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05 意外
    一声脆响,花盆打到刘志刚头上碎了一地,不得不说刘志刚确实挺猛的,竟然一点事没有,相反整个人变得更加暴戾,也抄起花盆往我脑袋砸来。

    我当时被撞懵了,根本躲不开,在挨了这下肯定是要废了,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一道黑影冲了过来,嘴里还振振有词“草,怎么开学第一天就干起来了,小学生规范里都讲了同学之间要互敬互助。”

    说着拉开了发了疯的刘志刚,我这才得以喘息,看清楚眼前突然杀出的黑胖子,刘志刚骂骂咧咧的还想揍我,但是黑胖子力气更大,硬生生的拽住了刘志刚。

    这时候班上又来了挺多同学,把我拉到了后面,再看刘志刚,被几个同学拽了出去。

    刘志刚出去了,这些人才散了,我捡起地上断掉的钢笔,眼睛一阵干涩,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一次觉得自己竟是这么没用,连小邱老师送我的东西都保护不好,我真他么不是个男人。

    懊恼间,黑胖子跑过来跟我说“小子下手挺黑啊,出去那个被你开瓢了。”

    我摸了摸嘴角的血,将钢笔收好,跟黑胖子说“刚才谢谢啦!”

    这黑胖子特别能说,嘴里都能跑火车,跟我说他叫李金宝,绰号野猪,昨天请假了,也不知道和谁一桌,还劝我火气别那么大,自己班学生闹起来,以后还怎么在班级混。

    我当时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也没心情搭理野猪,直到林岚红着眼睛从外面走回来,我才松了一口气。

    野猪也看见林岚了,嬉皮笑脸的说“这学妹长得不错,我决定就跟她一桌了。”

    说完竟然直接拿着书包坐过去了。

    林岚回来后,就一直趴在桌子上,虽然我不在乎她对我的看法,但也不想无端的背了黑锅,刚想跟她解释一下,不知道年级主任怎么知道我和刘志刚打架的事情,杀气腾腾的冲进来,让我滚去教导处。

    路上的时候还踢了我好几脚,我那时候虽然叛逆,可年级主任毕竟是老师,我也不敢还手,就躲了两下。

    年级主任一脚踹空,差一点趴在地上,还把他大腿闪了,他就捂着腿开始骂我,说我这种败类真应该开除了,留在学校就是个祸害。

    我当时心里有气,直接回了句“别人往你头上拉屎,你不反抗还张着嘴等着?我怎么就是祸害了,你都没问我情况上来就骂我,有你这样的老师吗?”

    说实话,我心里挺委屈的,别看我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是我挺在乎身边的人对我的看法。

    年级主任嗤之以鼻的笑了笑,说从我脸上就看到品质败坏四个字,开学第一天就把同学脑袋打坏了,还狡辩什么。

    说完也不听我解释,正反手直接甩了我两个耳光,完事后还拿拳头在我胸口一顿推搡,嘴里还振振有词的骂着我。

    虽然我们那时候老师打学生的现象挺严重的,但是年级主任这种连理由都不问,上来就开打的也不多见,而且打我的时候他嘴角总是不自觉的狞笑,好像故意报复我一样。

    当时办公室没人,他就连打带踹的打了我五分钟,最后有人进来他才停手。

    说实话,我还傻了吧唧的憧憬是小邱老师过来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人竟是是西装男刘老师。

    他进来后,阴险的看了看我,二话没说就过来给了我一巴掌,力气很大,我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这一巴掌彻底勾起我的怒火,没等站稳,我便冲他撕心裂肺的喊着“草泥马的,你凭什么打我?”

    刘老师脸色阴沉,看起来特别狰狞,没回我话便上脚踹我,我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这两个人就他么是假公济私,在这整我呢,肯定是在报复我昨天替小邱老师解围,坏了他的好事。

    弄明白状况后,我便特别气愤,也不管在我面前的这些人是不是老师了,直接上手和刘老师打起来了。

    但人家毕竟是大人,一旁还有年级主任帮衬,我根本占不到便宜,还被人打得挺惨的,而且这俩人下手特别狠,明显就是在搞我。

    当时被打的既愤怒又绝望,手里就是没有家伙,要不然都可能杀了这两个道貌岸然的畜生。

    年级主任还在一旁恐吓我,说刘志刚现在在医院躺着,要找我家长,赔偿人家。

    那个时候也挺傻的,一听说要找家长赔偿就吓坏了,骂了一句我去你妈的,拿起办公桌上的烟灰缸就朝年级主任扔去。

    扔完我便跑了出去,嘴里骂着“破j8学我不上了,你们今天搞我,我肯定要搞回来,你们给我等着。”

    从学校跑出来,我也没敢回家,顾不上身上的淤青,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留家里的联系方式。

    我当时身上有点零钱,便去了网吧上网,第一件事就是上qq,想要跟网友姐姐倾诉我满腹的委屈,可是和昨天一样,网友姐姐的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

    那一刻,我挺无助的,家里不能回,学校也不能去,就一个人在网吧傻坐着,而且我这鼻青脸肿的样子晚上也不敢回家,我妈要是看见了肯定又会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大了之后,最怕看到我妈在我面前假装坚强,不让我看到她的脆弱,其实别人都说单亲的孩子性格怪癖,不合群,那是说这些话的人根本不懂从小我们经历的事情,在你们窝在襁褓中欢笑时,我们却在背地里学着默默舔舐伤口,没有人愿意揭开自己的伤疤给别人看。

    我就这样在网吧呆了一天,一直到晚上我犹豫的去电话亭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说胡浩他爸妈出差了,晚上去他家里睡。

    我妈问我俩晚上吃什么,让胡浩去我家里。

    我赶快借口说我们在学校食堂吃了,便草草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便去了胡浩家,敲了半天门没人开门,便坐在楼道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人回来。

    可能是因为折腾一天有些累了,竟然靠在楼道的墙壁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就听见一个女生的声音“是人是鬼?”

    我吓得一机灵,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在昏暗的楼道灯光中看到一个人影,等我揉了揉眼睛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心里一突,讶然道“白璐?”

    我当时还挺激动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见到亲人一样,从地上倏地站起来。

    白璐也是一脸的吃惊,捂着心口问我“你怎么在这啊?怎么一天没去学校。”

    我心想我还想问你呢,不过还是把白璐当成了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跟她说了一下事情的大概。

    白璐听了挺气愤的,说“之前就听别人说咱们学校有的老师挺狗的,你没事吧?”

    说话的时候白璐打开了胡浩家对面的门,我有些吃惊的看着白璐说“你住在这里?”

    白璐点了点头,我诧异的问道“我以前来胡浩家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而且我记着这家住的是一对儿小两口啊。”

    白璐白了我一眼说道“废话那么多呢,你要是想继续傻坐在外面我就关门了。”

    我一听白璐这么说,直接跟了进去,刚开始还怕见到她父母尴尬,但是进去后发现家里根本没有人,白璐跟我说这处房子是她家刚买来的,前几天装修的时候东西落下了,今天便过来取。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白璐她爸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囤房,这只是白璐家里众多房产中的一处。

    进屋后,白璐就找着东西,我随意参观,在书房看到电脑的时候眼前一亮,便问白璐可以上网吗?

    白璐点了点头,说“可以,你先玩吧,我正好收拾一下屋子。”

    我也没跟白璐客气,立刻登了qq,好友列表闪动的头像,顿时让我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