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十,斗法
    正在苏行云思考西王母的传承是否有禁制的时候,身侧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好生俏丽的小姑娘,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不如跟爷回邪道,成为爷的第七十二名小妾,保证你天天有丹药...”

    苏行云一回头,只见一个相貌丑陋,目光猥琐的中年男子在默默的盯着她看,可是苏行云却噗嗤一笑,“小姑娘,你在装什么呢?”

    那中年男子瞬间变回原貌,竟然是一个烟紫色广袖交领襦裙,外罩胭脂色大袖衫,腰配着红色宫绦的姑娘,她约摸二十来岁的外表,五官艳丽至极,又在眉心点了三瓣嫣红梅花瓣,更衬得她肌肤如玉,眉如墨鸦羽。$$$欢迎来采集:WωW.ьàиzHμㄚI.℃OM$$$苏行云平日里虽然不甚注意自己的容貌,却也听不少人夸过自己清丽无双,婉约皎洁如日光,可是眼前的这个姑娘却是将自己硬生生压了一头,苏行云皱了皱眉,如此艳丽浓稠的姑娘,自己在正道宗门内可没见过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姑娘扬起下巴,漆黑如墨的杏眼里略过一丝不快,她这样盛极了的容颜,自是不喜欢有人同她争辉,尤其是她想调戏苏行云,却被苏行云看破....

    “我有幸喝过东海碧游宫的一滴鲛人泪,鲛人泪有看破天下一切幻术的能力”苏行云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个姑娘脸色大变,“你竟然偷了我东海的鲛人泪,看刀!”

    苏行云还未来得及辩解,那姑娘就已经把一柄通体樱桃红的长刀横斩过来,她一个禹步躲过刀光,那姑娘却不依不饶,本就是大开大合的刀式更加凌厉逼人,苏行云不得不祭出来“云龙吟”,以剑身格挡住她的刀锋,却没想到那把长刀刀光未停,堪堪削断了苏行云一缕刘海。

    苏行云这两日本就因为天虞山之事而心头不快,见此情景不禁火气上涌,也将真气催到极致,与那姑娘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正在这时,一道蓝光刚好同时从两人眉心溢出,合二为一,幻化成墨轩君谢授衣的模样:“住手。”

    “授衣?”苏行云惊讶了那么一瞬,在自己体内的墨轩君的神念怎么自动跑出来了。

    “叔叔?”那个姑娘惊呼。

    苏行云同那姑娘对视一眼,同时收了手,她心中惊骇了那么一瞬,眼前这姑娘竟是墨轩君谢授衣的侄女、东海碧游宫的小宫主谢红蔷?天哪。

    殊不知谢红蔷比起苏行云更为惊讶,能够有资格直呼自己叔叔墨轩君名字的人不多了。她本就是豪爽之人,只因苏行云说自己喝了东海碧游宫秘宝鲛人泪才贸然出手,将她当成贼来看,因此率先开口道歉,“抱歉....”

    苏行云却看着她艳丽的容貌,怔怔出神。

    在修真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和谢红蔷的父亲,墨轩君谢授衣的哥哥谢流火有关系----

    曾经,东海碧游宫的前宫主,越然君谢流火和心怜道尊一见钟情,二人成为道侣近千年,从未红过一次脸,加上心怜道尊虽然不善言辞,但是贤惠温婉,又生下一女,名曰残,字红蔷。本来是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好事情,结果谢红蔷几岁时,越然君谢流火和心怜道尊一起参与和魔道的正邪大战,越然君谢流火为了救心怜道尊,被魔族俘虏,魔族囚灵之渊的二公主第五露华将越然君谢流火洗脑,将他变成毫无记忆的魔族驸马。在接下来的战役中,越然君谢流火狂性大发,杀了不少名门正派的弟子,竟然还将墨轩君谢授衣打成重伤,心怜道尊见此情景,干脆自爆了元神重创越然君谢流火。也是经此一役,东海碧游宫被正道宗门除名,成为了一个亦正亦邪的门派。墨轩君谢授衣更是性格变得阴晴不定,动辄斩杀说东海碧游宫闲话的修真者。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十几年后谢红蔷修炼到金丹后期,孤身一人潜入囚灵之渊,在二公主第五露华不在的情况下,亲手将越然君谢流火斩于刀下,在囚灵之渊的墙上留下了“吾父不容亵渎,吾既然唤不醒他,那宁肯毁掉他”的字样,还在二公主第五露华的全力追杀之下成功潜逃万里,回到东海滨。

    眼前这一位可是修真界的传奇人物,天赋异禀却又为了父母之事努力异常,二十岁不到成就金丹后期,随后亲手弑父为母报仇,下手干脆利落毫不犹豫,要知道越然君谢流火虽然因为心怜道尊的自爆而身受重伤,但也是化神期的修士,以金丹修为越阶斩杀化神修士,又从另一个化神修士手下逃脱。这位东海碧游宫的小宫主,可以说是修真界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了。

    更何况她是墨轩君谢授衣最最看重的侄女,几乎是当成女儿养大的...苏行云心念电转,急忙开口:“没有关系,唐突了小宫主你,是我的过错。”

    谢红蔷嫣然一笑,“你跟我叔叔很熟?”叔叔那么多年不近女色,却对她另眼相看,说明了什么?东海碧游宫将不再冷清?还是我将有一个婶婶?她看向苏行云,越看越欢喜,几乎将她当成未来的亲人来看。

    苏行云被她热切的眼神看的不太自在,她略略低下头去,回答说:“墨轩君谢授衣曾经救过我一命,我正是来天虞山寻找给他的回礼的。”

    谢红蔷望着苏行云的眼神登时更加热切,几乎要将她剥光衣服一般,她眨了眨眼睛,“英雄救美?”

    “我将墨轩君当成长辈来看。小宫主请勿妄言。”苏行云不适应这种赤裸裸的眼光,只得把师父搬出来救驾,“我与师父玉棠君的道侣之事已经报知了明华宗的宗主。”

    “唉。”谢红蔷本就是个狂放不羁的女子,她长长的为自己的叔叔墨轩君谢授衣叹了口气,然后转念一想又觉得反正还没合籍,自己叔叔还有机会,又欢喜起来,“没事没事,你叫什么名字?”

    “苏澈,字行云。”苏行云被她又是叹气又是欢喜的样子弄得心里发毛,墨轩君谢授衣的侄女果真和他同宗同源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阴晴不定的性格真是十足十的相似。

    “行云可是要去天虞山上寻找谢礼?我跟你一起如何?我也想给叔叔送份儿大礼,免得他整天骂我不学无术。”谢红蔷撇撇嘴,显然是对她叔叔墨轩君谢授衣的话不以为然。

    “墨轩君只是在鞭策你而已。”苏行云客气了一句,谢红蔷的修为还是不学无术?那天底下所有的修士都可以去囚灵之渊撞撞南墙死一死了。

    所以这次的天虞山之行,又多了一个人一起想办法,苏行云看在蹲在高地上不知道画着什么的谢红蔷,摇了摇头,继续推测当初西王母的意图是什么。

    “我觉得天虞山更像是一座囚牢。”谢红蔷蹲在地上画了半天的图,抬起头来对苏行云说,“外面进不去,里面的人更是出不来,不像是在保护什么,而更像是囚禁什么强大的存在。世人都说里面可能是传承或者是宝物,我觉得不像,西王母在昆仑山瑶池修炼,为何要跑到天虞山上来传承自己的道法神通呢?”

    苏行云陷入了沉思,没听说过西王母有过什么属下啊。她又翻开了《山海经》,翻到《海内北经》那一段,突然被一句话吸引了目光,“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杖,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北。”

    “是不是,这里囚禁着青鸟使?”苏行云抬头看了一眼天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