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一,露华
    “行云,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谢红蔷愣了一会儿,甩下手里的树枝,抬头望了一眼苏行云,“你是怀疑这里面关押着西王母的青鸟使么?”

    “不一定,”苏行云摇摇头,她觉得只关押一个下神级别的人物,用不着那么大动干戈,这个禁制,起码能够困住两个下神级别的仙人。$$$欢迎来采集:WωW.ьàиzHμㄚI.℃OM$$$是真正的仙人,而不是他们这些修真者。苏行云想了想,冲着谢红蔷说了一句:“我们两个人合作试试?”

    “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谢红蔷嘟囔了一句。

    “那不一样,凡人界的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的合作是指,在感情基础维持的信任条件下,你和我利用自己的能力,携手合作,一起破除掉天虞山之上的禁制,然后破除掉之后,如果有宝物,我们可以一起平分,如果没有宝物而是传承,那么我们可以选择一人给她,然后给另一个用同等价值的宝物来补贴她未得到传承的遗憾。不过如果有宝物,我想要先挑选,因为我还欠着你的叔叔墨轩君谢授衣一个人情呢。”苏行云认认真真的说。

    “哎,好吧。”谢红蔷身为东海碧游宫的小宫主,性子桀骜不驯,容颜又是盛极了的样子。哪个修真者不得捧着她,有生之年她还是第一次被同辈的人平等以待,因此觉得颇为新鲜,至于天虞山之上的宝物,她还真没看在眼里……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先去吃饭。

    御剑飞了几百里才找到有村落的地方,苏行云停下来,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转头问谢红蔷:“小宫主,你带钱了吗?”

    谢红蔷跳下苏行云的“水龙吟”,笑嘻嘻的转了个圈,衣襟裙裾披帛都是灿如云霞的轻软,她一动之下,艳丽宛如芍药,“你觉得我去哪儿需要用到凡人界的银钱?灵石我倒是不缺。另外,叫什么小宫主啊,叫我红蔷就是。”

    “好吧,红蔷,这顿我请。”苏行云摸了摸手上的纳物戒,略略有点心疼----她从苏府带来的银钱仍是不多,那么多年外出游历,早就花的七七八八,看来她要考虑一下要不要赚点银钱下山时候用了,在凡人界,灵石可是行不通的。

    新鲜的河鱼熬煮的浓白色汤香气四溢的端上来,干煸红烧肉也有足够的嚼劲,苏行云自不必说,她刚刚下山的出明华宗的时候便一路用辟谷丹支撑到的,到了天虞山下,又和滔天的洪水做斗争,心力交瘁至极,这顿饭虽说花用了身上所剩无几的银钱,但是也吃的她小腹微饱,略略带点懒意。谢红蔷倒也没吃过大荒东边的家常菜,砸巴了一下嘴,望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她嫣然一笑:“倒是和东海滨的海鲜各有千秋,行云等下带我去尝尝别的?”

    苏行云沉默半响,脸颊微红,“本来新结交了朋友,应当请你吃饭的,可是我已经半年多没去过凡人界了,上次去还是送庶妹苏映雪出嫁,因此身上带的银钱着实不多....”

    谢红蔷想了想,从纳物戒中摸出了一个半透明的袋子,里面放着差不多五十多颗拇指肚大小的珍珠,在半透明的鲛绡下散发着如梦似幻的光芒。那光轻柔至极,并没有苏行云所见的黄金碧玉的夺目,却自有一种不容人忽视的亮度。

    难怪珍珠那么受凡人界的女子欢迎。苏行云暗叹一句,自己的母亲叶氏就爱极了珍珠一类的首饰物件,她也见过不少漂亮的珠子,可是谢红蔷拿出来的,要比自己在凡人界见识到的珠子还要亮,大小也更加匀称。

    “红蔷这一袋子极品,我可舍不得拿它出去换。白白的糟践了好东西。”苏行云起身和谢红蔷一起出了饭馆,漫步在大街上,示意她将那一袋子极品珍珠收回去。

    走到一家当铺,苏行云停住脚,扯下了自己腰间的那块糖水料如同鹅脂一样的莲形玉佩,用它换了几百两的银子。用纳物戒收起,无视了一屋子凡人的目瞪口呆,苏行云冲着谢红蔷说道:“你看,红蔷,这不就有了?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谢红蔷哭笑不得,我那一袋子东海滨的极品珍珠你舍不得拿来当,倒是当了价值还要在那袋子珍珠以上的和田玉佩?饶是这样,她心里仍然流过一阵温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苏行云着实是个会照顾人的人。她想。

    “红蔷还想吃点什么?天虞山的禁制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先在这边玩个痛快,再去天虞山好不好?”苏行云神色带着几分懒洋洋的媚,向谢红蔷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苏行云的神识突然觉得不对,她果断默念口诀召出“云龙吟”护在身前,谢红蔷早她一步感知到不对,腰间长刀也散发出更为浓重的红光。

    “哪位前辈在开玩笑?在下苏澈,字行云。见过前辈。”苏行云朗声说道,气沉丹田,声音顿时响彻街道。

    “又不是来找你的,你激动什么。”淡淡的不屑声音传来,一个一袭白色襦裙,周深散发着淡淡雾气的美人凭空出现,她眉眼自不必说,一等一的精致,值得注意的是她白瓷一样的下巴和娇柔粉嫩如同玫瑰花的薄唇,她轻轻把玩着垂在胸前的两缕乌黑的长发,“谢红蔷,你趁我闭关,闯进我囚灵之渊弑父,杀了谢流火,又打伤我囚灵之渊无数门人。现在你是自绝经脉,还是等我出手?”

    “呦嗬,你这身打扮还是一如既往的死爹死妈死全家呢。老女人。”谢红蔷撇撇嘴,翻了个白眼,“第五露华,你那些废物手下没能抓的回我,你亲自从囚灵之渊里爬出来了?婊子?”

    同时她手里蕴了一道掌心雷,一掌将苏行云拍了出去,“快走,第五露华是水冰双灵根的化神期修士,这是东海的家事,你没必要掺和进来的。”

    苏行云猝不及防的被谢红蔷拍了出去,她稳住身形落地,“行云是明华宗玉棠君门下,与东海碧游宫和谢红蔷并无任何关系,露华道尊还请放过在下一马,玉棠君只有我一个徒弟。”说完,苏行云提气轻身,御剑就跑。

    “哼,”第五露华伸手拦截,却没有想到苏行云跑的忒快,眨眼间消失不见了踪影。第五露华哼了一声,望向谢红蔷,“你这个同伴倒是有自知之明,正道修真者也不过如此么,关键时候还是丢下同伴就跑。”

    谢红蔷一时不觉,被第五露华以冰灵根困住,此时早就做好会毙命在她手下的准备,因此言谈之中再也毫无顾忌:“淫妇,你也只能凭着口舌之利来称快了,你那么浪荡的一个人,偏偏为了蒙骗我父亲伪装成我母亲的道尊打扮,也不想想你配不配,魔界的人都是阴沟里的臭虫...”她本就是性情激烈之辈,没了顾忌之后就开始破口大骂。

    第五露华冷笑,“小小年纪好利的一张嘴。”而后暗凝真气,手中出现一道冰刃,“我看我刮花了你这张脸,你还会那么骄傲么。”

    谢红蔷笑嘻嘻的回嘴:“刮花了脸也比你这种又老又丑还是我父亲穿过的破鞋好看。”

    第五露华按耐不住,利刃缓缓的划下。谢红蔷的左眼角一直往下到嘴角,登时横贯下去一道皮开肉绽的口子,将那张如花娇颜生生的变得可怖,可是谢红蔷仍然在大笑:“就这点手段了吗?老妖婆。”

    苏行云逃遁成功,下一刻就捏碎了自己的本命灯,玉棠君在明华宗立刻感应到,几个对话的功夫已经撕碎虚空赶到,他看着划向谢红蔷喉咙的冰刃,立刻伸手一掌过去,劈碎了冰刃。

    而苏行云也看着谢红蔷的脸上伤口,色变不已,“蚀颜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