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六,囚灵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苏行云陪着谢小宫主下了山,那边魔界的囚灵之渊可是炸翻了天----魔尊最为宠爱的二公主第五露华,在修真界被人打成重伤吐血归来。

    囚灵之渊的恐怖与神秘在正道之中被疯传了无数次,但是事实上,没有正道中人想象的阴森恐怖,鬼魅哭嚎,魔尊西楼君住得地方根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院子,黑瓦白墙,带点凡人界的徽州民居样式。

    此时此刻,第五露华梨花带雨的跑进自家大哥西楼君的院子里,不依不饶的撒娇:“哥,我不管,玉棠君伤了我,你就要给我去正道出口恶气。”

    西楼君身为魔道之主,可是穿的也不怎么光鲜,一身藏蓝的道袍明显是被浆洗过很多遍的样子,此刻他低下头来给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妹妹倒茶,声音中带着一种不急不慢的舒缓气息,听上去让人感觉到异常舒服,“溪阴,怎的?在明华宗玉棠君手底下吃了亏?”

    西楼君这样直呼第五露华的名,虽说是长兄如父,却也让第五露华不是那么开心。毕竟直呼人名字非常不礼貌,她暗地里撇撇嘴:羡夜又拿出长兄的架子来压我,心里虽然略有不满,但是嘴上却道:“嗯,妹妹无用。”

    西楼君并没有理会她这句话茬,反而又从桌案底下拿出来一盆冰镇过的甜瓜,细心的将甜瓜用半尺长的刀子切成块儿,又从纳物戒里拿出来一把竹签,叉了一块儿给第五露华:“溪阴尝尝?今年我去海外诸国游历,从域外那边弄了点甜瓜种子,这是第一茬。”

    第五露华拿起签子尝了一块儿,甜脆爽滑的瓜让她心头畅快了许多:“哥,那个玉棠君,欺人太甚。”

    “哦?”西楼君终于抬起头来,让第五露华看到了他的脸,那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五官虽然还好,但也只能算得上周正,若说周身气质,更是一点也和他“魔道第一人”的名声不相称,这个人如果扔到茫茫人海里去,怕是要贴上好几遍的寻人启事才能找到,第五露华想。

    “嗯呐。”第五露华递过去一块神念记录水晶,她早已经将烙印在神念中的打斗场景刻录下来。

    西楼君伸出手来接过神念记录水晶,迅速的将打斗场景复原了一遍,然后皱起眉头:“你逃遁之前,玉棠君仪容如何?”

    “他头发,好像是乱了一点。”第五露华仔细的想了想,回答了自己的哥哥。

    “我观此人气息不稳,木系真气幻化出的藤蔓也隐隐有枯萎之势,说明他并不是一路跟在那蓝衣小姑娘身边保护的,很有可能是直接撕碎虚空过去的。嗯,再加上你说他头发乱了,据我所知,玉棠君仪容出众,正道有不少道尊仙子恋慕于他,也因此,此人极为在乎他的仪容,但凡是出现在人前,一定会干净整齐,在打斗中头发乱了,说明他已经经脉受创,不能够支撑自己的仪容不乱。”西楼君吃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将一块甜瓜送入口中。

    “那早知道我就乘胜追击了。”第五露华恨恨的将桌案一拍,震得果盘一跳,“正道中人果真都是阴私狡猾之徒!”

    “你追上去没用。玉棠君的真气隐隐有了大乘之势,或许你可以杀他,但是万一一击不中,他自爆元神,怕是你也要被打的魂飞魄散。”西楼君不满的看了一眼第五露华,伸手稳住果盘,“还有,以后在我面前少拍桌子。我深居简出就是为了种点东西给自己吃,你拍烂了桌子我还怎么吃?”

    第五露华一下子就委屈起来了,“哥,你整天就知道弄你那两块破灵田,魔界的事情都是我打理的,正邪之战后,我重伤也没见你出现过,闭关几年疗伤,刚出来就得知谢流火死了,我难受死了。你当时明明在囚灵之渊,却不拦着那个小贱人谢红蔷。”

    “好了,谢红蔷过来的时候,刚好是谷雨过了,我忙着撒种哪儿顾得上这些。一年之计在于春,我怎么能够错过谷雨前后呢?嗯,最近刚好收了田里的灵谷,我没什么事情做,撒了点好养活的绿豆种,你记得帮我看着田,我去修真界一趟。”西楼君拍拍第五露华的肩膀,“到时候给你出气啊。记得看好我的田,按时浇水。”

    “知道了。”第五露华抽抽嘴角,自家这个哥哥真的是,性格从来跟她不在一条线上,难怪这两年自己成了魔道的无冕女王,这货把摊子全都丢给她,自己天天种田。我们真的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父亲真的是没有抱错孩子吗?你作为一个魔界至尊,做点什么事还需要先看好你那两亩地!真是投错胎了吧?!

    第五露华恨恨的看着西楼君的窗台底下攀附的南瓜丝瓜,心里恨不得把这些东西连根拔起全都撕碎了揉烂了丢在西楼君面前。又想起西楼君那双标志性的紫水晶一样的眼睛,终于还是泄了气。

    深紫色的璀璨眼眸正是高级魔族的标志,因此大部分高等魔族潜入修真界或者是凡人界都会选择性隐藏自己的眼睛颜色。西楼君的眼睛和自己如出一辙,都是深邃的如同星空一样的紫色。

    可惜她身为囚灵之渊的二公主,西楼君唯一的妹妹,却也不敢挑战西楼君的底线。倘若她毁了西楼君的灵田,西楼君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拧断她的脖子。

    哪怕自己是跟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第五露华打了个寒噤,若是自己照顾不好他那几亩地,那后果....

    修真界。

    苏行云等了足足七八天,谢红蔷才恢复了元气,两人带着射日弓下了天虞山,在南部大荒转悠了几天,才启程往东海滨。

    只不过。

    苏行云望着眼前面貌普通,身形瘦削的昏迷男子,犹豫了那么一瞬:“我觉得像是第五露华的陷阱。”

    “不像啊,你看他的脸都已经发紫了,我们再不救,他就死了啊。”谢红蔷用长刀把他挑起来,翻了个身,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武器,除了身上洗的发白的藏蓝道袍,就只有左手大拇指带着的纳物戒了。

    倘若她们知道这是谁,恐怕就要一刀砍下去了。

    没错,昏迷过去的,正是魔尊西楼君。

    他出了囚灵之渊之后,循着苏行云她们的踪迹一路追去,路过大荒南部,突然发现了一种异果,通体紫色,散发着一种浓烈的香甜气息。于是西楼君就直接过去,随手打翻并且无视了守护果子的异兽,径自摘下来尝了一口----随后他就这样了。

    神农氏都曾经栽在我手里,更何况你一个小小的魔尊?

    西楼君天旋地转,真气流动越快,体内的毒素也就越大,他勉强挣扎起来望着这种异果,这才想起古书的记载,心下不住的嘲讽自己。

    百年没有出山,大意了,西楼君神色涣散的望着远远过来的两个人影,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看他的样子是个修真者,这是什么毒?”苏行云望着谢红蔷在那个昏迷修真者的身上摸来摸去。

    “啧,这人真厉害,六元果他都敢吃。”谢红蔷佩服的五体投地,“六元果是什么玩意儿,洪荒以来世上第一毒果,上古时代神农氏吃了一口,都当场倒地不起。这都敢尝试,艺高人胆大啊。”

    “有解毒之法吗?”苏行云皱了皱眉,“若是没有还是别让他这样受折磨了,我们给他一刀吧。”

    “有。”谢红蔷从纳物戒里取出了一滴鲛人泪,晶莹剔透,“鲛人泪可解世间大部分的毒,六元果虽然剧毒无比,但是一滴鲛人泪也可以解的。”

    “最后一滴了。便宜此人了。”谢红蔷想着回去必须再问墨轩君要点鲛人泪,然后试图撬开面前男子的牙关。

    “撬不开啊。”谢红蔷有点着急,“行云来搭把手。”

    “嗯。”苏行云上前,却发现她也撬不开眼前人的牙关。

    “只能以口渡之了。”谢红蔷眼看到这个男子气息越来越微弱,果断将鲛人泪以真气包裹入口,然后吻上前面男子的嘴唇,她的唇齿冰凉,让男子放松了警惕,牙关一松,终于把鲛人泪渡进了男子的食管内,谢红蔷刚想松口,男子却微微有了一点意识,反手抱住谢红蔷就吻了下去。

    谢红蔷登时心情不快,眼神示意苏行云将眼前这个男人拉开,她自己推不动。

    因此,西楼君刚刚有了点模模糊糊的意识,觉得口中之物比起自己孟春时期收的香椿还要好吃,刚想多啃一口,就被苏行云一脚踹在了脸上。

    虽然他的护体真气让他没受什么伤,但是这一脚,彻底把西楼君踹醒了。

    西楼君刚刚睁眼的时候,谢红蔷腰间的射日弓突然同时给二女一道神念:“此人身上,似乎有高级魔族的一丝魔气。”

    苏行云多看了一眼西楼君,疑窦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