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四,师父
    从碧游宫往东八千三百里,便是明光宗所在的山脉,山势陡峭高耸,直入云端,悬泉瀑布,飞漱其间,古木参天植根于上,御空望去一片郁郁葱葱,极为壮阔。^^^我爱祖国:www.ъaиzんùyΙ.CǒM\^^^此地是七千年以前有一落魄相士云游至此发现,那位祖师怀才不遇,干脆在此地建立洞府隐居,广收门徒,为后世明光宗成为天下正道五派之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苏行云御剑径直在山门处下落,向守山弟子出示了牙牌,她便匆忙向缥缈峰走去,之所以用走的,是修真界不成文的规定,那年刚刚学会御剑的时候,自己才刚刚及笄,天真不解的问玉棠君,“师父师父,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宗门之内御剑飞行呢?各峰那么高,爬上去累都累死了。”

    而玉棠君清冷的声音响起了之后,苏行云也之内无奈的撇撇嘴以示内心不满了。

    玉棠君说:“数千年前,时常有御剑而行的修者撞在一起,非死即伤,修真界才有了这个规定。”

    苏行云想起自家师父故作清冷的无奈,不由得噗嗤一声,笑的眉眼弯弯。

    径自去了缥缈峰上自己的院子,灵力禁制还在,苏行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下山在东海滨秘境摸爬滚打了半年多,刚出秘境又被李御锦苏映雪这两个人暗算自爆,迫不得已在墨轩君谢授衣那里养伤了半月之久,推开自己的行云居,望见熟悉的摆设,有一种大梦初醒,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

    我回家了。她想。

    苏行云捏了一个除尘决,将这半年的灰尘都清理干净,当她还想再整理一下自己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的时候,耳畔响起了一个清冷的音色:“速来为师的初心居。”

    “诺,”苏行云下意识的答了一声,“师父。”她知道玉棠君的神念是覆在缥缈峰每一处的,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回答。

    赶到初心居,苏行云穿过花厅,进入大堂,望着闭目盘坐的玉棠君,眼泪一下子就将坠未坠。

    “你的事情我已经知晓。”玉棠君睁开了眼睛,脸侧的线条完美至极,“受苦了,待会儿进入我的随身空间,想要什么护身法宝随便挑。”

    “嗯,多谢师父。”苏行云本来诧异了一下为什么玉棠君会知道这些事情,后来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份可是他的关门弟子,他又如何不放一缕神念在自己身上,当即明了,“我那庶妹少不更事,无关家教,还请师父不要责怪于我苏氏家族。”苏行云突然想起自爆前和苏映雪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忐忑起来,生怕玉棠君会觉得亵渎而不快,从而迁怒自己的族人。

    “无妨,此事我心里清楚。自有打算。”玉棠君冷淡的说。

    顿了顿,他没有血色的唇抿了抿,像是下定某种决心一样,“我前日卜了一卦。算出将会有一场浩劫降临修真界,而这场浩劫,和你的姻缘有关。”

    以玉棠君这种清心寡欲,一心向道的人嘴里说出这种话,看来这场浩劫不好混过去啊,想必一定是生灵涂炭的那种。苏行云苦笑不已,“弟子愚钝,请师父明示。”

    “我的意思是,这次下山,你可曾红鸾星动,倾慕喜欢过什么人?”玉棠君脸色略带尴尬,如同鹅脂一样的脸颊微微发烫。

    “暂时没有。”苏行云摇头。

    “嗯,那你看为师,哦,不,我如何?”玉棠君说出的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旱地一声惊雷炸响在苏行云耳边。

    “弟子不敢肖想。”苏行云一下子跪在地上,说完这句话就垂头不语。

    “我算出浩劫本身和你未来的道侣有关,既然你没有倾心之人,那么可否和我合籍?我让宗主宸星君自己的元神玉府丹田都下了禁制,若我入魔,宗主宸星君自会引爆。到时候皆大欢喜,你也可另选道侣。”玉棠君认真的说,脸上潮红散去一些,“你可好好考虑。”

    苏行云晕头转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玉棠君送出初尘居的。

    苏行云在罗汉榻上辗转反侧,滚来滚去,她扪心自问,自己对玉棠君的感情绝对是徒弟对师父的濡慕之情而不是男女之间的倾慕之情,可是听玉棠君所说,这次的浩劫千年难得一见,并不简单,那自己.....要不要答应他呢?玉棠君容颜修为自不必说,心性人品也是一等一的,就是年纪不小了....

    道心乱了。苏行云想。

    第二天去找玉棠君的时候,苏行云跪下,郑重其事的对自家师父拜了九下,“弟子思虑再三,实在是不愿。一来,我将你当作师长看待,古语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岂可逆了伦常?二来,我与你都是沉默寡言之人,性子上,也不合适。”

    玉棠君看着苏行云跪在堂下,思绪飘的很远。她初初上山的时候还是豆蔻年华,一转眼也快双十之年了,自己对这个徒弟,从未有过不满,因此在算出了她很可能在这场浩劫之中丢掉性命之后,才那么着急要和她合籍保护她。或许她对自己是师徒之情,但是自己对她.....玉棠君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是你在这场浩劫中有性命之虞呢?”

    他蹲了下来,直视着苏行云的眼睛,迫使她给一个态度。

    “.......弟子愿意。”苏行云看到他那双明亮如秋水的眼睛,愣愣的点了点头。

    “天哪,玉棠君竟然成了我的爱人。”苏行云摇了摇头,从初心居里走出来的她非常震惊,并没有缓过神来,“那么多的道尊仙子倾慕他,甚至有魔族中人想与他有一夕之欢,可他居然.....和我....”苏行云重重的打了个寒噤,我一定会这许多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给连皮带芯的吃了的,她长出了一口气。

    “算了,我还是先修炼吧。”苏行云刚刚升入金丹期,虽然得到墨轩君谢授衣从旁相助,但是仍然害怕境界不稳,此时刚刚好可以闭关正一正心境,清一清杂念。

    初心居。

    玉棠君面无表情的望着龟壳里的几枚上古钱币,刚刚他又摇了一卦,发现苏行云答应了他之后,隔断线上,六枚钱币全部都变成了背面。

    “大凶。”他看到自己命格所对应的那枚上古钱币的隔断线若隐若现,心想,自己可能是要陨落在这场浩劫里了。

    自己除了这个徒弟之外,无牵无挂,若是身死道消,虽然不能窥天途,得仙道,白日飞升,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的遗憾。

    这样似乎也不错。他想。

    随后龟壳在他的手心飞速旋转,几枚上古钱币叮叮当当的碰撞在一起,煞是好听。龟壳停下来的时候,他又看了看卦象,“还是大凶。”

    叹了口气,他盘腿坐下开始冥想,可是过了不一会儿,他就又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自己徒弟不愿意,自己却用性命之虞相挟她,似乎有点太过于卑鄙了一些。而且自己的徒弟出身于凡人界,那里规矩众多,男女不可越过父母私定终身,我这样问她,算是私下相授了吧,看来还得请一位冰人上门游说,谁比较好呢?卿微君是执法堂长老,性格方正古朴,必定是不会同意此事的,那么宗主宸星君如何呢?

    玉棠君一时觉得,似乎这个让自己尴尬无比的道侣问题,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令自己为难?

    嗯,等过两天就去找宸星君,让他当这个说媒的冰人。

    玉棠君重重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继续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