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68 没节操的白璐
    短发女也不等我同意,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往外面跑,我在她身后有些莫名其妙的说“咱们这里哪有海啊,上哪能听海,你快放开我,马上要上课了,被人看见咋俩这样也不好。\/\/更新最快:www点banzhuyi點com\/\/”

    短发女完全不理会我说什么,将我拽到学校门口后打上车,去了东直路。

    我问她去那边干什么,她也不回答我,说到了就知道了。

    等到了目的地后,我发现短发女带我去的是一家名为“海的声音”的礼品店。

    我指了指里面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听海?”

    短发女笑了笑,说没错。

    说着就在前面带路把我领了进去,见短发女这样,我还觉得挺幼稚的,亏我在车上还以为她真要带我去看海,我还在想我们这里只有江,哪有海啊。

    不过一进了到那个店里,我的耳边迅速传来一阵海浪的声音,清脆悦耳,还有海鸥的叫声,一瞬间,真给了我一种置身于海边的错觉。

    在这个店四面四角,有四个音响,不知道是否跟这里的装修有关,音响里面发出的声音特别立体,感觉很真实,美妙。

    短发女看我一脸享受,拍着我的肩膀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是海的声音吧。”

    虽然我心里的感觉挺其妙的,但是嘴上还是说“这有什么的,不就是音响里面发出的声音吗,随便去网上找个这样的音频也可以吧。”

    我这话一说出口,从店里走出一个20多岁的男人,一脸不爽的冲我说“这怎么能一样呢,这声音可是我走了好多地方的海,一点点录下的,最后对比截取了听上去最真实,悦耳的一段。”

    短发女见到这个人,打着招呼说“炜哥,你别搭理他,那个海螺还有吗,拿出来给他看看。”

    炜哥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从一个货架上取出一个精美的礼盒,递到我面前,声音严肃的说“小心点,别给我弄坏了啊,弄坏的话你可赔不起。”

    我心想不就一个破海螺吗,至于这么宝贝吗,还赔不起。

    尤其是这个炜哥,给人的感觉特别冷酷,就跟梁轩是的。

    不过出于好奇,我还是从炜哥手里结果盒子,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个骨色的海螺。

    只不过这个海螺的形状不像是普通海螺那种形状,外观看上去就像是水滴的形状一样。

    短发女在一旁给我介绍说“这种海螺很稀有,叫泪螺。你快放在耳边听听海哭的声音吧。”

    我无语的看了短发女一眼,海螺里面能听到声音,物理上也解释过,就是一种内外频率相同产生的共鸣。

    虽然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还是把那个泪螺放在了耳朵里。

    刚开始的时候,和其他海螺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正当我想放下的时候,竟然真的从里面听到类似于婴儿那种破涕的哭声一样,只是很微弱。

    瞬间我就露出了异样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泪螺看,炜哥看了看我的表情,瞬间得意的冲我说“怎么样,神奇吧!”

    这种哭声不是持续性的,会断续的传来,还真是让我有些嗔目结舌。

    炜哥从我手里拿回泪螺,宝贝的放了回去,跟我说“你是卓娜男朋友吗?”

    我看了一眼卓娜,解释说“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炜哥笑了笑没在说话,临走的时候炜哥说以后有机会可以来找他玩,他这里稀奇的东西多了去了,让我开开眼界。

    回学校的时候,第一节课已经上着了,我和短发女都没有回班级,去小卖部抽了两颗烟。

    不过这次她没有抽我的,我给她买那盒烟也放了起来,自己又买了一盒别的,

    递给我一根说让我尝尝这烟。

    说实话,我感觉没什么太大不同,但短发女就觉得我是在装。

    下课后我直接回了班级,短发女在小卖店跟一些混在聊着天,十足的小太妹相。

    不过今天跟她走这么一遭,确实也有惊喜,想着找机会可以带林岚去听听那个神奇的贝壳。

    回到班级,白璐问我怎么又逃课了。

    我说你赶快把那又字去掉,好像我经常逃课是的。

    和白璐聊了会儿,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见到了那个黑皮肤自称是白璐男友的男生,便跟白璐说“老对,我今天见到你那男友了,他是八班的,你不去看看?”

    白璐愣了下,威胁我说“姜天,你要是在乱说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白璐不感兴趣,可是我身后的三八姐到是很感兴趣,拉着我的胳膊说“真的吗,那小子是八班的啊,一会儿我要去看看。”

    我没有搭理三八姐,问白璐真不认识这人,是不是以前的同学,白璐说没什么印象,要是同学也是小学同学。

    今天下午挺热的,有37度,白璐穿的是裙子,还一个劲的嚷嚷着热的不行。

    我说你热的话就脱呗,脱了就凉快了。

    白璐骂了我一句,不过手开始不停的撩动裙角扇着风。

    我们当时的座位是靠窗,别人可能注意不到白璐这个举动,但从我这个角度,只要眼睛一瞥就能看见白璐若隐若现的内裤,颜色还是那种特别粉的。

    这下,她凉快了,我倒是热的不行了,心想白璐也太没节操了,尽量别过头让自己不去看白璐。

    但是这东西就他么像是有魔力一样,真是不由自主的就会偷偷看。

    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我就跟白璐说“老铁,你能不能别扇了。”

    白璐还不知道自己走光,理直气壮的跟我说“为啥啊,我觉得这样挺凉快的。”

    我当时头都大了,趴在白璐耳边说“你走光了。”

    这下白璐才恍然,赶快把裙角放下,红着脸尴尬的看着我。

    过了半天,白璐不知道抽什么疯,过来掀了一下我的衣服,我问白璐干什么。

    白璐撇着嘴说“我都被你看见了,你得让我看回来。”

    我瞬间无语了,骂道“你傻啊。”

    白璐冲我翻了个眼皮,说“我不管,万一你出去乱说咋办。”

    我当时冲白璐坏笑下,说“老铁,你要是想看的话,下次去你家,我全脱了给你看。”

    白璐骂了我一句便不搭理我了。

    这天晚上放学,林岚破天荒的让我和她一起回去的,一路上我都在祈祷,可千万别在遇见上官月了,再遇到上官月的话我就疯了。

    好在我老天还是给我留了一扇窗,没有完全搞死我,在公交车上,我问林岚想不想去看海。

    林岚撩了撩头发,盯着我看了一眼,轻描淡写的说“我还想看浪呢,还看海,你是不是没事闲的啊,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我嘿嘿一笑,说“这么快啊,看来我要完成我们的约定了。”

    林岚冷嘲热讽的说“你少臭美了,就你天天逃课,还能考年纪前三十,我跟你说,考试的时候不准作弊,要不然约定失效。”

    我无语道“我在你心里人品就那么差。”

    林岚毫不留情面的揭穿我“你什么样我也不是不知道,中考的时候你那德行我可是记着呢。”

    我当时这个尴尬,恨不得从车窗跳下去,摸着后脑勺说“人都在变不是吗,我现在可改过自新了。”

    林岚冷哼一声,淡淡的说了句“但愿吧。”

    晚上回家,我妈问我最近在学校有没有惹事,我说没有,她说最好没有,要是在惹事非得扒我皮。

    看来之前我妈给我脾气已经变好完全是一种错觉,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再次回了原形。

    这种脚恢复的差不多,所以和刘志刚和班上的几个同学进行了一些对抗训练,最大的问题就是现在我的体力有些跟不上,毕竟上了高中小半年我也没怎么运动。

    到是野猪进步特别明显,投篮练得特别准,刘志刚还说野猪天赋不错。

    野猪私底下告诉我,每天放学他都在家附近的小区练几个小时的投篮,为了羞辱孙明刚,他这次是真拼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努力,我也没有懈怠的理由,每天早上早起半个小时开始跑步,头几天累的我上课就直打盹,但是习惯了几天后,发现那种困倦消失,相反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的。

    有一次在我家下面小区附近的公园跑步时,还遇到了海螺店的炜哥,他跟我说他家也在附近的小区住。

    因为他也有晨跑的习惯,所以后面我们两个就一直结伴晨跑。

    我也了解到炜哥这人喜欢旅游和摄影,那个泪螺就是他旅行中得到的,而且熟悉后我发现炜哥这人懂得特别多,说话也很让人受教,他跟我说一个人见识到的东西多了,眼界自然就会开阔,人生阅历越丰富,对事物的认知也会不同。

    除了这些,炜哥还给我讲了一些短发女的事情,说五年前他就认识短发女了,那时候他大学刚毕业,短发女还是个小学生。

    我问炜哥短发女之前也是个小太妹吗。

    炜哥摇了摇头说那时候她特别乖,而且小学升初中的时候还考了十佳。

    听炜哥说这些,我还是挺不相信的,看来时间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可以改变任何人的样子,同时也会放干人们身体滚烫的血液,从而彻底改变一个人。

    既然炜哥和短发女认识这么久,那他肯定也会知道短发女和花大姐的事情,想了想,我便开口问炜哥“你知道花晓宇这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