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相思劫:嫡女修仙传 > 一,背叛
    天阴沉沉的,大雨将至未至,空气中酝酿着一股浓重的土腥味。^^^我爱转载:WWW.báΠZhǔyí.℃Οm\^^^

    苏行云的心情跟天气也没多大差别,她抬手推开精致的雕花窗子,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

    “今日不宜出行。”她下意识的掐了一卦,想起那日自己明明算出不宜出行,却还是为了李清李御锦义无反顾的奔赴一场死亡之约,不由得苦笑一声。这世间女子几多可笑,一旦心心念念都是心爱之人,便再也容不下其他质疑,即使是破绽那么明显,自己关心则乱却是信了。

    苏行云眉眼沉了下去,无端的生了一股狠厉之气,使得眉眼多了三分阴郁,少了三分娇美,她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遭遇,十指紧握,涂了蔻丹的指甲在手心抠出一道深深的印子。

    “苏流苏映雪!李清李御锦!你们这两个不忠不义,不孝不悌的禽兽!苏澈苏行云在此发下心魔重誓,定要拆穿你们的伪善画皮,让你们千夫所指,过上生不如死,日日煎熬的日子!否则心魔誓言反噬,天降劫雷,灰飞烟灭!”苏行云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点在了自己的胸口,立下了心魔重誓。肉眼微不可察的红光闪过,心魔誓的符号在苏行云的额头一闪而过。

    誓成。

    苏行云心平静下来,努力让自己忽视这股灼人的恨意,盘腿而坐,进入冥想状态。她已经是筑基期十层了,以自己冰系单灵根的资质,再辛苦修炼个半年,也就可以初入仙途,进入筑基期大圆满了。

    实力是复仇的资本,苏行云默念这句话,渐渐摒空杂念。

    “苏澈!你不知好歹,多管闲事,得罪了墨轩君谢授衣却不自知,我们也只能罔顾昔日情分,把你交出来了....”李御锦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更何况我和映雪本是两情相悦,你出身凡人世家,又是化神期师祖的嫡传弟子,你什么都有了,为何还要处处针对她,排挤她?如今把你送去墨轩君那里,我和映雪也能够结为道侣了。”

    曾经山盟海誓即将合籍的爱人李御锦依旧是光风霁月的一副好样貌,却让苏行云目眦欲裂,她浑身无力的倒在地上,恨的眼尾通红。

    自己什么资源都有所以就要处处让着自己的这个庶妹?且不说自己好歹出身高门贵女,庶妹苏流苏映雪的母亲只是一个暖脚婢,更何况修真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自己这个庶妹本身就是三灵根资质一般,又只会成天周旋于男修之间,自己提点两句只当作耳旁风,这样一个人,我苏行云居然要给她让路?

    她也配?

    李御锦你是瞎了眼吗?更何况你曾经的山盟海誓都是被狗吃了吗!这样违逆誓言结下因果,你也不怕降下天雷被劈成劫灰吗?

    “姐姐这副模样真的是我见犹怜啊,嘻嘻,锦郎,可否让我和姐姐最后说两句告别话?”一张虽然无十分姿色,也算是楚楚动人的脸庞凑了过来,说出的话更是让苏行云不屑一顾,“从小到大我都要仰你鼻息过日子,你母亲是正室,我的母亲却只是个被抬了姨娘的家生子,论家教,我不如你;你是嫡出的女儿,我是庶出的女儿,论身份,我不如你;后来你被人发现是冰系单灵根的天才,进了明华宗只用了短短数年时间就筑基期十层接近大圆满,我资质平平,三灵根不甚出彩,修炼数年也不过是筑基期五层,论资质,我不如你;你独得宗门太上长老玉棠君垂青,收为唯一的亲传弟子,我却只能成为执法长老卿微君的记名弟子之一,论师门地位,我不如你。可是你的母亲叶氏教会你如何仪态大方,却没有教会你后宅阴私;你的师父玉棠君教会你如何引气入体,却没有教会你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至于李清李御锦,他不过是贪慕你能够带给他的好处罢了,你得罪了墨轩君谢授衣,没了利用价值,自然是要被一脚踢开的----苏澈,谁让你平时那么自持身份高高在上呢?如今你落到这个下场,没有人会来救你,真的是活该。”苏映雪心中得意至极,话语却越发轻柔。

    苏行云敏感的捕捉到了苏映雪提起玉棠君时候,眼神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联系起自家师父玉棠君的天人之姿,清冷出尘的气质,再想到苏映雪这个贱婢平日里交往相好的那几个男修的样貌,一个大胆不失合理的推测在心中慢慢被勾勒成型。

    她挪动了一下,凑到苏映雪耳边:“你倾心于玉棠君,故嫉妒于我,你陷害我的理由非常充足,可惜,你漏了一点。我压在你头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发难的机会极多,却从未为难于我。想想三年前玉棠君出关带着我却参加十年一度的宗门内珍宝交流会,你见了玉棠君怔怔不语,想来那时你便倾心于玉棠君的天人之姿了吧?也难怪你会对我嫉恨成疾,以至于做出这种欺瞒宗门联合首席弟子陷害于嫡姐的下作事情。”

    “你胡说!”苏映雪神色骤变。

    “啧啧啧,胡不胡说你心里清楚,玉棠君修为高强,清冷出尘,也难怪你会倾心于他。只是你觉得他会回应你这种贱婢吗?每年爱慕他的道尊仙子多了去了,也没见他心境有丝毫波动。”苏行云嘴角恶意的笑容明晃晃的打眼,激得苏映雪一脚向她丹田踹了过去。

    下意识的轻轻扭动了一下,避开了要害部位,捆仙索微微松动,好机会!苏行云佯装不支,吐出了一口血,微微闭上眼睛,借着苏映雪查看她的时机,硬生生自爆了元神....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前,苏行云意外的想起年少时母亲带她念《战国策》的样子,“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苏映雪,筑基期十层的自爆威力可不是盖的!你送我一份儿背叛好礼,我便也礼尚往来还你一份!也算是全了你我之间的姐妹情份!

    从幻境中惊醒,苏行云一拍胸口逼得淤血溢出口中,吐了两口,这才好受了一些,闭上眼睛内视自己的经络肺腑,呵,修道之人最忌因果不断,杂念丛生,被自己曾经的恋人和庶妹背叛,这个心结很有可能演变成自己的心魔,从此修为再无存进。

    可是自己明明是发过心魔誓的,把这些杂念都压制在玉府仙心之中了啊。

    苏行云皱起眉,迷惑不解的再次内视。

    没错啊,心魔誓把自己的恨意杂念等种种不平情绪,压缩在自己的金色玉府仙心一角了啊,怎么还会出现幻境杂念?

    “心魔誓只对一般心魔心结起作用,你素日里一帆风顺,顺风顺水的被人保护着,遇到这种事情自然会执念深重,在这种情况下,心魔誓自然是不起作用的。”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让苏行云寒毛咋起,以她筑基期十层的修为,她竟然神念感知不到对方身在何处!

    “哐当”一声,苏行云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云龙吟”,剑身狭长散发着柔柔的银色光芒。她不敢回答那人的话,生怕授人以柄用来对付自己。

    “小姑娘,你怕什么?”一个身穿黑衣的俊秀男子轻轻推开了门,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问着苏行云,他的样貌稍显女气了点,可是周身气质极为温和俊雅,使人不由自主的忽略了他的样貌。

    苏行云见到他,第一反应就是扔下了自己的佩剑。

    遇到拔剑也没有用的对手,算自己倒霉。她撇撇嘴,觉得自己真应该用碧湖的水全身沐浴一遍了,也好祛祛霉运,别老是走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