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其他小说 > [综]一言不合就晒船 > 第78章 草莓侠大战冰山怪
    舟涧玟捏着手里那份题为「关于朽木露琪亚现世驻扎观察报告(拾)」的报告书,表情恹恹的,无论怎么看都是提不起劲的样子。鯁新最快的小说站【壹版主的拼音加CōΜ】

    依照舟涧玟的命令,从朽木露琪亚驻扎现世那一日起,赤城与加贺每两日便要递交一份从题目来看更像现世的小学生每个暑假都要体验一次的观察日记的报告书,而此刻舟涧玟手里拿着的便是第十份。

    这也意味着这位十三番队的普通队员驻扎现世已经大半个月有余了。

    其实舟涧玟会如此关注现世的动态,倒也不是在意朽木露琪亚过得是好是坏。

    只是由于如今现世没有了浦原喜助的存在,舟涧玟原本还有些隐隐期待朽木露琪亚在现世的生活会和自己知道的不太一样。可谁知道自从朽木露琪亚和黑崎一护碰头之后,一切便都在名为正史的洪流上奔腾而行一去不复还了。

    所以在如今舟涧玟看来,这些报告的内容传递的讯息还不如她猜测报告的作者是谁来得有意思。

    ——实在是无趣得紧。

    舟涧玟随手将报告书递出,懒洋洋的语气与神色中读不出任何无趣以外的情绪,“要我看,朽木露琪亚在现世的日子过得倒是挺滋润的……”

    甚至比这姑娘在尸魂界时要滋润得多。

    要知道驻扎现世并不是什么简单轻松的任务,在日复一日的单枪匹马的与虚战斗的生活中,单枪匹马显然比与虚战斗更难熬。

    毕竟又不是每个城市都像空座町一样,拥有视灵能力的人类遍地都是。本身是灵体的死神很有可能从抵达驻守城市起,一直到任务结束都找不到任何交流的对象。

    不如说,那才是常态。

    相比之下朽木露琪亚此次的现世之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精彩纷呈,令人终身难忘。

    “其实黑崎家对于她来说倒是个好去处,”一旁的维内托笑着应道,从舟涧玟手中接过了这份对于她家指挥官小姐而言索然无味的报告书。

    舟涧玟打了个哈欠,“所以我才说她过得滋润嘛……”

    在朽木露琪亚迄今为止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无非是那几个:阿散井恋次、朽木白哉、志波海燕;这其中无论是阿散井恋次还是志波海燕都不像某人那般是沉默内敛的人。

    可惜的是在这姑娘被朽木家收养之后就鲜少与前者有交集,而后者……也早就“光荣殉职了”。

    在和当主本人一模一样的古板无趣的朽木家生活了数十年之后,温暖热情的黑崎家对于已经快要麻木的朽木露琪亚而言,的确是一个极好的去处。

    ——更何况志波海燕夫妇现在就住在黑崎家隔壁。

    “等等,不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的舟涧玟一改先前懒散没骨头的模样,坐直了身体朝维内托看去,“为什么赤城加贺的报告里从来没有提起过海燕夫妇和露琪亚相见的事?”

    舟涧玟迅速地回忆着先前的这十份报告,虽然她觉得这些报告索然无味得紧,但毕竟是赤城和加贺的心血,所以她每一份都是从头到尾全都看完了的。

    “您不知道么?”维内托咦了一声,“海燕先生说暂时还不能与朽木露琪亚见面。”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至于原因嘛……

    “算了算了,由他去吧,”大约猜出了海燕的心思的舟涧玟摆了摆手,不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究下去,“海燕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因为最终目标就是卷铺盖走人、而不是率领虚夜宫称王称霸;所以虚夜宫这边早就在舟涧玟的放权和散养下,被乌尔奇奥拉和妮露几个打理得井井有条,即使她离开了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舟涧玟在虚夜宫当了一年多的米虫,即使剧情开始了也能够任性地将报告随手丢开;但位于尸魂界的白兰显然就没有那么轻松惬意了。

    看完了和舟涧玟手中那份大同小异的报告,被请到了十二番队的白兰刚拿起茶杯,就对上了浦原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脸皮大概有十来个大型钢板……或者说大型装甲那么厚的白兰也不在意,端着那笑脸便将十二番队队长亲手款待的茶水饮去大半,一边放下了手里那份在刚才由二番队队长亲手递上的报告书。

    笑意盈盈的模样让夜一恨不得一拳砸进他的鼻梁骨。

    “报告你也看见了吧,”白兰那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能笑给你看的样子让夜一直叹气,最终还是忍不住先打开了话题,“你怎么看?”

    白兰自然知道夜一想要从自己那儿获取什么消息,但是他却秉承着“你不明说我就不知道”的心态装模作样地沉吟了一会儿,随后点着头肯定地说道,“写这份报告的人文采真不错,应该是个相当有趣的人呢。”

    “谁问你这个了!”夜一瞪了他一眼,那双圆滚滚的猫眼里蕴藏着显而易见的恼怒,“我是问你,朽木的灵压怎么了?”

    只不过是个短期驻扎现世的任务,怎么好端端灵压就“近乎消失”了?

    “朽木队长的灵压没什么问题吧?”白兰佯装惊异地望着夜一,而后想也不想地就指了指十二番队的天花板,“虽然十二番队的设施屏蔽了许多外界的灵压,但还是能感觉得到吧?”

    白兰装疯卖傻的样子让夜一气不打一处来,事实上她已经准备动手了,然而浦原的声音却在此刻及时出现,“那具义骸里被放了什么吧?”

    朽木露琪亚失去灵力的原因其实一点儿都不难得出,只要与她驻扎现世不久后便出现的另一股强大的灵压联系一下,有脑子的人就能够推出答案。

    问题是就算的在灵子稀薄的现世,灵力的恢复也不可能像她现在这般慢。而且别说是恢复了,朽木露琪亚原本还存在些许的灵压现在可以说是几乎流逝殆尽。

    要做到这个地步虽然不是容易的事,但方法却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有的。

    浦原没有说出来的是,他在得到了某个危险结论之后吓得当场就出了一身冷汗。直到当他打开了自己办公室内的保险柜,在看见某个黑黝黝圆滚滚的不明物质还安安静静地躺在结界里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着就被之后突然撞见这一幕的猿柿日世里吐槽成了“人老汗多”。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白兰不知道当中还有这么一段插曲,但是亲手将朽木露琪亚要用的义骸提前送到涧玟那儿“加工”的他,此刻面上毫无惧意,“果然还是瞒不过喜助的眼睛么?这还真是让人苦恼呢。”

    甜腻的语气和堪比少女的用词让夜一和浦原一阵恶寒,他们坚信这如果是一场比谁更没有下限的比赛的话,那么白兰毫无疑问已经获得了优胜。

    在浦原的提点下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的夜一叹了声,也不再询问白兰究竟打算怎么做。反正她是看明白了,事到如今这小子的嘴十有八||||九是撬不开的了。

    “我算是你看明白你小子有多恶劣了,”这位隐秘机动的总司令难得表现出了无奈,以及在自己不知道也弄不清的问题上的退让,“算了算了,随你们吧,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我相信你们有分寸,只要别弄出人命就成。”

    也幸好此刻舟涧玟并不在这里,若是让她听到夜一将“分寸”两个字放在白兰的身上,没准会笑得抽过去。

    “虽然有点惊险,但人命应该是不会的吧,”白兰一边说着一边粗粗地回忆一下自己和舟涧玟的计划,随后表示人命什么的大约是不会出的,但是瀞灵庭的房屋损坏问题——就和他没关系了。

    当然,后面这句话是千万不能说出来的。

    本身也看过计划书——哪怕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夜一和浦原相信白兰的承诺,但是同时他们也表示白兰这家伙肯定有话没说。

    果不其然,一周之后,中央四十六室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朽木露琪亚私自将灵力传给人类的消息,命令六番队队长负责到现世将其“逮捕归案”。

    作为隐秘机动的总司令,夜一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也就比被中央四十六室直接授命的朽木白哉晚上那么一步,不过也就是那么一步,让有着瞬神之称的她匆匆赶到六番队队舍时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尸魂界那边,夜一还在为消息的走漏而感到困惑与扼腕;而现世这里,黑崎一护则是被逼到了生死攸关的境地。

    察觉到自家兄长大人是真的想要除去黑崎一护,朽木露琪亚连忙一脚踹开了少年抓住男人裤子的手,双目含泪的硬是逼着自己说了些怎么听都是言不由衷的话,接着乖乖地跟随着自家兄长大人还有发小回尸魂界领取处罚。

    被男人破坏了灵体的「锁结」与「魄睡」的少年静静地伏在已经被雨水润湿的地面上,身体上的伤口、灵力的流失与精神上打击让他如同一只静静等死的野犬一般,不过他的人生思考也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有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两个他不算陌生……甚至可以说是颇为熟悉的女性,她们穿着怎么看都和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华丽和服,一人打着一把油纸伞,面无表情地站了此刻仍是灵体的他的面前。

    “赤城小姐……加贺小姐……?”

    看见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伏在地上,仰着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们,就算是赤城加贺也有点不忍心。

    所幸的是这样的对视也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就在下一秒,原本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的黑崎一护便彻底了陷入了昏迷。

    原本就没打算在这里和黑崎一护探讨人生哲理的赤城和加贺对视了一眼,正认命地准备把这名重伤伤员运回宅邸中,却发现有一道白色的人影抢在她们之前冲到了少年的身边。

    “搬运的工作还是交给我来做吧,”已经将黑崎一护扛起的志波海燕这么说着,一边冲两人露出了一个志波家特产式的笑容。他刚才也和她们一道在不远处围观了整场的草莓侠大战冰山怪,唯一不同的是他刚才几度想要冲出去,但最后却都又忍了下来。

    “你们也正好和我说说之后打算怎么训练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