用冥界为信徒谋取福利,我即使不择手段也会留有底线,修普诺斯,请相信我,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以破坏规则为代价获取信仰。”

    “……你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我还能怎么办?”修普诺斯无奈的妥协了,他伸出手,撩起不知何时落在普罗塞耳边的一缕头发,他轻轻说道:“头发乱了,我帮你梳起来。”

    普罗塞轻笑着点头,眼角挑出开心的上扬线,“这算是赔礼吗?”

    修普诺斯无意的扫过普罗塞衣领处露出的皮肤,挑眉说道:“我有做错什么吗?”

    普罗塞挑眉不满,“没有用全副心神去了解我的杰作,这难道不是你的错误?难得我请你来一次,结果你竟然一直心不在焉。”

    修普诺斯一愣,心想,他竟然注意到了?

    普罗塞抱着双臂,“不管你到底因为我的行为想到了什么,我们都是朋友,只要你说出口,我乐意解答你的疑惑。”

    朋友啊……修普诺斯的眼里闪过苦涩,又长又卷的金睫毛颤抖,眼眸里的彩像是洒满光屑一样动人,他若无其事的说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成为主神。”

    普罗塞干脆的拒绝,“时候没到,我绝对不说!”

    修普诺斯:“……”

    达拿都斯:“嗷嗷嗷嗷!!!你们两个竟然在这里!”

    突然响起的达拿都斯的声音,让他们两个一起看向人影出现的方向。

    普罗塞疑惑:“达拿都斯,你跑到哪里去了?”

    修普诺斯:“把你怀里的孩子放下,然后解释清楚!”

    达拿都斯好不容易找到人,就被迎面而来的质问逼得僵硬,搔搔脸颊,顾左右而言他的试图转移话题,但他马上就注意到自家老哥的手和普罗塞牵在一起。

    “啊!修普诺斯,你的手在干什么!”

    “嘶!”

    修普诺斯像是被烫到一样挣开手,速度快的看的达拿都斯直发愣。

    达拿都斯:“……”

    修普诺斯:“……”

    普罗塞保持着被甩开的姿势凝视修普诺斯。

    普罗塞:“……”

    修普诺斯:“……”

    修普诺斯移开头,轻咳两声,然后发现达拿都斯也深深的凝视着他。

    修普诺斯:“……”

    他少有的在死神的目光下动摇,觉得自己刚刚确实过于敏感。

    修普诺斯像是对达拿都斯解释般的低声说道:“一不小心。”

    达拿都斯:“……”一不小心?一不小心手就牵上了?想到这一点,死神看向他哥都没有好眼神了。

    你这个敢和陛下抢男人的小婊砸!

    修普诺斯:“……”虽然知道是自己理亏,但为什么这么想揍他?

    普罗塞看着静默无声一直用眼神交流的双子神,动动手掌。

    刚才虽然是有意不去放开,但是他没有想到修普诺斯的反应会这么大。

    想到这里,他的手指微动,看向睡神的目光变的深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