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三,天虞
    “师父,这毒不是无药可解的吗?”苏行云望着谢红蔷已经恢复光滑白皙、颜色昳丽的脸,兴奋的向自家师父讨教噬颜散的解法。

    “此毒确实无药可解,正道宗门的各路仙子道尊为此研究了十几年,终于被卿微师弟想出了一个办法,动用大乘期修士的一半真气可以硬生生的把它从修士体内逼出来。”玉棠君点了点头,轻描淡写之下,两女却听得脊背发寒----正道宗门资源丰富,饶是如此,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试验,有多少女子为此做出牺牲,才有了这么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大乘期的仙君在修真界可是如同凤毛麟角一样稀少呢。

    “卿微君还会丹道吗?”苏行云按耐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叹息,把话题转到卿微君的身上。

    “卿微师弟本就是惊才绝艳之辈,当初刚刚访仙道的时候,我们的师父本来看好的不是宸星君,而是卿微君,只不过他中途修炼出了岔子,才变成如此外貌,同时伤了经脉,怕是这辈子难窥仙途了。也因为这件事,他才常常念叨“莫要辜负好春光”之类的话,研究起了琴棋书画诗酒花,还不知道从哪儿学了一手漂亮的丹道。他生的其实也不错,少年体态反而在广大修真者中吃香,和很多仙君道尊关系非常不错。在内他执掌明华宗青黛峰和刑堂,在外他负责明华宗和其他宗门的交流。你们见到他,一定要尊重他,卿微师弟为明华宗付出太多了。”玉棠君向苏行云和谢红蔷认真道。

    “原来是这样。”苏行云点了点头,决定回明华宗的时候给卿微君带点礼物,自己平日里可是着实看轻了这位刑堂长老呢。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苏行云暗暗在心中给自己提了个醒。

    云霞艳烈斜阳暮。

    三人抵达天虞山脚下,山下依旧是洪水不停,漫天的云霞为汹涌的水波点缀了几笔颜色,使其变得又艳丽又凶险。

    天虞山如此奇妙景象,自然是让玉棠君也啧啧称奇一番,苏行云望着他光风霁月的侧脸,不由得心中暗笑:进入大乘期的玉棠君似乎变得更有人情味了一些,看上去没有那么如同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了。

    “我还是怀疑这里面囚禁着什么强大的存在。”谢红蔷皱起墨色长眉,夕阳下她的碎发随着风向飘散,她随手把碎发别在耳后,认认真真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怀疑囚禁着青鸟使。”苏行云望了一眼玉棠君,咨询他的意见。

    “不一定,”玉棠君摇了摇头,“以我的修为,依旧感知不到里面是什么,但是隐隐约约有一丝火系真气的味道。上古时代,青鸟使的用的可是木系真气,里面囚禁的未必是青鸟。”

    “火系真气?没听说过西王母身边有火系真气....”苏行云突然想到了什么,硬生生把“的圣兽”给吞了下去,然后用手肘撞了撞谢红蔷。

    “难道是毕方?”谢红蔷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惊呼道,“这里的圣兽难道是毕方?!”

    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苏行云翻着《山海经》的手都抖了一下,毕方地位要比起上古圣兽还要超然,难不成这天虞山里囚禁着黄帝的灵宠毕方不成?

    “很有可能。”玉棠君点了点头,眼神凝重。

    “墨轩君是水系单灵根啊,可是毕方属火呀。哎呀这可怎么办,就算我抓到毕方,人家也不能跟墨轩君签订什么契约啊。”苏行云默默的表达了自己对于天虞山禁制里东西的不满。

    “....行云,你小的时候纠结过上古十大名剑里,轩辕剑和湛卢剑要哪个比较好吗?”玉棠君淡淡的凝视着苏行云。

    “弟子不曾。”苏行云恭恭敬敬的冲玉棠君说,自家师父虽然改了性子,但还是不要触他的霉头比较好。

    “那你是怎么来的自信,觉得毕方会跟你走?”玉棠君伸出手来拍了拍苏行云的肩膀。

    一旁的谢红蔷笑的直打跌,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

    苏行云鼓起腮来,蹲到一边画圈圈去了。

    “或许可以纯凭水性过洪水,然后游到天虞山脚再上岸?”谢红蔷出身于东海滨,水性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她并不怕水中可以吸走灵气,反而跃跃欲试。

    “好的,你试试吧。”苏行云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她并不担心谢红蔷会被洪水卷走,因为她曾经到过东海碧游宫,知道那里的修真者和鲛人的差距只在于身体的某些构造,眼前这个洪水可能会难倒她,却绝对不会难倒东海碧游宫的小宫主谢红蔷。

    “用不着那么麻烦。”玉棠君示意苏行云和谢红蔷闭上眼睛。

    一道从玉棠君手指中溢出的木系真气逐渐将两女包裹起来,呈一个微微有点椭圆状的碧色大球,随后玉棠君提气,伸腿一脚把这个椭圆大球踢到了天虞山的山脚下....

    嗯,玉棠君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脚,卿微师弟发明的这个送人离开的办法还是比较实用的么,就是做起来比较奇怪,有点像凡人界的蹴鞠。

    行云,红蔷,祝你们好运吧。

    苏行云睁开眼的时候,是在洪水中。

    她睁开眼睛,没有真气灵力的感觉让她微微有点不适,她一动不动的睁着眼,过了几秒在水下已经完全适应了。她看了看天虞山近在咫尺,不由微微惊讶玉棠君的法力,竟然让两人凭空飞渡过去....可是随着洪水越来越汹涌,苏行云快要被卷进漩涡里去了...

    就在这时,一双冰凉的手伸了过来,拖住苏行云的臂膀,苏行云看到水中那标志性的一身紫衣,任由谢红蔷把她拖到了岸上----谢红蔷的水性,拖一个人上岸还是绰绰有余。

    两人湿漉漉的趴在天虞山山脚上的一块大石头上,“要不是看到你被水卷了去,我是打死也不会下水的,刚刚玉棠君已经把我送上了岸....”谢红蔷抱怨说,天虞山的洪水可是湿了她的新衣服,拖动一个人让她略略疲惫,望着天虞山一眼看不到头的上山石阶,她直接无视了,想休息一会儿再走。

    “那就睡一觉再说,反正天虞山上也不会有人过来。”苏行云安抚了一下谢红蔷,默默地打量起这个台阶。

    犹豫了一下,看着身旁不顾衣服湿漉漉而席地大睡的谢红蔷,苏行云三两下扒下她的外衫,从纳物戒里取出一床被子给谢红蔷盖上以免着凉。

    然后原地打起坐来。

    “休息和睡觉不同。睡觉是偷懒耍滑,休息是养精蓄锐。”苏行云轻轻说了一句门中苦修弟子的一句流行语,用来安抚自己,随后放空心境,进入了冥想状态。

    谢红蔷悄悄睁开了眼,裹紧了身上的被子,比起打坐冥想,她更喜欢以睡觉这种方式来恢复体力,想着苏行云那句自言自语,她不由得微微勾了勾嘴角----认识苏行云半年,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这个人谨慎古板但是又不乏少女的活泼,还略微有点蠢,脑子转不过弯来。倘若她嫁到东海碧游宫,自己的日子应该不会再寂寞了。谢红蔷那么想着,当然,在想之前,她已经屏蔽了丹田内墨轩君留下来的一缕神念,不然自己的这位小叔叔,又要罚自己抄修炼秘籍了。

    谢红蔷眉眼弯弯,随后将头埋进被子里,沉睡的极快。

    夜晚的天虞山,除了水声就是涛声,谢红蔷出生于东海滨,自然是毫不在乎,可是苏行云却是冥想不太惯,于是她干脆生了一堆篝火,又削长了一根树枝,从天虞山的洪水里叉了几条盲眼怪鱼出来----她早就对天虞山洪水之下的这水中怪鱼垂涎三尺了......那鱼通体光滑无鳞,极为狡猾,苏行云挽起裙角不惜站在洪水的边缘,才堪堪叉起来两只.....

    她“嘿嘿”一笑,然后手脚熟练的从纳物戒里拿出来不少调料,这还是之前历练和李御锦学的呢。

    鱼香袅袅升起的时候,谢红蔷登时就睁了眼睛:“谁在烤鱼?行云,是你吗?”

    谢红蔷自幼出身于东海滨,各式各样的海鲜也吃了不少,嘴巴比起很多有名的老饕都要刁上不少,很多东西只要一闻便知道是什么味道,可是这个鱼的香味谢红蔷也从未闻过,于是她兴冲冲的动用自己雷灵根中的一丝火气,烘干了衣服和被子,随后从纳物戒里拿出来一双筷子,飞快的坐在了苏行云旁边,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苏行云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鱼肉鲜滑,谢红蔷吃完了一条的时候,苏行云只吃完了半条,看着谢红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里那半条,苏行云沉默了一下,伸手向着旁边的洪水一指:“那里有的是,红蔷你可以自行去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