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三,成丹
    苏行云在碧游宫住的非常舒心,偌大的仙宫十分空旷,除了几个杂役平日里洒扫清洁之外,也基本上没有人走动。...更新快:wωw.ΒaNZΗυㄚí.℃óM...

    东海滨本是微山湖唱,蜃楼岛歌的地方,热闹富足,能够把宫殿施以结界沉入海底的,也只有墨轩君谢授衣才有这种手笔。闹中取静,倒也有趣。苏行云踩着浅海海底软软的沙,望了一眼身后古朴雄伟的殿堂,又把目光投向眼前的透明光罩结界,以及外面流动的碧蓝海水,漂浮在海中的柔软水草,五光十色的水母,大群大群游来游去的小鱼和偶尔匆匆掠过身边的海马.....她新奇的把绣鞋踢了罗袜脱了,把白生生的脚丫伸出了结界。海水清凉,有小鱼轻轻碰上她的脚背,痒痒的,苏行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突然想起在凡人界学过的歌,于是干脆唱起歌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谁家今夜扁舟子....”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行云好兴致,唱的可是春江花月夜?怎么突然想起出宫来前面这片空地上玩?”然后顿了顿又笑道,“我未曾踏上修仙一途的时候,曾经在凡人界听过这首歌,那时这首曲子刚好时兴,第一次在长安的街坊上听到的时候,惊为天人。作词的张生如今可还好?”

    “在明华宗拘的久了,第一次来东海之滨,因此贪玩了些,墨轩君见笑了。至于你说的这位张生,已是前朝人物了。”苏行云示意墨轩君谢授衣背过身去,匆匆穿上了鞋袜,含笑回答他。心中却惊骇不已----她上山的时候是雍熙元年,按照春江花月夜诗成那一年来算,墨轩君从炼气期修炼到化神期竟然只用了三百六十年?!天哪!天下修道者境界划分为练气、出窍、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八种境界,每个境界又有十层关卡,越到了修行后期越难存进,自己单系冰灵根修炼几年快到金丹期,便已经是人人称颂的天才,明华宗下一代的未来了,就这样师父玉棠君才说过“四百年后约摸进入化神期”之类的话,眼前这人难不成修行就跟吃饭一样轻松?

    墨轩君谢授衣面上波澜不惊,假装没有看到苏行云的古怪眼神,他想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盒,里面放着两枚圆润的珠子,散发着蓝色的幽光,“这是鲛人泪,有压制心魔的作用,配合柔水三仙叶,能够将你的心魔压制一段时间,大概你到元婴后期之前都不会有心魔之虞了。”又从纳物戒里拿出一株造型简单,茎叶发蓝的仙草,想来就是他说的柔水三仙叶了。

    苏行云却没有接,“我已经承蒙墨轩君大恩了....”

    墨轩君谢授衣摆摆手:“不是送你的,需要八千上等灵石。”

    苏行云算了算这半年以来在东海滨秘境里的收获,想了想折合成灵石刚好八千,于是掐了个法决,唤来玄天堂的灵宠入水,将自己在东海秘境里获取的仙草灵物一股脑的交给了它,约摸半盏茶的功夫,那灵宠便回来了,叼来了一大袋灵石,苏行云掂了一下袋子,将这八百块极品灵石递给了墨轩君谢授衣。

    墨轩君谢授衣接过灵石,示意苏行云原地坐下。

    盘腿坐下,苏行云将柔水三仙叶塞入口中,还未来得及咀嚼那仙草就已经化为了水顺着咽喉而下。随后大概两息时间,苏行云丹田升腾而起一股热气,渐渐地流向经脉和四肢百骸,她急忙让心沉寂下来,进入冥想状态。

    墨轩君谢授衣将鲛人泪以丝线穿了,挂在苏行云的脖子上,随后坐在她身后,双手搭在苏行云的双肩之上,将自己的真气春雨化田般融入苏行云经脉。

    墨轩君谢授衣本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水系单灵根,而水系灵根的修士则最擅长的便是治疗别人,温和的真气融入苏行云的经脉,一点一点修复、拓宽经脉......

    苏行云即使是在冥想之中也觉得经脉胀痛,即使是对她冰灵根非常友好的水系真气,化神级别的流淌过经脉,自然不是她这筑基期小修士能够承受的,可是她知道墨轩君不会害她,因此咬着牙强忍着将这股真气导入自己的丹田,借助这股真气凝聚压制自己的心魔,修复自己因自爆而严重受损的丹田。

    灰色的心魔一点一点被压制成了一个圆球,缩在丹田的一角不敢动弹。日后只要收拾了那两人就可以彻底让它消失了。经脉和丹田玉府也感觉到了一股懒洋洋的舒服,苏行云长出一口气,用意念压制住自己舒服不想动的想法,动用起全身的真气,开始冲破那层卡在筑基期和金丹期之间的瓶颈。

    她先前早就尝试过结丹,但是总是差了一点突不破瓶颈,师父玉棠君也不建议她突破筑基期进入金丹期,“你历练依旧不够,莽撞的强行突破金丹,只会发生心境和修为跟不上的情况,这次下山之后回来再突破金丹。”原来玉棠君应该早就知道自己这次下山会被亲人爱人背叛....也对,自己的卜卦之术就是他教授给自己的。

    墨轩君谢授衣察觉到苏行云心思浮动了那么一小下,呵斥一声“抱元归一”,苏行云浑身一震,连忙认真开始冲击瓶颈。

    三百次,三百一十次,三百二十次.....三百九十次,终于在三百九十次之后,苏行云的真气磨破了瓶颈,她全身真气剧烈压缩,在这压缩的过程中,经脉进一步被拓宽,神识也进一步被涨大,玉府仙心的颜色也由金黄变成了淡蓝,丹田中真气快速旋转压缩,逐渐凝成了一颗金黄色的浑圆的金丹。

    “呼----”苏行云长出了一口气,心神松懈下来,与此同时,墨轩君谢授衣也将自己的手放了下来,站起身来欣赏的看着她,“行云结丹成功了,感觉如何?”

    苏行云向他微微一笑,露出一点整齐的糯米牙,“多谢墨轩君。”

    “不必客气。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墨轩君了,叫我谢商吧。我名为商,字授衣。授衣,你名字起的真好。”墨轩君谢授衣摆摆手,对她的客气略略有些不满,小姑娘何必拉开你我之间的距离,对我那么恭敬呢,我可没有那么老啊。

    “唤人名字是大不敬,我以后就叫你授衣吧。嗯,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苏行云之所以对墨轩君谢授衣那么客气,也是因为这位仙君外表春风化雨,内里阴晴不定的名声,看他对自己那么好,自然也就不怕再得罪他了。

    “嗯,收拾一下,你回明华宗吧。你的心魔起源,也该收拾一下了。”墨轩君向着自己的大殿走去,不忘下了逐客令。

    苏行云想了一下,出碧游宫,上东海滨集市上买了一大堆东西,放在纳物戒里面打算回去给同门和师父,然后冷笑了一声。

    我也是该回去收拾这两个嫡庶不分,胆大包天的东西了!不过自己受了那么大委屈,这件事,还是让玉棠君知道为好。她想。

    向墨轩君谢授衣告了别,又得他一枚分水珠和几颗自己炼制的丹药,苏行云唤出了自己的佩剑“云龙吟”,踏着佩剑分水从东海碧游宫离去。

    望着脚下飞速掠过的景物,苏行云心里盘算着如何回到山门去折磨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