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3 坚强是残忍的伪装
    空荡的裤腿下,已经没有支点,只能靠残破的双拐去支撑。

    哪怕林叔的脊梁挺的在直,却也无力支起他下驼的背。

    虽然那双眼睛亦如曾经明亮,可是藏着的却是无尽的哀伤,尤其是见到我妈后,明显在他脸上透着一股自卑,抽动的嘴角下再也无力维护身为男人的尊严...

    见到这一幕,我不忍再看下去,慢慢转过身,任由林叔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随着风飘入我的耳朵。

    “小天娘,小岚那丫头不在家,你这次又扑了个空。”林叔的声音听上去沧桑却又无力,好像风一吹,便会淹没般。

    “不碍事,我也是碰巧路过...”

    没想到,再次见到林叔竟然是这般光景,我的眼中一片酸涩,喉咙里更像卡着东西,林岚性格的转变,在迪厅忍辱负重的工作,在刚刚的一瞬间似乎都有了答案。

    一个女生,面对家里这么残酷的变故,只能披着一道坚强的伪装,去撕碎命运的摧残和洗礼,她的高傲,冰冷只是将自己的脆弱包裹,不想让别人轻易看到她的柔弱,以及承受的痛苦。

    她不愿别人接近她,竖起全身的利刺,独自承受非议,她的坚强,是最残忍的伪装。

    还没走出巷子口,一身白裙的林岚突然出现,她手里拎着两个透明袋子,一包水果,一包蔬菜,看上去已经不太新鲜。

    看见我后,双眼仿佛被针刺了般,迅速的想要转身逃离。

    我不知道我在林岚眼里为什么这般可怕,甚至要比迪厅里那些想要撩开她裙底的男人还要可怕,我是野兽,是伸向她的利爪,却再也不是小时候她依赖的邻家哥哥。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当你想要从心底对一个人好,却无从下手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置身于迷宫中,找不到出口...

    不过林岚只是怔了下身,反应过来这里是她回家必经之路,转过身,瞪了我一眼后,加快脚步朝我的方向走来。

    等她走近时,我强挤出一个苦涩的微笑,讨好的打着招呼“林岚,这么巧。”

    林岚没有看我,径直从我身边穿过,如果几分钟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上前欺负林岚一番,但此刻,我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注释着林岚消瘦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的巷子尽头。

    这天晚上回家,我妈眼睛是红肿的,但我什么都没问,母子二人为同一个家庭隐瞒着一份秘密。

    周一开学,我以为刘志刚会来上课,但是这孙子好像是玩爽了,借着被我开瓢的由子一直不来上课,不过眼不见为净,对此我心里还挺爽的。

    一到座位,便看到桌堂里面温热的牛奶,我问白鹭怎么开始上午带奶了,白鹭说她妈现在中午不回家,以后下午不会带牛奶了,这是她的早餐。

    我连忙推脱,将奶还给白鹭说“你的早餐我要是喝了的话,你怎么办?”

    白鹭冲我一咧嘴,爽朗的说“老铁,你咋又婆婆妈妈了,我都说了我不爱喝这东西,早上我在家吃别的了,这是任务...”

    看白鹭一脸认真,我也拗不过她,只能尽情享受她的奶。

    中午跑操的时候,野猪拉着我去厕所,我说我没尿,野猪递给我一根烟,嬉笑的说“没有挤两滴,又挤不坏。”

    我们那时候基本就是小卖部和厕所这两个地方抽烟,而且抽烟还有讲究,那时候学校就一个室外厕所,学生都在一起上,所以一般高一抽烟都是去小卖部或者食堂,免得惹上这些高二高三的茬子。

    所以野猪去厕所抽烟我还挺惊讶的,问他要不我们去小卖部吧,野猪说没事,他上个星期已经在高二认了个干哥,现在有人罩着他。

    不过到了厕所,见到野猪这个所为的干哥,我便有些瞧不起野猪了,因为他这干哥根本不把他当回事,完全就当一个三孙子,野猪还巴结的在这些人面前不停的递烟,一口一个哥的叫着。

    从厕所出来,野猪告诉我他的干哥叫郭强,是高二五虎里的,我们那时候上学,混子总爱弄个什么称号装逼,用的最多的就是虎,龙,狼。

    一路上野猪都跟我吹说这个郭强多猛,还说以后我们跟他混,在学校就能横着走了。

    我说我现在没跟他混也没躺着走吧,野猪说我这人怎么这么艮。

    跑完操,学校的值周生突然要抽查班级穿校服的人数,如果被抓住没有穿校服,不但会扣班级分,还要点名通报批评。

    说来也巧,开学一个星期,这是我第一天穿校服就赶上了,而且我班穿校服还挺齐,好像提前接到通知是的。

    不过野猪这小子就不太走运,在旁边跟个跳马猴子是的急得团团转,我有些幸灾乐祸道“怎么,还有你野猪怕的事啊?”

    野猪虎视了我一眼,撇嘴道“这点逼事也叫事了。”

    我看野猪死鸭子嘴硬,说“那你在这猴急什么。”

    野猪哭丧着脸说“你没看见我那小学妹同桌今天也没穿校服吗,早上我把水洒她身上了,这下我野猪成罪人了...”

    野猪这么一说,我果然注意到林岚身上穿的是一件干净的白色短袖,想了想,将校服脱下,递给野猪说“去给你的小学妹吧,记住别说我给的。”

    野猪看了我一眼,二话没说几乎是抢过去的,一溜烟跑到林岚面前,起初林岚没有接,不知道野猪用了什么方法最后林岚才穿上。

    等野猪回来的时候,嬉皮笑脸的跟我说“我野猪没白交你这个兄弟,就连通报批评都陪着我。”

    我白了野猪一眼,装作生气的说“我咋觉得白交你这个兄弟了呢。”

    野猪一咧嘴,侃侃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裳,可我野猪属蜈蚣的。”

    我被野猪这贱样完全弄得没脾气了,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歪理论。

    因为扣了分,这天中午放学的时候,小邱老师还把我们几个没穿校服的叫去办公室了,不过小邱老师一如既往的温柔,没有丝毫对我们的责备,只是对我们几个人说明天记得把校服穿来。

    从办公室出来,野猪说他得帮他干哥买东西去,火急火燎的跑了,我刚回到班级,不知道林岚从哪里走出来,将我的校服扔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装作不知情的看着林岚问“你这是干什么,昨天跟你打招呼不是装聋吗,今天怎么倒贴上来。”

    我说这些话,已经没了往日的情绪,话里的尖酸只是苦心维护林岚的尊严。

    殊不知我的小心思,已经彻底暴露,林岚盯着我看了一秒,眼圈猛地一红,厉声道“姜天,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昨天你应该什么都看见了吧,是不是要像小时候那样把我的丑事到处宣扬,来满足你变态的心里。”

    我身子一怔,无力辩解“我...我...”

    林岚胸口憋着一股气,努力撑着泛红的眼圈不让脆弱的液体滴落,咬着嘴唇说“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我都要告诉你,我现在和我爸爸过的很好,不需要你和你妈妈的同情,我希望从今以后你和你妈妈能远离我们的生活,不要在来打扰我们,你们真的很讨厌!”

    说着林岚从包里掏出一包裹着红色袋子的东西,直接扔到我的胸前,我用手挡了一下,一时来了怒火,指着林岚说道“你说我我没意见,但是你说我妈是什么意思,她哪点对不起你家了,你怎么这么不识好赖。”

    林岚的泪随着我最后一句话终于跌落到地面,她一脸不甘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的话,转身离去。

    等她走后,我也气的不行,平复了半天,缓缓的捡起地上的红色袋子,一沓钞票映入我渐渐模糊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