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5 撑起半边天
    我拎着一个木头棒子,并不像野猪那么直接冲上去,毕竟我之前没打过这种群仗,感觉场面挺混乱的。

    以前在初中时,也跟人充过人头,但是那次没打起来,所以我也没啥经验。

    而且觉得当时的高中生打仗是真虎,那是真的在用生命打架啊。

    我们学校的人明显没有准备,大部分都空着手,人家纹身男那边的基本手里都有家伙,不是木棒就是钢管,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瞄准纹身男和卡尺男对殴的空挡,直接跑到他身后抡起棍子,嘴里还骂了句“艹你大爷的,去死吧!”

    不过我刚抡起木棍,旁边就有个嘴贱的男生喊了句“刀子,小心身后。”

    这纹身男反应也是够快,赶在我手里木棍落下的时候躲了过去,还回身踹了我一脚,不过没踹到我,反而被我抓住他的脚给拖到了。

    周围的人见纹身男倒地,两伙人又冲过来不少,不过这时候我们学校里面又出来不少混子,纹身男他们明显招架不住,人越打越少,大部分都跑路了。

    这纹身男可惨了,被冲过来的卡尺男用板砖拍的满头血躺在了地上,我也跟着抡了几棍子,正当我打的正爽的时候,白鹭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对着我就是一巴掌,嘴里骂道“小天,你给我住手!”

    我身子一怔,拉着白鹭要到一边跟她解释这纹身男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白鹭红着眼睛,根本不理我,还冲入人堆,护在倒地的纹身男身上,嘴里撕心裂肺的喊着。

    由于场面太过于震撼,终于惊动了学校,我看见教导处主任带着几个男老师出来抓人了。

    大家看见老师来了,都不打了,不少我们学校学生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对面那伙人能跑的也都跑路了。

    不过白鹭就在地上抱着纹身男哭,这纹身男挨的揍最多,这会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昏过去了。

    我虽然心疼白鹭,但也不敢在这逗留,被学校老师抓到又是大事了,跟着野猪和卡尺男他们跑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里面。

    等停下来的时候,卡尺男看了我一眼,说我小子不错,问我哪个班的,野猪急忙上来搭话,说我跟他一个班的,是他哥们。

    卡尺男点了点头,说他叫大飞,是高二五虎里面的老大,还说以后学校有事摆不平可以找他。

    和这些人散了后,野猪就说我运气好,竟然搭上了五虎的老大,我到是不以为然,什么五虎五猫的,还不是被人揍了,如果今天不是在我们学校,估计躺着的就是他们。

    我问野猪知不知道纹身男他们为啥来学校找事,野猪说好像是五虎他们去酒吧玩和纹身男吵起来了,大飞就说他是一中的,没想到今天人家真找上门了。

    下午上学的时候,白鹭踩着上课铃的点进来的,见到我之后,一脸怒火,她肯定是因为我打纹身男跟我生气了。

    我一阵烦闷,等白鹭坐下后就跟她解释说“我不知道纹身男是你对象,就是看见咱们学校的学生被欺负了才上的手,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纹身男不是啥好人,上个礼拜我去迪厅的时候还看见他调戏那里的女生。”

    这里我留了个心眼,撒了个谎。

    白鹭瞪了我一眼,跟我怄气说“他不是好人,你是好人,小天,你这朋友我算是白交了,以后你少跟我说话,我烦你。”

    白鹭骂完我就没再搭理我,我跟她说了几句软话她也装做听不见。

    见到白鹭这样,我心里挺酸的,想不明白这个纹身男有什么好的,白鹭能看上她。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白鹭的气第二天就消了,我的桌堂里依旧有一瓶温热的牛奶,白鹭还跟我道歉说昨天她在气头上,说话有些难听,本来这件事情就怪他对象,说她回去把她对象骂了。

    白鹭这么快跟我和好,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她根本就不是那种记仇的人,不过我还是冒着她反感的风险跟她添油加醋的说了她对象不是好东西,白鹭说她心里有数,就嘻哈的转移话题。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心疼,性格这么好的女生,怎么就看上纹身男那孙子了。

    放学的时候,我在校门口看到梁轩了,顺便跟他提了一嘴想要跟他血散打的事情,但是梁轩这人跟个闷葫芦似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把我急的够呛,到车棚的时候他就走了。

    周六这天,我特意背着我妈拿着那一万块钱早早去了林岚家里蹲点,几乎是我刚到林岚家的巷子,林岚就像是踩着风火轮是的火急火燎挎着包出门了,我心里一阵纳闷,她不是晚上要去迪厅兼职吗,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跟踪林岚,但是今天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摸了摸怀里的一万块钱,吸了一口气,等林岚走远后,朝她家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就看见林叔拄着拐棍在院子里整理着那种编花篮用的柳条,密密麻麻整个院子都被铺满,林叔可能是有些着急,一个不稳,连人带拐摔在了地上。

    样子很滑稽,可我却笑不出,眼睛一阵酸涩,连忙冲上去扶起倒在地上的林叔,小声问着“林叔,你没事吧?”

    林叔茫然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慢慢撑着拐站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林叔的一只裤腿是空的,另一只是完好的,只是瘦弱的身材让这只腿看上去也像是空的一般。

    他呆呆的看了我几秒,明亮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激动,手中的拐再次跌落,一双粗糙的大手直接抓住我的胳膊“你是小天?”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尽力不让自己流露过多的情绪,低头看着这双在我儿时偷偷给我糖果零食的大手。

    可林叔却像是触电般将双手缩了回去,憨笑的说“脏...叔都把你衣服弄脏了。”

    说着林叔艰难的撑着拐将我迎到破旧的土坯屋中,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已经蔫了的苹果,递给我说“小天,你妈让你来的?”

    看着摇摇欲吹的土墙,腐朽的檩条,我的心阵阵酸痛,压抑的要命,真的怕这屋子突然坍塌,背过脸擦了擦眼角的泪,摇了摇头说“叔,我自己来的,我妈不知道,我现在跟林岚是同学。”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林叔脸上一阵错愕,说“你跟小岚是同学,我怎么没听她提起过,这下好了,以后你在学校也可以帮叔照看着小岚,小岚这孩子跟我吃了太多的苦...”说着林叔的眼圈红了起来。

    我跟林叔打着包票说“叔,你放心吧,林岚在我心里就像是妹妹一样,我肯定会照顾好她的。”

    说着我将怀里的一万块钱拿出来,递到林叔手中,林叔直接认出这是我妈的钱,疑惑的问我“这钱林岚直接还给你了?”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这钱是我妈的一点心意,您要是还回去的话她心里肯定也会难安,况且您跟林岚也需要这笔钱,如果您想还的话,以后在还给我妈吧。”

    林叔本来推过来的手,缩了回去,低着头闷在原地,这笔钱可能会让林叔失去男人的自尊,但至少可以让他心爱的女儿没有那么辛苦,林叔是聪明人,这也是我这次直接找他来的原因。

    我走过去,用力的抱了抱林叔,就像是小时候他抱着我将我托在头顶一样,这个遥远而又熟悉的怀抱,曾几何时让我留恋,儿时丧父的我,正是因为林叔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对父亲这个朦胧的词汇有了深刻的认识。

    握着林叔这双粗糙的手,心底感慨万千,这双手,一次次将我们母子带出绝望的深渊。

    人要懂得感恩,林叔的腿瘸了,背驼了,那么就由我帮他撑起那半边支不起的天,思虑间,屋外的门“吱呀”一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