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2 游戏厅追逐战
    我像蜻蜓点水似的在林岚樱桃般的小嘴上点了一下,醉酒的林岚褪去身上的桀骜,魅力一展无余,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屡次帮助林岚,除却小时候的恩怨不说,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想要对一个漂亮女生好。

    林岚轻轻翻了一个身,我的呼吸有些急促,不敢在将目光多一秒的逗留。

    可即便这样,我的身边还是传来林岚身上混杂着酒气的香味,像是勾人的迷魂香般,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林岚,用力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我不知道林岚为什么讨厌我,嫌弃我,总是排挤我,但直到今天,我才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的内心,其实一点也不讨厌林岚,甚至还有一点点喜欢,也许这就是女人对男人天生具有的吸引力吧,更何况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林岚呜咽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不要抢我的钱,我可以跟你们喝酒,我需要钱...”

    看着眉头皱在一起,一脸愁容的林岚,我的心突然揪在一起,就连睡觉,林岚都还在想着赚钱,她为什么这么需要钱,难道她前几天突然病倒也跟在迪厅工作有关吗?

    想着她跟小邱老师聊天记录,我忽然有些同情林岚,被自己老师知道在这种场合工作,还要陪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喝酒,她究竟是真的乐于沉迷于灯红酒绿,还是不得已披着天生精致的皮囊去掩盖难言的苦衷。

    在酒店呆了一会儿,便退了出去,如果在呆下去,我真怕控制不住,当然我也怕第二天林岚醒来不知如何面对我,林岚是自尊心极强的女生,如果被她知道昨晚的一切,她以后就难在抬着头在我面前走路了。

    我默默的帮她做了这一切,就当时偿还了小时候对她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吧,退出房门的时候,我望了一眼熟睡的林岚,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两不相欠了吧?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已经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饭桌上摆着早餐,给我留了哥纸条说她店里有事,让我起来热一下自己吃吧。

    吃过早饭后,胡浩过来找我,一见面就问我昨天晚上玩的怎么样?

    我知道他话里有话,没好气的跟他说“哪有你玩的爽,我昨天看你进了迪厅就鬼鬼祟祟的一个人避开我,后来见你状态也不太对,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嗑药了?”

    胡浩脸色一变,岔开话题道“别瞎说,你昨天咋惹上那伙人的。”

    我见胡浩明显不对,劝说道“我跟你说,我可听说迪厅里到处都是卖摇头丸的,那东西是d品,你可别碰啊。”

    胡浩推了我一把,跟我说他心里有数,我白了他一眼,跟他说了昨天在迪厅的大概经过,胡浩听完就说以后是不能带我去那个迪厅了,免得在碰上。

    我想起昨晚梁轩一个人拦住了几个人,便问胡浩这个梁轩怎么这么厉害,胡浩跟我说梁轩从小就练散打,一拳下去像他这样的都起不来了。

    想着自己最近跟人大家吃了不少亏,我便在心里盘算着,自己有时间也要报个散打班,我们那时候散打班刚兴起,还是有一些招生的培训班,但我一直觉得那就是虎弄人的,看来这东西还真有用。

    下午的时候,我跟胡浩无聊便去了胜利广场地下游戏厅,这家游戏厅是新开的,币子五毛钱一个,反正当时我觉得挺贵的,不过胡浩请客,我也不至于太滴血。

    那个时候有一种跳舞机,摆在游戏厅门口特别吸引人,会玩那个的,简直是装逼神器。

    我和胡浩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突然听见游戏厅里传来一阵骂声,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干起来了。

    胡浩便拉着我进去看热闹,还没走进去呢,就看见三个男生手里拎着板凳追着一个人跑,嘴里还骂着“操你妈的,让你贱,浪费老子币子,今天干死你。”

    等我看清楚朝我跑过来的人时,愣了一秒,随即喊道“野猪!”

    胡浩拉了我一下问道“认识?”

    我点了点头,胡浩感叹一句“姜天,你现在怎么混的这么差,自己挨揍也就算了,遇上个朋友也混成这样。”

    说话的功夫,一个人扔出板凳直接将野猪扫倒,那三个人拎着板凳就冲了上来,我见状不好,也没犹豫,拎起手边的板凳冲上去了。

    胡浩见我动手,也跟了上了,野猪一个人打不过三个人,但是我和胡浩加入,战局立马不一样了,原本野猪是被追的一方,现在成了追逐者,嘴里还不断的叫骂着。

    那三人明显不一心,有个跑的比较慢的被野猪抓住,我们三给人家一顿揍,其余两个跑了,最后野猪打爽了才让人落单那个走。

    因为这事,我跟野猪之前闹得矛盾也算化解了,他还请我和胡浩吃了个饭,两个人在饭桌上夸夸其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吃饭的时候,我问野猪为什么跟人家打起来。

    野猪用手一抹大油嘴,愤愤的说“那三孙子太贱了,玩三国战记不下来,周围有个弟弟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把机器给关了。”

    我一听这话,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这货也太贱了,虽然是好心,但是就他这样,不被人打死才怪,亏得碰上我们。

    吃过饭,我便回了家,晚上我妈回来,看上去很疲惫,好像揣着很多心事一样。

    我也没多想便跟她说我要报散打班,我妈一听这话,差点没把我打散了,说我一天不好好学习,净扯些没用的。

    没办法,报散打班的事情只能先搁置了,不过我又把主意打在了梁轩身上,反正跟梁轩是一个学校的,以后找机会让他教我不就成了。

    因为上个星期逃课去网吧,加上昨晚给林岚开房,我的零花钱基本都花光了,还管人家胡浩借了几十,我妈给我零花钱都是半个月一给,我也不好意思开口要,最后趁我妈在厨房洗碗的时候,我偷偷溜到她房间,想从她包里偷点零花钱。

    以前我也干过这事,所以也没什么心理压力,不过当我打开我妈的包时,直接傻眼了,因为包里竟然有一万块现金,那个年代一万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都能买半套房子了。

    我妈一下子取这么多钱干什么,一时间我有些发懵,也顾不上偷钱,将钱放回包里后开始偷偷观察她。

    我妈刷完碗后跟我说要出去一趟,以前她吃过晚饭从来都是懒得动,难怪她从打进屋脸色就太不对劲,看着她拿着包出了门,我想也没想的便跟了上去。

    她出门便打了车,好在我兜里还有借来的最后一点钱,也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最后车子停在了平房区,我跟在我妈身后穿过几条巷子来到了目的地,一个看起来破旧的土坯房。

    我妈看上去很急,根本没有发现我,不过我却一直纳闷,她鬼鬼祟祟的出门,揣着大量现金来这里干嘛,难道她欠人家钱了,可还钱也不用背着我吧。

    想到这,我便更加好奇屋子里面到底是谁,趁着我妈不注意,便凑了上去。

    等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院子里正好出来了人,可当我看见出来的人时,脚底下仿佛灌了铅一般,挪不动步。

    尽管岁月的刀刃改变了一个人的脸庞,但我依然在沧桑的轮廓中辨别出眼前拄着双拐的男人正是许久不见的林叔。

    只是...他的裤腿下为何是一片空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