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6 跟踪林岚
    随着门吱呀一声打开,我听见林岚的声音飘了进来“爸,我路过早市的时候正好看见有卖你喜欢吃的地瓜饼的,你中午吃饭的时候热一下吧,家里来人了吗,大门怎么是开着...”

    她的话还没说完,手里的地瓜饼直接掉在地上,眼底瞬间浮现惊愕。

    我连忙走上去,将地瓜饼捡起来,笑着说“干嘛摆出一副见到鬼的表情。”同时伏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你不想让叔知道你在迪厅上班的事情吧,别做过激的事情,就算配合我演一出戏。”

    林岚身子一怔,眼波流转间不自觉的浮现对我的厌恶,咬了一下嘴唇,从我手中接过地瓜饼,放到厨房的案台上。

    林叔见林岚回来,眼神变得慈祥许多,拉过我的手说“小岚,你怎么没跟我说你跟小天是同学,一会儿到电话亭给你们老板打个电话,跟他请一天假,今天就在家里好好陪陪小天。”

    林岚嘴一撅,拉下脸说“我们店周末很忙的,这就得走了。”

    林叔明显有些不悦,想要训斥林岚,我赶快接过话说“叔,我一会儿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

    林叔再三挽留,我坚持要走,他也没办法,我和林岚从她家出来的时候,她立刻恢复了蛮横的嘴脸,冲着我喊道“你什么意思,不是跟你说过让你远离我们父女的生活吗,你到底想怎样,看到我们家的笑话心里就这么爽吗?”

    我没有搭理林岚,随口说“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是来看林叔的,不是看你的,你不是要去工作吗,反正我不介意在陪你多聊一会儿。”

    林岚瞪了我一眼,跺了一下脚,气鼓鼓的走掉了。

    和林岚分开之后,我就去找胡浩了,他当时还没起床,我敲了半天的门才把他敲起来,胡浩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没等我进去就跟我抱怨。

    “昨天晚上对门叮当的不消停,今天你又在这敲魂,好不容易有个周末,还让不让人睡个舒服觉了。”

    我推了他一下,直接走进去,不过有些纳闷的问胡浩“对门昨晚怎么了?”

    胡浩举着熊猫眼,抱怨道“你不是说对面是你同学吗,一会儿可得帮我说说,昨天晚上来了一群人,敲锣打鼓的,差点没把房子掀开,我都他么的想报警了,别让我见到对门的人,要不然老子把他祖坟撅了。”

    胡浩这么一说,我基本也猜到了,肯定是白鹭那个对象纹身男领着他朋友来玩了,纹身男到是恢复的挺快,我问胡浩那些人走了吗。

    胡浩伸了个懒腰说“我怎么知道,你自己敲门看看不就知道吗。”

    我倒是不好意思去敲门,也怕和纹身男撞个对脸,在打起来。

    不过也巧,我和胡浩中午在楼下吃完饭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白鹭了,她便让我跟胡浩去她家玩。

    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但是胡浩见人家白鹭长得漂亮,死皮赖脸的跟了上去。

    到了白鹭家门口,胡浩就缠着白鹭,一脸淫荡的说“鹭鹭姐,怎么这么巧,咱俩家就住对门,以后有啥事就跟我吱一声。”

    我无语的看着胡浩,早上还跟我说要撅人家白鹭祖坟,这会儿又套上近乎了,见了美色完全就用下半身思考了。

    一进屋,里面一片狼藉,空气里还有未散掉的酒精味道,白鹭大咧咧的跟我们解释“昨天纹身男的生日,他带朋友到这儿玩了。”

    胡浩把我拉到一旁,小声问我纹身男是谁,我没好气的说是白鹭对象,胡浩听了直撇嘴,说可惜了,怎么就有对象了。

    不过这货嘴上虽然这么说,贱不溜丢的去卫生间拿笤帚自告奋勇的帮白鹭收拾起屋子,把白鹭弄得挺不好意思的。

    快收拾完屋子的时候,胡浩接到了个传呼,说他朋友在网吧跟人干起来了,要赶过去。

    我本来要跟他一起去的,但是胡浩说问题不大,打不起来,让我留下来帮白鹭。

    胡浩一走,白鹭就不停的傻笑说“小天,你这朋友还挺热情。”

    我知道白鹭话里有话,也没好意思接茬,忙活完,白鹭说她困了,要睡一会,让我自己去书房玩电脑。

    白鹭在她的床上睡觉,我就坐在她的电脑桌前看电脑,我先看了一会网上的散打视频,但那个时候网络还不是很发达,视频很少,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后来上了个厕所,发现白鹭睡的很熟,我就偷偷的翻开了她的抽屉,在里面找找有没有好看的vcd看。

    基本所有的碟都有封面介绍,只有一张碟没有任何介绍,我好奇的拿了出来,也没多想便放进了机箱里。

    画面一出来,我整个人都懵了,靠了,屏幕里直接出现几个衣丝不挂的男女在床上做着高难度的动作,没有任何剧情,直接就是爱情动作片,而且还是群x。

    要不是带着耳机,惊涛骇浪的叫声肯定要把白鹭弄醒,吓的我赶紧关掉了,探着头看了一眼白鹭,还好她还睡着。

    我缓了缓心脏,小心翼翼的再次打开,里面的内容我只能说有一些都会让我感觉到吐,太重口味了,白鹭竟然会偷偷看这些东西,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太吓人了。

    后来一想没准是纹身男带来的,女生应该不会看这种东西吧?

    虽然有点恶心,但这东西就他么是有吸引力,加上几次来胡浩家没有看成给我憋的够呛,这次算是解馋了,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我就感觉湿了,做贼心虚的取出光盘,迅速的放了回去,直接躲进卫生间弄了出来。

    弄完后我就觉得自己这两次在白鹭家的遭遇真他么太过震撼了,来两次释放了两次,真他娘的够讽刺的。

    等白鹭醒了之后我就走了,本来想着要上qq跟小邱老师令一个号聊天的,因为这个插曲也忘了。

    这天晚上吃过饭,我骗我妈说下楼转转,其实我是去了林岚兼职的迪厅,不过在里面找了一圈,也没看见林岚,我还跟几个工作人员问了,她们都说不知道。

    从迪厅出来,我就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话对林岚起作用了,她以后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工作了,正当我有些窃喜的时候,林岚便一路小跑的来了。

    我没有直接拦住她,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但我知道这么贸然出手只会让她更反感,既然不能劝她离开这里,就默默保护她好了。

    我一直跟林岚保持距离,哪怕在迪厅的昏暗的灯光下,我也尽量躲在角落,远远的注释着她。

    这一个礼拜对林岚的跟踪,让我将她的辛苦看在眼里,她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红蔷薇,在风雨中摇摆,在黑夜里绽放,她将最美的一面藏起,露出锋利的刺,甚至有几次我还看到她默默的流出眼泪。

    她卖力的在台上跳舞,哪怕流着泪也在强颜欢笑,甚至不惜在台下为了赚取小费和那些猥琐淫荡的客人喝着酒,可能有了上次的教训,今天的她只是抿着小口,不至于喝的酩酊烂醉。

    快到十点的时候,一个人将林岚拉到一边,和林岚喝了几杯,手还搭在林岚背上,我以为又是和纹身男一样不怀好意的客人,攥着拳头贴近观察才发现,这人竟然是中考时在校门口林岚找来打我的那个干哥。

    他俩喝了几杯后,林岚就跟着他出去了,我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他们出门后并没有打车离开,而是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胡同口,林岚的干哥四下张望了一下,突然脸上的表情一变,朝林岚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