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二,大乘
    噬颜散是魔界囚灵之渊的招牌毒药,顾名思义,这种毒药是作用于修真者躯体之上,能够腐蚀修真者容颜的阴毒之物,这种毒药往往被魔界之人涂抹在体积小的利器之上,在正邪之战中,被这种毒药腐蚀容貌而导致脸上坑坑洼洼惨不忍睹的道尊仙子并不在少数,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毒药有一种让人为之色变的特性----

    噬颜散一旦沾染,效果不可逆。???好小说:ωwW.βǎΝΖΗμyi.℃óm???

    此毒,无药可解。

    苏行云被谢红蔷一掌拍出去叫人,留下谢红蔷一人独自面对第五露华这种强敌,本便是有愧疚的,见谢红蔷被毁了容貌,那种原本淡漠的愧疚就变成了实打实的怒火。苏行云瞪着第五露华,“水龙吟”似是有所感于她的怒气,冲着同玉棠君斗法斗得不可开交的第五露华直射而去。

    第五露华轻蔑一笑,背对着苏行云的她又岂会感知不到这一剑?她轻蔑的笑了笑,就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还能够刺穿她周围的护体真气?要不是玉棠君步步紧逼的进攻压着,她几乎要放肆嘲笑一番苏行云了。

    第五露华的水冰双灵根使得她在木系的玉棠君手下并没有吃多少亏----同样是化神期的修士,她可是要比起玉棠君要多一系的攻击手段的。她本身就是一等一的样貌,不知是魔界中人的特殊驻颜法门还是什么别的,她和苏行云谢红蔷这些小一辈相比,甚至还显得年轻不少。此时她利用水冰双灵根的特性,在玉棠君凌厉的攻击下左右闪躲,步伐奇异,翩翩更像是舞蹈。这种类似于舞蹈的步伐还似乎带有几分隐隐约约的媚意,使得玉棠君的动作暂时停滞了几下。

    第五露华抓住机会,手中凭空凝结一道冰刃冲着玉棠君的破绽而去,眼看玉棠君就要遭险,苏行云的那把“水龙吟”先发后至,当场击碎了第五露华的那道冰刃。

    “哼,”第五露华眼见自己用出囚灵之渊的上古奇术天魔舞,都纠缠不过这一对明华宗的师徒,冷笑一声,见好就收的逃遁,瞬间消失在长街尽头。

    玉棠君收了掌,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行云,伸手给我,我把你脉看一下你有没有受伤。”

    苏行云楞了一下,自己的这位师父什么时候转了性格?破天荒的关心起徒弟来了?饶是心中无限疑惑,她仍然放开了抱着谢红蔷的那只手,缓缓的站了起来,“诺。”

    谢红蔷本身除了真气被禁锢,灵力被锁死,容貌被毁之外,并没有什么身体上的大碍,她也无所谓苏行云扶不扶她,自己倚着墙壁挺直了腰背。

    玉棠君握紧了苏行云伸过来的那只手,劲道之大仿佛要将她手腕捏碎一样,而后细细的一道传音进入苏行云的耳朵:“进小巷。”

    苏行云左手拉着玉棠君,右手拉着谢红蔷,三人一起七拐八拐进入到一个空无一人的小巷,玉棠君登时放松了心神,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师父!”苏行云瞪大眼睛,和略带虚弱的谢红蔷对视一眼,两人连忙扶起玉棠君,匆匆的寻找落脚的地方。

    半年后。

    谢红蔷脸上的伤早已经大好,只是留了一道狰狞的伤疤,她也不在意,打算天虞山探险过后回东海碧游宫,自己叔叔什么奇珍异宝、仙草仙药没有,还治不了她囚灵之渊的小小毒药了。因此眉眼便含了笑,给那张本来便艳丽、如今又因伤疤添了几分奇异美感的脸增色不少,她坐在院子中间的石凳上看着苏行云忙来忙去的准备着仙草,长刀在她腰侧闪烁着樱桃红的光芒。

    “行云,玉棠君这是...快要大乘了?”谢红蔷感觉着空气里的木系真气越来越浓烈粘稠,心下暗惊,玉棠君不愧是正道宗门里的太上长老,修行速度比起自家那个天才叔叔也不遑多让。

    “嗯。”苏行云微微皱起眉头,玉棠君本来在明华宗内化神后期冲击大乘初期的瓶颈,却因为自己直接捏碎了本命灯,强行打断修炼,而后撕碎虚空直接穿越到八千里之外的天虞山附近,还未喘口气便又与第五露华交手。内里经脉撕裂大半,若不是他纳物戒里不少仙草灵药可以修复经脉,怕是要陨落当场。玉棠君昏迷了足足三个月,醒来之后慢慢修复经脉又花了三个多月,苏行云担忧了很久,如今玉棠君要重新冲击大乘期的瓶颈,她又如何不紧张的。

    谢红蔷知道苏行云及其看重这个师父兼未来道侣,此时全身心的担忧着玉棠君,她也就不便打扰了,心里暗叹一声自己叔叔没有福气,面上也淡淡的作了罢。

    空气中的近乎凝结的木系真气突然一收,苏行云急忙扑到左厢房门口,刚想把门打开,门却自己开了,玉棠君一身玉色褙子,脸色早就不见了手上时候的苍白,他淡淡的望着苏行云,如同黑曜石的眼睛里泛起了几丝暖意。

    “莫要担心,我已是大乘初期修为了。”

    苏行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让玉棠君微微的楞了一下,随后他笨手笨脚的从纳物戒里掏出一块手帕,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妥,因此用他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轻轻拭去苏行云的眼泪,“不哭。”

    苏行云的眼泪却越发汹涌,“你吓死我了。”

    许是见到自己的小徒弟那么多年来的难得时态,玉棠君略略有些手足无措,“怪我。”随后他手臂一拦,将苏行云揽到怀里,“要哭就哭个够吧。”

    苏行云脸色一红,似乎是不习惯这样的亲密,从玉棠君怀里挣脱出来,袖口擦了擦眼泪,“弟子逾越了。”

    然后转身落荒而逃,“弟子去给师父打水沐浴。”

    谢红蔷在一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修真界里的修真者,个个都会基础的清洁咒语,苏行云这欲盖弥彰的,也没谁了。

    随后她看着玉棠君,“恭喜玉棠君进入大乘,离仙路尽头更进一步。”

    “多谢。”玉棠君微微躬身,回了一礼,随后伸出手来点向谢红蔷的眉心,“你是谢残?我在你小的时候还抱过你。”

    玉棠君的真气拂过谢红蔷的伤疤,登时将所有噬颜散的毒性都逼了出来,谢红蔷的脸恢复了光滑,玉棠君的指尖也多了一个黑色的小球----那是噬颜散所有的、被真气压缩过的毒性。他随手一甩,将这个小球甩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当场将一块青石板都腐蚀成了一滩黑水。

    谢红蔷摸了摸自己的脸,恶作剧的心突然起了,“玉棠君曾经在我小的时候抱过我吗?”

    玉棠君点头,“我与你叔叔谢授衣曾有过一段情谊,你出生的时候,我曾经受邀去过东海碧游宫。”

    “可是我不记得了唉,”谢红蔷嘟起嘴,似乎是在向玉棠君撒娇,随后她一个猛扑扑了上去,给了玉棠君一个熊抱,“那就再抱一下让我感受一下滋味吧。”

    玉棠君常年清冷淡定的脸色顿时被打破。

    苏行云刚刚从后院水井打水回来----她居然真的为了掩饰打了一盆水,然而很快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子里玉棠君和谢红蔷抱在了一起,谢红蔷还顺便将自己的俏丽脸蛋在玉棠君胸口前的衣料上蹭了几下,蹭下来不少脂粉...苏行云手里的铜盆咣当一声就砸了下来,水花溅了她一身也顾不上。

    苏行云喃喃一句:“明华宗要和东海碧游宫那边结亲了吗?”声音虽小,却清清楚楚的传入到玉棠君耳朵里。

    玉棠君僵立当场,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