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五,认主
    那道神念,正是射日弓。

    神器都有自己的骄傲,射日弓作为上古洪荒时期后羿用过的东西,更是如此,此时这道雄浑的男子声音淡淡的问:“哦?那么她何德何能,可以让我作为一个神器认主于她?”

    “她是目前神州大地东海滨方向势力的唯一传人。”苏行云想了一下,搬出来谢红蔷的身份。

    “我曾经的主人后羿还是有穷国的首领。有穷国声势最大的时候,足足相当于两个你们这样的正道门派。”那射日弓幻化成的声音在苏行云心底响起,“我虽然被西王母封禁在天虞山之中,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莫要哄骗于我。”

    苏行云咬牙,身份地位在射日弓面前不顶用,那天资呢?

    “她还是正道年轻一代人中最优秀的一个,二十多岁便已经金丹后期将要结婴。”苏行云认认真真的说,眼中闪过转瞬即逝的羡慕。

    “上古洪荒时期比她出色的天才我也见过不少,她的资质放在我的年代仅仅是中上而已,算不得什么惊才绝艳。”那道神念的声音依旧浑厚,此时却让苏行云为了难,射日弓见识过的东西太多,谢红蔷虽然条件非常好,甚至压过了她一头,却仍然让射日弓看不上眼。

    “她很有诚意,好歹也是喂了您四分之一的血,若她是个凡人,四分之一的血液流失足以让她当场毙命。”苏行云见射日弓弓身上压力剧增,知道谢红蔷把这把弓唤醒了绝非好事,她一边暗暗抵抗着粘稠的压力----随着射日弓的逐渐苏醒,它所带来的神器威压已经布满了天虞山山顶,倘若是再不抵抗她就要吐血当场了,一面心思光电急转,思索谢红蔷到底还有什么条件可以让射日弓看得过去。

    “诚意并不能说明什么。”射日弓还是否决。

    “她容貌极盛,当是要比传说中的姮娥仙子颜色还要美上三分。”苏行云一咬牙,抱着试试看的念头说出了这句话。

    登时压力褪去,一时间似乎时间空间都凝滞了。

    苏行云在赌,她幼年间在凡人界的时候,涉猎极广,各种奇怪的典籍都曾经阅读过一二。《淮南子》里曾经说过:“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前代诗人也曾经发出“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感叹,虽然姮娥奔月有不少种传说,但是苏行云更是相信她是因为贪婪而偷了后羿的不死药,而不是被逼无奈。

    这世间,人心总是这样,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任何感情都可以被舍去,若是你觉得舍不去,不过是因为筹码不够而已。

    而更重要的是,只有这一种传说里,有后羿的结局:

    后羿失去了不死药,又加上妻子的双重背叛,是郁郁而终的。由此可以推断,作为后羿的本命神器,射日弓心中很有可能是愤恨不平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穷国遗址在大荒中原处,而射日弓却在天虞山,距离大荒中原处可是有几千里路,更重要的是,天虞山上竟然还有西王母的禁制。那么再联想一下姮娥奔月后不久就被西王母罚着囚禁在月宫中终生,眼前的射日弓很有可能因为西王母对她的惩罚太轻,而跑过去跟西王母抗议,才被封禁在天虞山上的。如果这个可能成立,那么山下的石阶很有可能是西王母抬了一手,想让后世的修真者把射日弓取出来重见天日。

    苏行云这句话刚落没多久,心情惶惶不已:以上虽然很有道理,但是全都是她猜的,万一她猜错了,这个地方可能就是自己和谢红蔷陨灭的地方。射日弓属于攻击性极强的神器,若是它不开心,很有可能她们二人是下不去天虞山的。

    射日弓可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神器,事实上,它的性格可是出了名的刚直爆裂。

    出人意料的是,射日弓沉默许久,突然反问了苏行云一句:“姮娥的容貌确实不如眼前这小辈,可是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帮助?”

    有门,射日弓那么一说就是有门了,见到这射日弓真的信了自己的鬼话,苏行云心中暗喜,表面还是滴水不漏:“但凡是女人,无论是凡人界的普通少女,还是修真界的道尊,亦或者是仙界的仙子们,都不会乐于看见自己的容貌,被别人给比下去的。再加上我这位朋友出身高贵,性格又不被世俗的伦理道德拘束,她曾经弑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是因为父亲落入魔界中人手里做了恶。为人更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倘若是您能够在她求仙道的路上帮助一二,她升入仙界之后,定会有和姮娥仙子碰面的机会,如何又气不得她?也好落落她的脸面,舒舒您的郁气。您为了替后羿讨回公道,受了那么多苦,可是一定要向那恒娥仙子讨回场子来啊。”

    这一番说辞有理有据,射日弓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这样也好。”

    谢红蔷倚着苏行云,心下大喜,虽然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但是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苏行云又补了一个条件,让射日弓也大为心动:“从此以后,您就可以陪着红蔷一起出去游历天下了,那时,您就完全自由了。”

    自由?射日弓一愣,它似乎从没有想到过这点,一开始它是懵懵懂懂的灵宝,后羿是它的恩人,将它从混沌中带出去见识天下,而后它一心为了它的主人后羿,后羿因为恒娥郁郁而终,它便找到西王母大闹,随后被死死的封印在天虞山。

    似乎从混沌中出来每一时每一刻,都是为了别人奔波,如今终于遇到个小姑娘心疼它的自由了....虽然这小姑娘法力低微,但是人品似乎也不错,有这样的朋友,那个紫衣服的小姑娘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

    射日弓依旧什么声音都没有,但是它的弓弦悄悄震动了一下。

    谢红蔷身躯震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口心头血。

    苏行云霍然抬头,凝视着射日弓。

    血液凝而不散,化作一道流光慢慢沁入射日弓弓身。

    “你去拿一下试试。”四下依旧寂静无声,苏行云放开谢红蔷,在她手心里写道。

    谢红蔷踉踉跄跄的上前,好不容易扶住了射日弓的弓弦,做好了拿不动的准备,射日弓却自动变小,自动挂在她的腰间绶带之上,精巧到只有巴掌大小,像是一个精美的弓箭型装饰品,恰到好处的为谢红蔷增添了一抹亮色。

    “那这箭怎么办?”谢红蔷心知射日弓已经属于她了,张嘴用口型问苏行云。

    “你是不是傻?”苏行云给她打了个眼色,同样用口型回答谢红蔷,“你听说过后羿用完一只箭再去找箭吗?所有的箭只都是射日弓自动生成的。”

    “你们两个还是直接说话吧,”射日弓忍无可忍,还是用神念传递了一道信息给两女,“私底下别做小动作,我已经认主了。”

    谢红蔷长舒了一口气,大大方方盘腿坐下研究射日弓如何用。

    许久,她睁开了明眸,“行云,多谢你了。”

    “不客气。”苏行云摆摆手,内心还是有一点酸涩,她也喜欢这把通灵的神器,“我毕竟欠了你叔叔墨轩君的救命之恩,帮你拿到射日弓,我和东海碧游宫那边的恩情就两清了。”

    谢红蔷如何感知不到苏行云的内心呢?她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都仿佛是在讥讽,于是干脆利落的笑笑,把这个话题岔开,“行云啊,我失血过多,天虞山上又不允许御剑飞行。”

    “....”苏行云已经预知到不好,她假装没有听到谢红蔷的声音,背过身去仰望天虞山山顶的云。

    “嘤嘤嘤行云你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背我下去吧....”谢红蔷果不其然下一句就是要求苏行云背她下去,她失血过多,自己无法下山。

    “要不我先下去你在上面恢复体力再下去?”苏行云黑着脸给出建议,“反正你纳物戒里也不缺水和食物。”

    “啊,行云你这就抛弃你的金玉之交了吗?”谢红蔷瞪大了双眼,嘟起嘴唇,假装很委屈被抛弃的样子。

    苏行云翻了个白眼,“要么我陪你在山上回复体力,要么你自己在这里恢复体力。我堂堂明华宗太上长老传人,背着你下去不得丢尽我师父玉棠君的颜面?”

    “可是奴家身娇体弱....”谢红蔷眨眨明眸,笑意深深,她本就是极为艳丽的容颜,刻意的娇媚使得苏行云都觉得眉头一跳,苏行云略有脸红,口中却还是呵斥道:“东海碧游宫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疲懒的弟子,一点名门风范都没有。”

    “奴家本来就不是名门出身....”谢红蔷继续耍赖撒娇,苏行云被她缠的万般无奈,只得背起她任命的往天虞山下行去。

    台阶依旧是如此绵长啊,苏行云感叹一声,谢红蔷则在她背上偷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