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四,射日
    谢红蔷用雷灵根里面蕴藏的电,将水中的怪鱼电死不少,然后认认真真的拿刀收拾了内脏,将洁白光滑的鱼肉都存储在纳物戒里,反正这种修真界随处可见的小法器可以保鲜,自己就随手这样咯。

    苏行云默默的烤着自己的鱼,内心想象天虞山上面可能会出现的种种危险和考验。

    东方放亮的时候,谢红蔷已经吃的东倒西歪了,那鱼没有骨头,又极为鲜美,谢红蔷有些吃撑了,而苏行云含笑不语,看着谢红蔷她各种满地打滚、各种松裙带,终于哭笑不得的从纳物戒里取出一颗消食丹给她,谢红蔷吃了之后才好受了许多,讪讪的冲着苏行云笑。

    “莫要闹了,抱元归一,进入冥想状态,应对明天的天虞山吧。”苏行云出言提醒,谢红蔷才如蒙大赦,慢慢坐下冥想。

    第二日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天虞山的山顶禁止传来一声女声,声音沉稳中暗显威严,显然是西王母本人的声音:“能够来到天虞山,也算是你们的机缘,登顶道路已开,还望珍惜机缘。”

    随着声音的落下,天虞山忽然震动了起来,苏行云一个不稳差点被天虞山抖到洪水下,还好谢红蔷修为要稍高,稳住身形之后,立刻将苏行云死死拉住,苏行云才没有滚落到洪水中去。

    一方蜿蜒的石阶,从苏行云和谢红蔷所在的地方不远处,升高再升高,延伸到云雾缭绕的半山腰,直至逐渐淡化消失在目力极不到的最远处。

    苏行云早已从冥想当中清醒,伸手推醒谢红蔷,无视了她钗环散乱的模样,径自开口:“或许这天虞山的禁制秘密就在山顶。”

    “那我们是直接飞上去还是?”谢红蔷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把梳子,把一头墨色长发堪堪挽起来,随后如同一个凡人界的居家妇人一般,认认真真的把被子折成整整齐齐的样子。一边抖被子一边笑着和苏行云说话,苏行云看的嘴角都抽了两下。

    一切都收拾好了,苏行云才淡淡的开口,“天虞山若是能够御剑飞行,那要这石阶作甚?”

    “我们碧游宫也有石阶下深海,可是我都是御剑飞下去的...”谢红蔷振振有辞的反驳。

    “那是你们碧游宫人少,不怕御剑飞行的时候两个人突然哐当撞上....”苏行云淡淡的说。

    “可是天虞山人也不...”谢红蔷刚刚想回一下嘴,苏行云一眼望过来,吓得她当场噤了声。

    苏行云看着谢红蔷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委委屈屈的缩着一张艳丽的脸跟在后面,心下暗笑,这碧游宫的小宫主真的是个奇葩啊,明明修行方面是惊才绝艳,做人却如此跳脱,还没想到的是,这人竟然意外的和自己做了朋友。

    倘若这心里话让谢红蔷知道,她一定会再度使用她的终极杀伤力武器----翻白眼:“我把你当婶子,你居然把我当知己朋友?还能不能蹲在一起凑合着喝盐加少了的鱼汤了?”

    不过此时,两女只能慢慢的爬山。

    爬到半山腰,苏行云的修者体质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山真的是高啊。我要休息一下了,红蔷,你也坐下,大家一起休息吧。”

    谢红蔷理直气壮的摆摆手,“没事儿,行云,我一点也不累。”

    “可是我累。”苏行云沉默一瞬,想想自己一个金丹初期,谢红蔷都眼看着快要元婴了,自己体力比不上她也是应该的。

    “....”谢红蔷对苏行云那么坦诚也是十分无言以对,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纳物戒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大食盒,“来,行云。”

    “我不吃甜食的。”苏行云摇了摇头,却在下一刻猛的扑了上去。

    谢红蔷拿出来的根本不是甜食,而是在凡人界很有名气的几样小菜:广芥瓜儿、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旋儿、细料馉饳儿、越梅、离刀紫苏膏、金丝党梅、香枨元....还有一瓶透明的酒液,苏行云闻了闻空气中的香味,兴奋的喊了一句:“凡人界苏州的佳酿,名叫齐云清露的?是可不是?”

    “对头。”谢红蔷一拍巴掌,又从纳物戒里拿出来两碗汤饼,递给了苏行云一碗,“慢点吃。”

    苏行云在北地出生,尝惯了北地的小菜,因此很是不喜那些羹啊乳啊之类的甜食,却没想到谢红蔷和她是一个口味,纳物戒里拿出来的吃食竟然全部都是咸香入味,间或有芥辣的小菜。因此胃口大开,同谢红蔷就着两碗汤饼,风卷残云般的把这几样小菜吃的干干净净,就连那瓶微微果味的齐云清露,都喝得见底。

    “嘿嘿,厉害吗?”谢红蔷冲着苏行云,得意的炫耀。

    “是红蔷想的周到,我却是没有想过,纳物戒里还可以保鲜,既是这样,下次我遇到什么好吃的、耍的、用的,都可以放在纳物戒里了。”苏行云童稚刚过就上山修行,不问世事一心修行,自然是谢红蔷这种在修真界和凡人界里都摸爬滚打的人可以相比,只是一点,苏行云遇到个好的,也会待人以真心,这才给了谢红蔷她很会照顾人的错觉。

    “吃饱了那就现在继续爬吧。”谢红蔷看了一眼依旧望不到头的路,心想着西王母也是奇怪,弄那么长的一个阶梯是用来干什么的?显示威严?

    等到苏行云和谢红蔷走到距离那波动强烈的火系灵根旁边的时候,已经离她们吃饭的时候过去了两个多时辰。

    而那团模模糊糊的黑影也没有距离的模糊和云雾的遮绕----

    玉棠君和她们都猜错了,这里没有囚禁青鸟使,也没有关押毕方。

    那不是什么活物,而是一张弓。

    一张弓身碧色宛如最美好的玉石,弓梢和弦则带有一丝火的气息,因此隐隐的呈现出一种红色,光华流转,异常好看。

    “这是?”苏行云伸出手去触摸,却硬生生在离弓三尺左右停下手来,她不得不停手,因为这张弓前面有着无形的屏障。

    “射日弓?”谢红蔷惊呼一声,“居然是射日弓?”

    “射日弓....”苏行云原本想开口问一下谢红蔷,随后她想到了一种传说之中的东西,同谢红蔷一起惊呼:“我的天哪,射日弓。”

    也无怪她们惊呼,射日弓在修真界,已经被传说和舆论打造成了“天下第一神弓”。

    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仑虚东。羿持弓矢,凿齿持盾。

    谢红蔷咽了咽口水,在极为炎热的夏天,她曾经不止一次抱怨过“自己这条命是后羿给的”之类的话。没有想到眼前这张弓竟然是当年后羿用来射下十个金乌的那张弓,当然,她更没有想到,这张弓有朝一日居然会出世。

    苏行云则稍微冷静一点:“这张弓是盘古的脊柱所做成,红色部分应该是沾染了金乌的火属性。”

    “那么....”谢红蔷眼睛微微的亮了一下,“盘古大神是混沌中生,任何灵根都可以用他的武器,只是上面沾染的金乌火....”

    “我不能沾染一丝金乌火。火系灵根真气最是压制冰系灵根真气,金乌同样是上古圣兽,我若是沾染一丝一毫的弓箭上面的金乌火,一瞬间就会被高温汽化,连飞灰都不会剩下。”苏行云抿了抿嘴唇,眼看着神器之一的射日弓要落到谢红蔷手里,以她的性格也隐隐有几分嫉妒,“也难怪我不能去碰这张弓,你去试试,雷灵根原本属于变异灵根,跟水灵根,火灵根,都有关系,你可以去试试,即使是不成,这张弓也不会伤害你的。”

    谢红蔷犹豫了一下,似是思考可行性。最后她一咬牙,富贵险中求,哪怕是这张弓反噬,自己也认了。毕竟,神器对于所有修真者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能够遇到射日弓,倘若不试试,就白费了那机缘了。

    于是她走了上去,真气聚集指尖,划破手掌,放在射日弓上面,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一瞬间,恐怖的吸力从射日弓上面散发出来,谢红蔷身不由己的半个身子贴在射日弓上面,鲜血渐渐的流逝使得她脸色渐渐苍白,直到她身体内的四分之一的血都流淌进入射日弓内,吸引力才消失,谢红蔷脸色惨白的伏在射日弓底下,一时间根本说不出话来。

    苏行云急忙上前,扶住谢红蔷,倒了几粒活血生肌的丹药在她嘴里,才使得她脸色稍微好看一点点。

    这个时候,弓身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活了过来,一道神念出现在两人的脑海里,“唤我何事。”

    谢红蔷说不出话来,在苏行云手掌心画了两笔,苏行云会意,冲着弓身客气的说:“射日前辈,后羿前辈早已经径自归去成天人,不知您可否换一个主人?我抱着的这个姑娘,可是喂了您不少鲜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