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绝世神枪 > 第一章 命运蜕变
    “叶星,我要那本化万千步法,赶紧给我拿来,我时间紧迫!”

    “叶星,我要那本双刀玄技,你干嘛,先给我拿来啊,找打是吧!”

    “叶星,你怎么做事的,我说那本龙虎劲,你给我拿的什么,上次的苦头没吃够是吧!”

    ......

    此刻玄技阁内一片热闹,一名身形修长,脸色苍白,身穿飞云宗蓝袍弟子服的少年正在柜台前忙得风火连天,面对数十名弟子的责骂表情依旧淡然,仿佛这玄技阁只有他一人,谁也打扰不了他。

    少年名叫叶星,负责飞云宗日常玄技阁借书和还书的派发登记职责,只是凭借他一人每天面对上千上百的业务量,真个是忙不过来,而这种日子在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刚开始或许会有些慌乱,但现在却是处之不惊了。

    也许有人说这份工作非常便利,自己想要看什么书籍,战技功法都非常方便,但谁又知道每天忙里忙外,根本就没有时间谈修炼。所以这份工作职能由修炼资质极为地下的弟子来做,而叶星便是这种人。

    也罢,来了飞云宗三年,境界一直在蜕凡一重,雷打不动,在旁人看来除了是废物想不到其他的词儿。不过叶星并不气馁,只要一有闲工夫便要开始修炼,只是每每聚集的玄气都犹如泥入大海,眨眼睛就还给了天地。

    “啪!”一声极其响亮的耳光响起。只见一名怒火冲天,脸色极为不耐烦的弟子伸手打了叶星一巴掌,随即指着叶星的眉心,怒骂道:“想死是吧,我要的天龙战技还不给我拿来,我告诉你,再不给我拿来小心你的狗命!”

    旁边的弟子不以为意,仿佛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随即并不理会愣在一旁的叶星,直接自己取了想要的书籍,然后再登记本上涂鸦一般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潇洒离开。

    这种日子叶星的确习惯,但他的内心却仍旧不甘,总幻想着能够提升境界,再也不要做这么低下的人。在飞云宗,像他这种人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工作一直持续到深夜才渐消,这是叶星难得的安静时刻,只是想起白天被人无辜的打了一个耳光,心中就无比的沮丧愤怒,现在脸上仍旧还有些微微生疼。

    他一个人坐在柜台上抹着金疮药,样子非常的可怜,让人不得不心生同情。只是弱肉强食,谁又敢替他出头呢。

    叶星站在窗前仰望星空,喃喃道:“娘,我不会放弃的,你也不会让我放弃吧!”

    感慨一番,叶星重新投入了整理的工作。白天乱糟糟的一顿强盗般的哄抢,大家弄得书台极为的混乱,许多的书籍直接掉在了地上,或折了角,或被踩了一脚,凌乱不堪。

    拿起耐心慢慢的整理起来,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只坚硬的馒头啃了起来,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或许只有在吃饭的时候,那种饥饿被食物填充的感觉才会让他略微的好受些。

    “咦,这是什么?”只见一张金黄色带着些古旧的纸张从他手中的书上掉落下来。叶星蓦地脸色大变,要知道书籍被破坏被,若是被管理者知道少不了一次记过,那样他在飞云宗的地位恐怕就要更低了,说不得会把他逐出飞云宗,从此与大道无缘,这可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脸色慌乱以为这肯定是手中这本书残缺的一页,应该是白天混乱中被人扯下来的,而这个黑锅自然而然丢让他给背了。

    赶紧拿着书和纸张来到柜台前,借着明亮的烛光,叶星打算修补一番。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不知怎的一阵风从窗外如猛龙一般吹了过来,随即火烛被吹倒,砸在了那一页纸上。

    火焰腾的一阵升天,将那张纸燃烧了。叶星的脑袋仿佛被雷电给劈了一下,刹那间蒙了头,随即脸色大惊的赶紧将火烛拿起,且用自己的衣袖压着已经在燃烧的纸张,希望能扑灭这无妄之火。

    ‘&首;发+

    可是那纸张仿佛是滴了油一般,瞬间便烧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小堆黑漆漆的灰烬。叶星大眼一瞪,喃喃道:“完了,完了,我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恐怕要被逐出飞云宗了,可我怎么对得起娘!”

    这么想着,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心情越来越悲伤,一个少年郎就这么扑在灰烬当中,泪如雨下。

    可就是在这个当口,当他的眼泪滴在灰烬上的时候,那灰烬突然爆出万千道金色的光芒,将他的整个脸庞照得金黄金黄的,掩盖了他苍白的血色。

    他被这种场景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随即看见那灰烬自动升空旋转,每一片灰烬都反射着金光,随即慢慢重组结合,最后变成一张金色的纸张缓缓飘落在柜台上。

    “这是怎么回事?”叶星连忙靠近柜台拿起了那张发出金光的金色纸张,那里密密麻麻的记录着些什么。

    印入眼前的第一个景象便是纸张稍微黑些,大些的标题,“太极玄修法”。“这是什么东西?”慢慢读下去,叶星的脸上震惊的表情越来越浓,随即双手颤抖在原地转了个圈,夸张的大笑了起来。

    可忽然间异变又生,那金色的纸张呼的一声钻进了叶星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他连忙检查自身,东摸摸,西摸摸,愣是没发现纸张的下落。回想起方才的变化,叶星颤抖道:“该不会真的钻入我的大脑里面去了吧,这,会不会出事?”

    叶星拿着头向着柜台上敲了敲,试图看能否将金色纸张给漏出来,可除了磕的额头起了个大包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啊?!”叶星感觉大脑被人重重的捶了一记,随即剧烈的疼痛感包裹全身,本就并不强壮的身体此刻骤然一缩一胀,且透出金光,非常的诡异。

    他疼得东撞西撞,撞了个满身伤痕仍旧无法忍受这毁人般的剧痛,最后便是晕了过去。

    而就在叶星晕过去的一个时辰之内,他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的杂质从体内排了出来,发出阵阵恶臭,恐怕就算他不晕过去,也会被这臭味给熏死。

    室内发出咚咚的声响,仿佛是古寺的晨钟暮鼓,而实际上是叶星的心跳声,胸膛起起伏伏,仿佛心脏要跳出来。身子还在缩缩胀胀,杂质越排越多,就这样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这些异象才渐渐消失,只留下叶星还在昏迷之中,只是见他呼吸均匀,脸色仍旧是苍白,看起来没死。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必接下来该是叶星有福的时候了。

    等叶星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月将下沉。他揉了揉仍旧有些疼痛的脑袋,随即蓦地脸色一变开始看看自己的身体,周边变化,随即闻到了一股恶臭之味。

    他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布满了乌黑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只是闻之作呕,实在难以忍受。顾不得去查看自己身体的变化,叶星连忙在玄技阁顶楼自己搭建的温馨狗窝里通通快快的泡了个澡。

    等洗干净之后,叶星愣愣的看着一桶的黑水脸色不由得尴尬了一下,随即感觉全身说不出来的轻松,仿佛在此之前经历了一番脱胎换骨一般。

    想起之前的异象还有那张诡异的金色纸张,叶星连忙坐定冥想,看看那纸张到底是什么东西,或许能够给予自己不一样的变化。

    冥想之后,叶星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许多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汇聚而成的便是一本太极玄修法的功法。怀着无比震惊的心情叶星将通篇都看了一遍,随即傻愣在了一旁。

    三,二,一,叶星默数三下然后给了自己一巴掌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才满心欢喜,在这寂静的夜里想起他如狼一般的大笑。

    一名弟子听见这个声音,看了看左右黑漆漆的石道,全身抖了抖连忙洒脚就跑。

    叶星通篇读完之后才知道这是一本天阶绝品的修炼功法,又蕴含太极大道,能快速吸收天地玄气,修炼到一定的境界还能吞噬他人的玄力为己用,只不过要经过一番炼化而已。

    而且得到太极玄修法的人无论你的天资多么废材也能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造化,便是刚才叶星发生的那段痛苦的历程。

    生怕这太极玄修法搁在他身上毫无用处,叶星连忙开始了第一层的修炼。几个呼吸之间,天地间无数的玄气汇聚到了周围,随即如猛龙一般朝着他的丹田窜去,随即慢慢归于丹田,原先稀薄的玄气慢慢开始充盈起来,令人舒坦,充实。

    一个时辰之后,只见叶星的身上一道金色光华闪过,他顺利的突破到了蜕凡第二重的境界。怀着满腔的惊喜和兴奋,叶星并不打算停止,随即继续修炼。

    蜕凡三重突破了,蜕凡四重也突破了,一直到蜕凡七重才堪堪停止住了提升,三年的没有点滴的突破,如今只花了五六个时辰便全部补了回来。

    叶星睁开眼,蓦地两道内敛的金光闪过,一双眼眸熠熠生辉,如黑色的宝石一般明亮,而他整个人神清气爽,看起来非常的阳光,先前苍白色的脸庞现在也恢复了少许的血色,只是日久的无营养的饮食导致他的血气还是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