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24 我嫌它脏
    我当时听完我妈说她知道林岚在哪之后,也没多想,就想快点找到林岚。

    但是我拉着我妈要往门外走,她却面色有些犹豫,半天也没有起身,我有些急了,喊道“妈,你快带我去找他们啊,林岚已经好几天没上学了,我们老师今天都去她家找了。”

    我妈神情恍惚,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把我急得够呛。

    我剁了两下脚,抱怨道“妈,你倒是说话啊,你快急死我了,林岚他们到底在哪啊?”

    我妈听我这么一说,抬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的说“你林叔的腿你也知道,他在家不小心摔倒,头磕到地上,又淋了雨,等林岚回去的时候人已经高烧不省人事,这几天小岚一直在医院寸步不离照看她爸,之前我就听你林叔说她不打算上学了,想要在家好好照顾她爸,小岚这孩子...”

    林叔出事了?我妈这么一说我确实想起来自己周日跟踪林岚那天下了一天的雨,我的心开始揪起来,林叔本来就够不幸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顾不上多想,我焦虑的问道“林叔现在怎么样,他在哪个医院,你带我过去看看啊。”

    可是我妈一听到我要去找林叔表情就变得纠结起来,好像根本不想让我过去看林叔是的。

    之前林岚就说过不想让我和我妈帮助她和林叔,按理说她恨我没道理连我妈一起恨啊,现在看我妈的反应,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我稳了稳情绪,坐在我妈面前,这时候才看到她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从我爸走后,这是她第一次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袒露情绪,她的异常让我更加难安。

    我攥紧了她的手,沉声问道“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妈一直别着脸,松垂的眼皮下一眼便能看出藏着心事,我又试探的问了一声,我妈才缓缓的抬起头,眼睛通红的看着我说“我对不起你林叔和小岚...”

    说着,她便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来,积压在心底的情绪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看见她这样,我也不忍再多问,尤其是她刚刚那句话,让我心里变得更加惶恐,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时担心着林叔的情况,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妈,只能扶着她的背,心疼的看着她释放着自己的情绪。

    过了能有十多分钟,我妈的情绪稳定下来,可眼底依旧被浓浓的哀伤笼罩,这次不等我开口,她便一点点揭开不愿面对的伤疤。

    我妈擦了擦脸上的泪,拿过包穿好外套和我去了医院,临走的时候,我将给林岚卖的衣服带上了。

    在路上的时候她告诉我,在我和我妈离开村子的第二年,林叔就和林岚搬到了城里,林叔一直对我妈心生愧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妈店里的,没事就去帮我妈的忙。

    可能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亦或者为了和我妈再续前缘。

    这些年,我妈是跟着我舅舅做酒生意,所以去店里的多半是男性,而且还经常会有一些酒鬼,林叔找到我妈的那年冬天,就遇上了两个酒鬼,对我妈动手动脚的,当时林叔正好在店里帮我妈的忙,结果跟这俩酒鬼吵了起来,后来我舅来了把这俩人劝走了,毕竟做生意不想惹麻烦。

    等这俩酒鬼走了之后,林叔就说要回家,我妈当时也没在意,可林叔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到店里来找过我妈,我妈也没多想,以为林叔回乡下或者有了新的生活,毕竟她跟林叔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

    因为林叔再也没露面,我妈也没跟我提起过这件事情,直到中考的时候我跟我妈提起林叔,她才又动了心思,托村里人打听到林叔的下落,才知道林叔现在的遭遇。

    我听我妈说完这些的时候,变得更加困惑了,尤其是林叔的突然消失,肯定和他断腿有着联系,而且我心里隐隐有了猜测,林叔当时并没有回家,而是去找那两个酒鬼算账去了。

    我妈说这些的时候,嗓子一直都是哑的,尤其是说到后半段,眼里的泪又止不住的掉落。

    其实在林岚身上,很多次我都看到过我妈的影子,小时候我爸出事,她辛苦养育我的这么些年,也都是伪装坚强,轻易不袒露脆弱的一面,但是今天,她几次泣不成声,林叔这个点是彻底触动了她的弦。

    事已至此,话总要说个明白,要不然我的心一直这么揪着也难受,所以我直接开口问道“林叔的腿到底怎么弄得,还有林岚为什么好像很嫉恨我们?”

    我妈听我发问,眼角一点点垂下,哽咽的说道“你林叔那晚出去后直接跟上那两个酒鬼,和人家打了起来,结果被其中一个囊了一刀,昏死在了路边,而且还被车撞到了...都怪我要是能拦住他也不会...”

    后面的话我妈已经说不出口,她的喉咙里发出的只剩下抽泣的声音,这低声的抽泣中蕴含了她深深的愧疚。

    她的这些话,彻底让我愣住,难怪后来我提到林叔我妈的眼神会一直闪躲,难怪林岚对我会有这么大的怨言,从某种程度来讲,林叔今日的悲剧与我们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瞬间的恍惚过后,我终于明白林岚对我的恨,在她眼里我们母子是夺走她幸福的罪魁祸首,是毁了林叔,毁了他们父女生活的毒瘤,这便是她恨的源头。

    可是,知道了这些略过残忍的真相我就要逃避吗,以后就要远离他们的生活,看着他们父女在生活的沼泽中苦苦挣扎却不敢上前伸出一双手?

    林岚虽然恨我们,但是她更需要帮助,也许命运辗转让我们再次相遇就是想要让我们能做一些补救。

    我深吸了口气,看着我妈,坚定的说道“妈,林叔需要你,林岚也需要你,林岚的恨只是暂时的,她小的时候你不是就一直夸她聪明懂事吗,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放下心中的恨,但是现在,无论她说什么,我们都要成为林叔那条断掉的腿,帮他度过难关。”

    我妈重重的点了点头,攥紧了我的手,我知道,此时她脆弱的心同样需要一个依靠,林叔的遭遇,对于她的打击可能是我爸走了之后最大的一次。

    到了医院,我妈轻车熟路的带我来到了林叔的病房,看的出来,她来这里已经不止一次了,但从她紧张的表情来看,我知道她仍旧不知如何面对林岚。

    不过,到了病房门口隔着窗户里面除了林叔躺在病床外,并没有看到林岚的身影,我和我妈相视一眼,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叔躺在床上应该是睡了过去,面色也不是那种苍白的病态,看样子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长长的输液管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这么晚了,林岚应该是去厕所了吧,看着垃圾桶里的咸菜袋,还有地上的馒头渣,我的心再次被扎了一下。

    我们杵在一边,不敢发出动静,生怕吵醒林叔,既然知道林叔和林岚都没事,我悬着的心也能放下了,虽然心里多了一个疙瘩,但是找到了疙瘩就会有消解的方法,我相信我跟林岚一定可以冰释前嫌,还会成为她依赖的邻家哥哥。

    我冲我妈小声说“我们走吧,明天再来看林叔。”

    我妈点了点头,跟我走出病房,路过大厅的时候,遇上了拎着水壶往回走的林岚,她见到我们后直接冲了过来,冲我妈喊道“我不是让你别来了吗,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爸,你把她害的还不够惨吗,只要你一出现,我们平静的生活准保会被搅乱。”

    说着,林岚又将矛头对准了我“还有你,这下你开心了吧,以后我再也不会去学校碍你眼了,你也不用变着法的想要怎么捉弄我了,求你们以后别在出现。”

    说着林岚提着水壶气冲冲的跑回病房。

    我没想到林岚上来就会发飙,看来她再一次把林叔的不幸归结到了我们头上,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的确背负了太多,而且林叔的现在的一切也确实与我们有着间接的关系。

    林岚的话,直接击溃了我妈的心里防线,她的泪再一次留下,嘴里不停的呓语着“都怪我...都怪我...”

    我见她这样,连忙扶她走出医院,安慰她不要再去自责,要调整好情绪,像来时说的那样,无论林岚怎么很我们,都要将我们的手留在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给我妈打了一辆车,让她先回了家,自己去快餐店打包了两份饭重新回了医院。

    病房里,林岚用毛巾给林叔擦着脸,悉心的照顾着林叔。

    我在门外偷偷观察着林岚,她这些天肯定没有好好休息,额前的头发凌乱的垂了下来,可是此刻这个角度看上去,她真的好美,而且她的那双眼睛让我恍惚间和小邱老师重合。

    一瞬间,我完全被林岚迷住了,直到她端着盆走出来,我才反应过来,本打算将盒饭放在门口走掉的,但是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林岚看见我之后,手中的盆差点掉在地上,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林叔,将我硬拽倒一旁,气鼓鼓的问道“你怎么还不走,跟你妈你个德行,喜欢站在门口偷看。”

    我无视林岚的恶语相向,挤出一个笑容,将手里的盒饭和衣服递了上去“饿了吧,吃点东西,回家好好睡一觉,我帮你盯一晚上,还有这是我给你买的...”

    林岚嘴角一声冷哼,不等我说完,手一伸,啪的一下将盒饭和衣服打在了地上,眼中满是对我的厌恶,咬着牙说“被你碰过的东西,我嫌它脏!”

    ps:对不起大家,流氓今天说好八点更新,结果迟了两个小时,真的很抱歉。

    中午休息,起来头就晕,胃里还不舒服,原本这章是下午写的,但是还没开始写就晕的睁不开眼,到诊所看了一下说我胃肠感冒,输了一瓶液回来就开始写,写了四个多小时才写完,对不起大家了,

    明天上午的更新12点尽量吧,要是没更出来,要推迟到下午,但是每天两更肯定不会断的,谢谢大家的关心和理解,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