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九,佩剑
    卿微君带着苏行云穿过花厅和两道院门,直接出了轻鸿院,来到了青黛峰的一片空地上,然后他从纳物戒里取出一柄和“云龙吟”一样,同样闪烁蓝光,剑身却宽一些的长剑,正是李御锦还没有被囚禁之前的那把“踏莎行”。***欢迎转载:ωωW.bAΠzΗúYi.CǒM\***:苏行云大喜,抬起手便紧紧的握住了剑柄,剑身中隐隐的一股大力传来抗拒着她,她将神识小心翼翼的探进去一丝,剑内禁制瞬间发动,当场就把她击飞出去。

    苏行云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一口血笑道:“卿微君设的禁制?”

    “恩。”卿微君淡淡的瞟了她一眼,“你若是现在解不开禁制,也可以拿回缥缈峰让师兄玉棠君给你解。”

    “那就谢谢卿微君了。”苏行云强撑着体内五内俱焚的感觉,勉强施了一礼,将“踏莎行”收入到纳物戒里面,“告辞。”

    她一路下了青黛峰,避开了想要讨好她的守山弟子,一路踉跄前行,踏上缥缈峰的地界就忍不住昏迷过去。卿微君设在剑内的禁制太过于强悍,根本不是她这种金丹初期的人能够承受的,她贸贸然探进去神识,当场就被震伤了五脏。苏行云性格又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不愿意给卿微君带来麻烦,因此一路强撑着回了缥缈峰,更是加重了伤势。

    玉棠君神识已经感应到苏行云,长叹一声捏了一个法决,瞬间转移到后山,扶起苏行云,抬掌贴到她背上,与她相生的木系灵根真气渐渐在体内大周天做了个循环。

    苏行云刚刚睁眼,便感到玉棠君的木系真气在体内经脉,她十分受用,迅速用冰灵根真气来引导它转入伤处慢慢修复,玉棠君修行的是以木系灵力为主的道法,木系灵根又是诸多灵根中最为温和的灵根,且木系真气和所有灵根的真气都可以相溶。

    玉棠君收回贴在苏行云背后的右手,望着苏行云,毫不留情的斥责,“你太小看卿微君了的禁制了,怎么,一个金丹就让你自满起来了?”玉棠君越说越生气,想起苏行云出身于凡人界的世家,又呵斥她:“行云,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句话吗?”

    苏行云伤势并未大好,却还是跪了下来,“师父息怒,只是太过于急切的想要得到踏莎行。”

    玉棠君迷惑不解:“为何?你有了水龙吟,贪多嚼不烂...”

    “之前墨轩君谢授衣对我极好,救了我之后还帮我结丹,他和李御锦一样的水灵根,因此弟子觉得踏莎行很适合他。”苏行云垂头回答。

    “他?他要什么没有?他可是...”玉棠君冷笑,似是觉得失言才闭了嘴,“他不会要别人拿过的东西,明华宗往东八万里是天虞山,山顶自有宝物,是传说已经羽化飞升的西王母留下的,谢授衣会喜欢的。你刚好到了金丹,可以去试试。”

    “西王母留下重宝,那么多年....”苏行云欲言又止,她怕白跑一趟。

    “谨慎有余,活力不足,你这性子...”玉棠君本欲再说两句,又想到她的出身,暗叹一句凡人界世家的姑娘都是这么老成持重,又将话锋一转,“不会的,西王母在天虞山上设了禁制,超过金丹修为的修者上不去。”

    东海,碧游宫。

    墨轩君谢授衣突然有点不开心。他看到苏行云吐血受伤了。

    他曾经也一时兴起救下了那么多人,每一个人都在得知了他是墨轩君谢授衣之后,要么退避三舍划清界限,要么有意讨好想顺着杆子往上爬,苏行云在缥缈峰的表现,就有点偏向于后一种。墨轩君谢授衣微微皱眉,他不喜苏行云的这个样子。虽然这个姑娘的性格谨慎知道进退,很讨喜,但是他依旧不喜欢被人别有用心的讨好。

    不过,这样也好。人只要有了讨好之心,利用起来就更加方便顺手。玉棠君的徒弟,也不过如此。墨轩君闭上眼睛,盘腿继续打坐。

    大荒,南次三经之首。天虞山附近。

    苏行云黑着脸望着不远处的天虞山,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玉棠君不觉得山顶宝物会被人拿走了,因为天虞山的地形,本身就是...离奇诡异。

    她翻开自己从纳物戒里取出的《山海经》,虽然在凡人界,坊间之人都怀疑此书的真伪,因为上面的诸多地名奇花异草珍兽名字,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但是在修真界,此书却是人手一本----因为这是上古无名氏大能所撰写的一本文字注解,那位大能喜爱游历,把整个修真界都走了个遍,写下几本残卷记录他的所见。后来这书不知怎么传入了凡人界,有修真者下山去凡人界才发现书摊上刻印的拓本,于是有段时间修真者每次去凡人界都要带回几本,搞得有段时间凡人界所有书坊都紧急加印这本书。

    《山海经》中记录:“南次三经之首,曰天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

    苏行云出发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看过了这本书,只是她明白前两句,是点明天虞山的名字和位置,后两句分开来看她都明白,其下多水是山脚下应该有不少河流或者是湖泊,不可以上可能是因为西王母的禁制,一般修士上不去。

    但是到了天虞山附近她就目瞪口呆了,天虞山的周边,居然全部都是洪水.,水中有一个一个漩涡,凶险异常。鬼知道这里怎么会有洪水,天虞山的山峰则是孤零零的在洪水周边矗立,难怪这里没有修者的记载,这么恶劣的环境,会有哪个修者来这里闭关?

    一天之前,苏行云曾经试着接近天虞山,她用“水龙吟”灌注法力,弄了不少树干扎成竹排状的船,想试图用真气稳住船避开漩涡,但是一下了洪水,滚滚漩涡袭来,她就发现了不对,这水居然会吸真气!苏行云操纵船只的本领本来就是一般,她并不是在湖海之滨长大,真气一旦稳不住,顿时被卷入了漩涡里,还好她的佩剑“云龙吟”灵性异常,察觉主人状态不对,直接用剑锋戳破苏行云的襦裙,强行将她从水中提了上来,才救得她一命。要不然,苏行云这个明华宗的少年天才,就要被活活淹死在水里了,即便如此,她也是被洪水中夹杂的树枝在脸颊上刮出了一道红痕。

    “该死的。”苏行云低声咒骂,看了一眼铜镜里面的自己,气的不轻,任何一个女孩子脸颊被刮出红痕心情也不会有多好的,哪怕苏行云知道这种红痕无论是谁隔几天就会消去也是一样。她阴沉着脸,难怪这地方哪怕有宝物也没人来,根本不是金丹期的弟子能够涉及的地方,偏偏又不让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进来,除非和西王母羽化飞升之前一样的渡劫境界...渡劫境界的修士哪个不是在大荒深山中闭关提升自己修为,以渡过天雷成功飞升上界??谁会吃饱了撑的去西王母的禁制里去??难怪这破地方几千年来没有人到来...西王母把宝物放在这里,是有多不待见后世的修士,以至于出这种难题....

    不对,苏行云脑海里灵光一闪,西王母把这个宝物放在这里,肯定不是故意给后世的修士出难题的,毕竟渡劫期的大能更希望自己飞升之后,自己的修炼法门在世间依旧有人继承,不可能故意去为难后辈的。如果这里面的真的是西王母的传承,那么自己这次来就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