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五,挑衅
    苏行云缓缓收起四溢的真气,她静心三天,终于将心境平缓下来,她睁开眼睛,从榻上起身出去,纳物戒一闪,“水龙吟”已在她手中。***好看的小说:wWw.BaΝzHùyǐ.CΟM***

    当她走下飘渺峰的时候,手中已然多了一块方形紫色水晶,这水晶正式玉棠君塞给她的神念记录水晶。当初她下山历练,玉棠君不放心,放了一缕神念在她身上,便随手将李御锦苏映雪两人的偷袭记录记录了下来。

    此时此刻,刚好当作证据。

    苏行云运足真气,走到卿微君的青黛峰山脚下,运气开声:“李清李御锦、苏流苏映雪何在?”她刻意将真气灌注到声音之中,声音立刻传遍青黛峰全峰,不一会儿,便吸引了不少弟子悄悄围观。

    “正常的流程不是应该先通报守山弟子,而后再去上山找人么?这位师姐怎么...”某宗主宸星君门下的记名弟子甲问另一位记名弟子乙。

    “师姐好美啊....”记名弟子乙愣了半天之后,才去回答甲的问题,“只有在寻衅的时候才会这样啊,难道是卿微君得罪了这位师姐?不对啊,她喊得是宗门首席的名字,那就是这位宗门首席李御锦师兄得罪了她。”

    “宗门内虽然不禁止私斗,但是宗门氛围一向良好,已经几十年没有弟子私斗了。”另一位嫡传弟子丙此时也顾不上身份了,他混在众记名弟子中低声喊了一句,“我压十五块上品灵石,师姐胜....”

    “我压十块...”嫡传弟子丁跟着自己的兄弟丙下了注。

    ......任凭周围前来围观的弟子都是乱哄哄的,苏行云老神在在的抱着剑,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青黛峰半山腰。

    苏映雪刚刚从自己的溯流院里出来,便听到同门师妹跑过来喊她,“映雪师姐,有人在山下喊你名字。”

    苏映雪心中奇怪,要找她不会上山到自己的溯流院敲门吗?到山脚下找她,难不成.....她浑身一颤,想起了宗门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在明华宗内,若是一个弟子对另一弟子心生不满,可到他所修行的山峰底下相约私斗,后果自负。若被挑战者没有接,从此以后看到挑战者要退避三舍。

    苏映雪心下大惊,急忙召出了自己的法宝月华铃,那是一串小巧玲珑的金色铃铛,她筑基六层时候,师父卿微君赐给她的护身之物,素日里她将这串铃铛放在纳物戒里,极少舍得拿出来,眼下她心头笼罩了一层阴霾,隐隐约约有不祥的预感,因此才将这串月华铃祭了出来。

    到底是谁要找我麻烦呢?苏行云那贱人已经自爆了啊。

    苏映雪匆匆小跑,直到青黛峰山门处也依旧迷惑不解。

    苏行云站在山下,一眼看到匆匆赶来的苏映雪,手中“水龙吟”铿锵出鞘。

    “妹妹,我等你很久了。”苏行云今日特意挽了一个飞仙髻,在发髻底部簪了几根从东海带回来的珍珠钗,又刻意换上了一身生丝青绿素色对襟襦裙,外罩浅灰色的梅枝大袖衫,披帛无风自动,整个人清丽婉约,硬生生的衬得周围所有风景黯然失色。

    看在苏映雪眼里,却是宛如鬼魅般恐怖。

    做了亏心事的人总是会心虚的,这个道理无论是在凡人界还是修真界都通用。苏映雪看到苏行云俏生生的在她面前,失魂落魄了那么一霎。

    苏行云像刚进宗门那会儿一样,笑嘻嘻的凑到她的身边,揽住苏映雪的肩头,“苏流,看到我没死,你失望吗?”

    苏行云的眼神里却并无半分笑意,倘若她的眼神里可以生出毒钉,此刻苏映雪早已被捅穿几个窟窿了。

    苏行云说完这句“叙旧”的话,将苏映雪用真气震开,“云龙吟”直取中门,苏映雪脸色一变,匆匆捏了法决用月华铃挡在身前。

    “云龙吟”挟裹着真气呼啸,一往无前的穿透了由月华铃为媒介而织成的真气网,剑势依旧不减,改刺为挑中途变招,硬生生把苏映雪挑翻在地。

    修真之人皆有真气护体,苏映雪虽然未受伤,但被当着众人面前挑翻在地,尤其是自己最嫉恨最讨厌的苏澈苏行云所为,那就另当别论了。她用眼角余光瞥到自己平日里得罪过的女修凑在一起嘲笑不已,心态登时就有点爆炸了。

    催动自身精血涌出,苏映雪吐了一口血在月华铃上,真气瞬间暴涨,堪堪抵挡住“云龙吟”的锋芒,虽然还是处在下风,但是她忍不住冷笑起来,“太上长老的弟子,亦不过如此。”

    “哦,是吗?可是我已经结丹了呀。”苏行云表情轻松,催动真气一剑突破月华铃的防御,重重钉在了苏映雪的肩胛,随后力道未消,将苏映雪钉在了青黛峰山门的大石之上。苏行云召回“云龙吟”,长剑上的血“滴答”在地,她连看都不看一眼自己昏迷的庶妹苏映雪,朗笑一声:“李御锦出来。”

    当李御锦出现在青黛峰山门处的时候,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苏映雪平时便喜欢勾搭男修,素来不得宗门内女修喜欢,此时她出了事,竟无一人去扶她,有几个男修想要怜香惜玉一把,但是当苏行云的“水龙吟”出鞘半寸之后,任何人都没了想法。

    这可是金丹师姐啊,一群筑基期炼气期的弟子们哪敢去招惹。

    苏映雪孤零零的躺在青黛峰山门口那块大石头底下,左肩胛伤口处流出的血在她身下凝成了一个小洼,襦裙裙摆都被血液泡的胀了起来,双眸紧闭,一张脸俨然是失血过多的惨白之色。李御锦大惊失色,没有顾及到已经自爆了的苏行云为什么已经回来了的问题,径直扑过去,小心翼翼的扶起苏映雪让她斜倚在青石上,先是喂给她一颗丹药疗伤,然后唤来了与自己平日里交好的师弟,嘱咐他叫来师父卿微君。

    随后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踏莎行”,一剑斩向苏行云,“你是映雪师妹的嫡姐,又是太上长老的徒弟,映雪师妹一个孤零零的女子,你竟然下如此毒手?!你还有没有人性?!”

    李御锦真真是厚颜无耻之徒,狡诈阴险之辈啊,这种颠倒黑白的言辞都能说得出来?苏行云撇撇嘴,面带不屑,当初她怎么会觉得这就是自己以后的道侣,从而对他卖痴撒娇呢?果然是闺中女子一定要出去见见世面,要不然被此等中山之狼骗走,还指不定怎么倒霉呢。苏行云懒得接他的话,单手持剑拦住他的攻势,另一只手在怀里一掏,掏出神念记录水晶,登时,神念记录水晶就开始重溯东海滨秘境,几人组队探索,苏行云却被两人联手陷害的事情。

    围观的弟子们看完经过,顿时目瞪口呆。

    “天哪,玉棠君也是这个陷害嫡姐的贱婢能够肖想的?”一个圆脸女修惊呼,顿时得到周围女修的支持,虽然宗门之中玉棠君作为太上长老常年清修,但是也是有不少人见过他的,在宗门内,玉棠君的容貌可是为他吸引了一大票女修支持,虽然他本人并不自知。

    “....这女子能够出卖同门,也能出卖我们啊。”先前下注的那位嫡传弟子丙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李苏二人,“亏我当初还把李师兄当成首席弟子尊敬呢。”

    “赚了赚了,行云师姐连挑两人,我们赚翻了!”弟子丁戳戳自己的师兄胳膊,将赢来的灵石收入了纳物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