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4 校门口乱战
    刺眼的钞票颜色像是滴入我眼中的毒药,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我妈昨晚带走的那一万块钱,只是想不到它竟然辗转到了我的手中。

    看着林岚离去的背影,我没有犹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她纤细的胳膊,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岚用力甩了甩我的手,但是我死死的攥住她的手腕,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她背对着我,不去迎着我灼灼的目光,半响后哽咽说道“我和我爸还没沦落到被人救济的地步,少用你们同情怜悯的目光去窥探我们的生活,你们虚伪的关心在我眼中一文不值。”

    听着林岚尖酸的话语,我真的挺难受的,无论是我还是我妈,念的是林叔曾经的情,并不是林岚口中所谓的同情怜悯,我们的心情根本不是这毫无温度的钞票可以表达的,但是我却赞同我妈的做法,这种方式也许是最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可林岚高傲的自尊完全曲解了其中的意思,这一次,我真的有些生气,像是训斥妹妹般对着她吼道“林岚,你怎么能这么说,这钱不是给你的,是给林叔的,更何况也不是我给的,你要还也要找对对象,不过在还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还打算在迪厅那种靡乱的地方做多久的陪酒女,还要喝的酩酊烂醉倒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不省人事吗?”

    林岚身子一颤,气焰一下子灭了下去,不等她回话,我将袋子递了上去,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林叔如果知道你在那种地方工作该怎么办,他的内疚很可能导致他丧失生活的信心,你很努力的赚钱,可是方向却错了,放下肩上的那些包袱,我和我妈以后会尽量帮你的,像小时候林叔帮我们那样...”

    我的话还没说完,林岚啪的一下打飞我递过去的袋子,瞬间,袋子里的钞票像是孤独的舞者般散落一地。

    我愣住的同时,耳边还响起林岚尽乎哀鸣的声音“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施舍,唯独你们母子,这辈子,你们都要欠着我们家。”

    说完,林岚猛地跑出教室,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的话就像是穷冬烈风让我如坠寒潭,更不知林岚为何对我们母子有这么大的怨言。

    我落寞的蹲下身子,一点点拾起散落的钞票,每捡一张,就像是用刀子剜在我的心口一般,我可以轻易撕去林岚的伪装,却低估了她的自尊,如果被我妈知道这钱没有送出去,她也会和我一样难受吧。

    可是一想到林叔空荡荡的双腿,沧桑的脸庞,以及他们住的土坯房,即便身为男人的我,也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酸涩,泪一滴滴的落下。

    就在这时,一双白嫩纤细的手出现在我模糊的视线中,我微微抬起头,连忙擦掉眼角的泪,轻声喊道“小邱老师。”

    小邱老师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陪着我默默拾起地上散落的钞票,我的心头一暖,像是找到一个依靠般,呢喃道“老师,你都看到了?”

    小邱老师绷着脸,眼中划过一丝惆怅,拍着我的肩膀说“别怪林岚,她已经习惯将自己封闭,想要打开她的门,就要慢慢来。”

    我将钱收好,费解道“可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去打开这扇上了锁的门,我不怪她,就怕她背负太多,会垮掉。”

    小邱老师和我一起走出教室,声音像是治愈的妙药般对我劝说着“如果你真的想帮林岚,就去找那把可以解开她心结的钥匙吧,不过老师有些好奇,你跟林岚到底是什么关系。”

    出校门的路上,我将自己和林岚的恩怨瓜葛和小邱老师娓娓道来,她听后轻轻一笑,说“看来林岚的心结真有可能需要你去解开,你说你曾经和林岚彼此讨厌,我想现在的你应该不讨厌她吧?”

    我摇了摇头,即便嘴上不想承认,但我欺骗不了自己的心,尤其是看到林岚的遭遇,我的心总是会莫名的痛,这种痛单纯的是心疼一个人,无关我们的过去...

    一路上,小邱老师开导着我,让我不要心急,只要有耐心,即便在厚的冰山也有被温暖的火种融化的一天。

    说实话,我真的很庆幸人生能够遇到像小邱老师这样的大姐姐,她的话语就像是隆冬的暖风,总是吹来的那么及时。

    中午回家的时候,我并没有把钱给我妈,我觉得这份钱如果还给我妈,她心里也会难受,更会难安,我想要找个时间亲自去找林叔,把这钱给他,有的时候,男人之间的谈话会简单的多。

    这几天,我一直观察着林岚的情况,在暗地里跟踪她,我发现她中午基本都在食堂吃,而且吃的都是最便宜的饭菜,难怪她会营养不良。

    而且她在迪厅应该是简直,因为这些天她都是按时回家,并没有去那种地方,对林岚关注的多了,上课的时候总会望着她的方向走神,看着她令很多女生羡慕的身材我却忍不住的心疼,但我却不知该如何去帮助她,爱莫难助。

    白鹭看出我在偷偷关注林岚,时不时会问我看上林岚了吧。

    我还是那句老话,说咱班我就看上她一个了,而且还对我这么好,每天给我奶喝。

    白鹭就捶打我的胸脯,说“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姐已经名花有主了。”

    我自然知道白鹭已经名花有主,不过这个主一直到周四晚上放学我才见到。

    这天晚上放学,我和野猪一起出的校门,在校门口的时候,看见一伙骑着摩托车,造型杀马特的人,看样子像是堵人。

    野猪这货最喜欢看热闹,拉着我在一旁围观,没一会儿我就见白鹭从门口出来,刚想上去跟她打个招呼,结果一个带着墨镜的男生搓了一下摩托的油门,瞬间响起一阵噪音。

    野猪还冲人家骂了一句傻逼,我跟野猪说让他小点声,要是被人听见群殴他我可不管。

    野猪呲牙咧嘴的说“小爷可不怕,这是咱们学校,敢动老子,找他干哥收拾他们。”

    说话的功夫,一个不留意,白鹭竟然朝着墨镜男走去,而且上去就是一个拥抱,我当时懵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tm不会是白鹭的男友吧。

    野猪也惊掉了下巴,说“白鹭怎么好这口,那男的怎么看都跟丐帮的是的,裤子上还一圈大窟窿。”

    之前就觉得这个戴墨镜的有些眼熟,等他把眼镜摘了,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小声骂了句“卧槽,怎么是他。”

    这个墨镜男竟然是上个周末在迪厅里面那个自称叫刀子的纹身男。

    野猪看了我一眼问道“你认识?”

    我唾了一口吐沫,说“一个傻逼。”

    我这话刚说完,从校门里面又出来一伙人,野猪眼很尖,立刻就从这伙人里面找到了他干哥郭强,立马要上去巴结。

    可他还没等迈开步呢,纹身男他们那伙人见到郭强这伙人出来,直接从摩托上提着家伙冲了上去。

    我赶忙将野猪拉了回来,说“你先别上去,可能要打群仗。”

    野猪也是一愣,跟我站在一旁看起情况,这两伙人站成两排对峙着,其中郭强那伙有个卡尺头的站出来和纹身男交涉着,但是没说两句,便看到两伙人直接动起手。

    卡吃头这伙人明显没有准备,很快被纹身男那群拿家伙的人给打散了,野猪见他干哥被人揍了,在一旁捡了个砖头,彪的呼的冲入人群。

    我硬拽也没拽住,看见野猪动手,自己跟纹身男也有仇,这货又是白鹭的对象,还企图非礼林岚,气就不打一处来,捡了根粗木头棍子从他后面迂回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