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10 迪厅里的意外
    罪恶的灵魂像是地狱中爬出的恶魔,支配着我的身体一点点的靠近电脑,小邱老师这么信任我,我却背着她偷窥她的隐私,此刻的我的心如同在平顶锅中翻烤般,备受煎烤。

    可有的时候,人的欲望就像是干柴中徒增的一粒火种,一旦燃起,便很难熄灭,何况摆在我面前的还是小邱老师“这堆干柴。”

    我的眼球紧盯着十几寸的屏幕,心提到了嗓子眼,专注中带着忐忑,当我打开屏幕下角闪动的qq时,却并未如想想般看到“秋水依依”这个昵称,这不是和我在网上聊天的那个姐姐的qq?

    一瞬间我有些发懵,不甘心的迅速在聊天记录里寻找着自己qq的身影,同时心里说服自己没准就是小邱老师改了qq昵称。

    不过找了半天,也没看见自己和小邱老师的聊天记录,最后又迅速扫了一遍好友列表,也没有收获。

    之前的猜测是巧合,还是小邱老师另外还有一个qq号?

    当时脑子挺乱的,不甘心的又翻了翻聊天记录,突然让我看到了浑身一震的名字----林岚。

    小邱老师竟然加了林岚的qq,可在班级没见小邱老师跟我们说过她的qq号啊。

    好奇心再次被勾起,想要窥探她们两个聊了什么,于是我迅速打开小邱老师和林岚的聊天记录。

    “林岚,以后别再去那种地方了,你还小,千万不能走错路。”

    “邱老师,道理我都懂,但是...请你替我保密好吗?”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跟老师说?”

    “老师,我...我...我下了...”

    对话框上只有简单的几句,我想打开聊天记录看一眼,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小邱老师和别人的对话声一点点的飘进耳朵,我急忙起身回到原地,也不知道自己留没留下蛛丝马迹。

    我还没站稳脚跟,小邱老师便和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走进来,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副校长,之前在学校的职务栏上看见过这个女人的照片。

    小邱老师进来后便跟我说“姜天,你先回去上课吧,记住老师跟你说的话。”

    我点了点头,心虚的逃离了事发地,也不知道会不会小邱老师我动了电脑。

    回班级的路上,我的脑海一直浮现小邱老师和林岚的聊天记录,小邱老师劝林岚以后别在去那种地方了,究竟是哪种地方?

    到了班级,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林岚,她一个人低着头好像是在做题,野猪在一旁痴迷的看着林岚,见我进来后,嘲讽的看了我一眼。

    我走回座位,白鹭问我独得小邱老师的恩宠有何敢想,我弹了白鹭一个脑瓜崩,装作很生气的说“等着你下次上课走神的,看我怎么整你,也好让小邱老师雨露均沾。”

    虽然白鹭偶尔发下神经,但是和她相处下来真的挺开心的,而且接下来几天,我的桌堂里面总会有一瓶牛奶,白鹭什么也不说,让我挺感动的。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白鹭没有对象的话,我真有可能去追她,毕竟像她这种长得好,性格又好的女生可不多见。

    可能因为被小邱老师和林岚的聊天记录撂拨的,我总在想林岚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对林岚关注的多了,我还发现,林岚经常打瞌睡,有的时候上课还在趴在桌上睡觉,对她这种自认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来讲,可不多见。

    白鹭还不时调侃我,说我怎么把重心从小邱老师转移到林岚身上了,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开玩笑的回应说我看上白鹭了,让她跟她对象分了吧。

    白鹭就装作特别嫌弃的说“小天,你觉得我眼睛有问题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清澈透亮,跟黑珍珠是的。”

    白鹭嘻嘻一笑,说“那不就得了,我眼睛没问题怎么能看上你。”

    虽然知道白鹭说这话多半是开玩笑,但我心里还挺难受的,便回击她“我怎么了,你说说咱班哪个男生比我长得帅。”

    白鹭便将她的镜子推给我,说我不要脸,赶快自己照照。

    这些天晚上放学,我挺想去网吧找网友姐姐聊天的,本来已经确信她就是小邱老师,但是上次在办公室的经历让我又不敢武断的下结论。

    不过我妈最近看我看的挺紧,让我放学必须回家,还说现在已经开学了,不能像是暑假的时候那么疯狂的玩。

    我虽然挺叛逆,但是对我妈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的,因为我知道这些年她为我吃了多少苦,所以没事的时候和我妈聊天,我总是告诉她我要考个清华北大,给她争口气。

    每次我妈都打击我说“小天,你只要不考家里蹲,我就跑你爹坟上买挂鞭去放。”

    提到我爸,想起我妈这么多年独自拉扯我的艰辛,在看她头上渐渐冒出的银丝,我的心突然揪在一起,愧疚的说“妈,你上次不是说林叔也搬到城里了吗,要不然你...”

    我妈脸色一变,直接躲回房里,还骂我正事不想,竟想些有的没的。

    虽然我讨厌林岚,但是却很喜欢林叔,作为儿子,我知道我妈也是一样,但我不明白的是,我爸走了这么多年,她和林叔也都离开了村子,还有什么是阻碍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

    那个时候我却不懂,奈何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有些人注定缺了一个缘字,我妈和林叔,我和...

    周末的时候,胡浩找我去他家看岛国片,想起上次去胡浩家吃了闭门羹我便一肚子怒火,问他当天干嘛去了。

    胡浩说他姥姥去世了,跟他父母去农村了,听他这么说,我还觉得有些愧疚,到了胡浩家的时候,我特意敲了对面的门,但是没人回应我。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白鹭说她只是偶尔过来,不在里面很正常。

    到是胡浩一脸好奇的问我“姜天,你干嘛呢,我家门在这边。“

    我撇了撇嘴说“我他么知道,上次来找你的时候,碰巧遇见我住在这里的同学。”

    胡浩立刻一咧嘴,嘿笑的说道“男的女的?”

    我拍了一下他后脑勺,没好气的说道“人妖!”

    胡浩开了门,喃喃道“口味真重。”

    到了胡浩家里,还有胡浩的一个朋友在,胡浩给我介绍说这人叫梁轩,是他发小,从外地回来的,现在跟我一个学校。

    和梁轩打了一个招呼,我便有点自卑,因为这梁轩不但长得帅,身高最起码有一米九,我那个时候刚过一米七,比人家矮了半头。

    梁轩这人话挺少的,可能是还不熟悉的原因,当然我们也没看岛国片,因为胡浩说他藏起来的光盘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

    下午的时候,梁轩有事先走了,我便和胡浩在楼下吃了点东西,本来吃完东西我要回家的,可能是胡浩光盘丢了,心情不好,非要拉着我去喝酒。

    而且带我喝酒的地方不是饭店,而是当时比较火的娱乐场所----迪厅。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不过看胡浩轻车熟路的样子,好像已经来过很多次了。

    以前我跟胡浩也想到这种地方玩,但是一直都不敢,那时候没有几个初中生敢来这种地方玩,估计他就是上了普高,跟别人混过来的,看来人的生长环境很容易去改变一个人。

    胡浩领着我找了一个卡台,看的出来俨然一副老手的样子,他要去个厕所,让我先自己看看。

    我瞪着圆鼓鼓的眼睛,像是好奇宝宝一样目光游离在灯红酒绿之中,一个穿着露脐装,露着大白腿,扭动纤细腰肢的女生成功的吸引了我的眼球,可当我借着妖媚的灯光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时,瞬间哑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