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7 要么开瓢,要么赔钱
    昏暗的环境会暴露男人的本性,显然林岚这个干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直接从后面抱住林岚的腰,把林岚吓了一跳,身体一颤,猛地回过头一把推开她干哥。

    我们那个时候干哥,干爹什么的还比较贴近词语本身的意思,所以看见林岚干哥露出兽性的时候,我还真挺错愕的。

    林岚她干哥见林岚推开他,有些生气的说“小岚,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摸一下都不行吗?”

    我一听她干哥这么说,差点没笑出来,认识久了就得给摸,这他么烂借口小学生都不会用。

    林岚明显一脸惊慌,声音都在打颤“小马哥,你别这样,我就是把你当哥。”

    原来这货叫小马哥,这名字也够傻逼的,天生被骑的命。

    小马哥又往林岚身边靠了靠,抓起她的手腕说“我也把你当妹妹,可是我们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你要是想弄出点血缘关系我也不介意。”

    说着小马哥的手搭在了林岚的腿上,林岚吓得往一边躲了躲,低声说“小马哥,别闹了,我得回家了。”

    可能在林岚眼里,小马哥此时禽兽的举动只是跟她开着玩笑,我当时心里挺生气的,人家都对她这样了,她还不跑,所以我也没采取行动,报复性的想要给林岚一个教训。

    小马哥没了耐心,指着林岚说道“小岚,我帮了你这么多忙,你就不能知恩图报,让我玩玩,上次你中考的时候,我碰巧见到有男生调戏你,二话没说就把他揍了,干哥对你这般好,你可不能不懂回报啊。”

    说着小马哥就往林岚脸上蹭,这下林岚也火了,直接给了小马哥一嘴巴,红着脸说“我把你当哥你别给脸不要,你好意思说帮我,那个是我朋友,你不经过我同意就把人打了,完全是在帮倒忙。虽然你平时照顾过我,但你从我这里借了多少钱没还,我也没管你要吧,我念在叫你一声干哥,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你好自为之吧。”

    林岚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上次不是林岚找小马哥打的我,是我错怪林岚了?

    小马哥挨了这一巴掌蹭的火了,反手还了林岚一巴掌,嘴里凶狠的骂道“臭娘们,跟你好好商量你不听,既然这么喜欢来硬的,我就满足你。”

    林岚这下预感到危险了,开始叫起来,小马哥直接掐住了林岚的脖子,还特别变态的说“这地方没人,你使劲叫吧,声音越大越好。”

    妈的,见到这一幕我再也忍不了,捡了个砖头藏在身后直接冲了过去。

    等我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林岚身上已经衣衫不整,里面的直接露了出来,他萎缩的目光欣赏着触目的颜色,手还不停的在林岚身上 ......

    林岚就像是被人蹂lin的玫瑰花瓣般,褪去了身上所有的桀骜,泪眼中剩下的只有惊慌和恐惧。

    我没有犹豫,猛地冲上去,几乎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拿着板砖砸在了小马哥的头上,duang的一声,板砖碎掉了,可是小马哥并没有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昏倒。

    我人生两次给人开瓢,都没把人打昏,想想也是够悲剧的。

    不过这一下虽然没把小马哥打昏,但是他头上裂开一个口子,血顺着头留了他一脸,回过头样子狰狞的看着我,咧嘴大骂“哪来的傻逼,我操你妈了隔壁!”

    与此同时,我还听见林岚惊慌掺杂疑惑的声音“姜天。”

    这小马哥反应也够快,挨了一下竟然还能迅速窜起,攥着拳头对着我脸来了一拳,不得不承认,人家混过的就是不一样,拳头跟铁是的,连着给我两拳我便两眼一黑,好悬昏死过去。

    我现在在感叹自己战斗力渣也没用了,早知道会碰上这种事,就死皮赖脸的求着梁轩教我几手了。

    小马哥连拳头带脚在我身上一顿发泄,我也打到他几拳,但是根本没起啥作用,反而把他彻底激怒,嘶吼着将我打晕在地上爬不起来。

    就在我快昏死过去的时候,林岚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个板砖,一下拍在了小马哥的后脑勺。

    这玩意有时候就是那么寸,我刚才都把板砖拍碎了,小马哥也没咋地,林岚这么一拍,他便倒下了,跟演戏是的。

    林岚见小马哥倒下,将板砖一扔,声音沙哑的过来摇着我的胳膊“姜天,你没事吧?”

    我本来想装死吓唬林岚的,又怕小马哥醒过来,撑着地爬了起来,费力的摇了摇头。

    缓了一会儿,我见林岚衣衫不整,想把自己衣服脱给她。

    哪知道她见我脱衣服,吓得撒腿救跑,我喊了她一声,她跑的更快了,转眼功夫整个人直接没影了。

    我暗骂了一声,刚才你怎么不跑这么快,要不然什么事都没有了。

    看了一眼地上昏死过去的小马哥,我也怕闹出人命,拖着给他扔到了马路边上,临走时还摸了下鼻子,喘着气呢。

    回家后我也没当回事,我们那个时候躺浑身是血马路边的人不少,不过不是碰瓷的,单纯就是干仗被打的。

    只要留口气在,警察就不会找上来,即便小马哥醒了也找不到我家,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小马哥报复林岚,所以周日这天又偷偷跟踪了她一整天。

    不过林岚周日除了买菜就没出过门,一整天都是在家陪着林叔,我也从她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

    周一开学,我还没进教室呢,就看见刘志刚身后跟着几个狗腿子站在班级门口堵我,我一点也没杵他们,直接走过去了。

    到门口的时候,刘志刚直接伸胳膊把我拦住了,一脸贱笑的看着我说“姜天,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我没给他好脸,骂了句好狗不挡道。

    刘志刚蹭的一下火了,指着我开骂,说我给脸不要。

    刘志刚的话刚骂完,野猪就从走廊一头走过来了,见我跟刘志刚在这杠上,嬉皮笑脸的冲刘志刚说“哥们,我劝你别得罪姜天,五虎大飞知道吗,姜天他哥。”

    我刚想让野猪别乱说,野猪就挤着眼睛将我扯到一边。

    不过大飞这个名字确实有作用,刘志刚听了脸色立马变了,毕竟他是高二蹲下来的,肯定知道大飞。

    刘志刚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跟野猪说“你别跟他一起蒙我,我不信你们这套,我也不管他哥是谁,今天就是要个说法,看见我这脑袋上的疤吗,要么开瓢,要么赔钱。”

    我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来,感情刘志刚在这造了这么大的声势就是要讹我,没等我说话呢,野猪便问“哥们,那你说给你多少钱?”

    刘志刚嘴一撇,伸出两个手指“两千,少一分都不行。”

    我一听这数,刚想骂刘志刚又被野猪拦了下来,野猪依旧笑么呵的问道“都是同学,能少点吗,给打个折?”

    刘志刚冷哼一声,看了我一眼说“你们也甭废话,这数就是我住院的单据钱,我也没多要,我给你一个礼拜时间,要是拿不出钱,我肯定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我他么从小最烦的就是被人威胁,气的想要动手,但是野猪一直在中间挡着,还满口答应下来。

    刘志刚见野猪答应了,嘲讽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回教室了。

    我有些埋怨的看着野猪说“你干嘛答应那孙子,看他那贱样就想在揍他一顿。”

    我说这话当然也是因为私心,毕竟那次在医院偷听到他和刘老师打小邱老师注意的事情。

    野猪冲我笑笑,说“你现在能打过他吗,没看见咱班学生大部分都被他拉拢了吗,在打起来闹到学校那边,你能摆平?”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咽不下这口气,憋着气回了班级。

    我们当时班级一排是流动窜桌,这个礼拜我靠墙,刘志刚靠窗,隔的距离挺远,要不然准保还会跟他干起来。

    经历这几次打仗,我已经想好了,散打班我肯定要报,一定要说服我妈,梁轩那人有点高冷,我也不能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回到座位,发现桌堂有一瓶热奶,看着身旁空着的座位,心想难道白鹭已经来了,也没多想,咕咚两口喝光了。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过了几分钟白鹭背着包从门外走进来,直接递给我一瓶奶,我扬了扬手里的空瓶,问白鹭这个不是她给我的。

    白鹭摇着头,说她刚来。

    我纳闷的看着手里的空瓶,喝错了,不会被人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