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64 白璐的追求者
    三八姐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样子跟我说着,手还指着桌上那盒心形巧克力。//:原创更新:ωwW.ЬaЙΖんυYI.cǒΜ//

    我已经习惯了三八姐到处八卦,所以根本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三八姐见我毫无反应,问道“你咋一点反应没有呢,这么不关心你同桌的私生活啊。”

    我撇着嘴说“我可不像你,满世界的操心,美国总统有几个小蜜你是不是都能知道啊。”

    三八姐说我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爽也不能冲她发火啊。

    我彻底无语了,把凳子往前一挪没搭理三八姐。

    三八姐骂了我一句死出,拿脚踹了几下我的凳子。

    上课的时候,白璐回来,我直接调侃的说道“听说你处对象了,哪班的啊?别藏着掖着了。”

    白璐知道我在跟他开玩笑,咧着嘴说“我对象不就是你吗,怎么的,完事了就不想对我负责了是不。”

    白璐这么没尺度的跟我开玩笑,我还挺难以接受的,跟白璐关系越好,她就越敢说话。

    我回着头看了三八姐一眼,嘲讽的问道“你说的白璐对象不会也是我吧。”

    三八姐拿眼神喵了一眼白璐,心虚的低下头。

    白璐也猜到怎么回事了,并没有为难三八姐,不过等她走到座位看见桌上的巧克力时,直接拿起来问我“你给我买的?”

    我摇着头,问白璐“这不是你买的。”

    白璐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瞪着眼睛说不是她买的。

    这时候三八姐又凑上来,开口说“这是你对象送来的。”

    白璐诧异的和我对视一眼,跟三八姐说“你别开玩笑了,我对象早就黄了。”

    三八姐撇着嘴说“你不会是想瞒着我们吧,刚才有个很黑的男生让我把巧克力给你的,我问他是谁,他说是你对象。”

    很黑的男生?我问三八姐不会就是刚才在门口那个吧。

    三八姐点了点头说就是那小子,虽然长得有点黑,但是人还挺精神的。

    白璐看了我一眼问道“你看见了,知道是谁吗?”

    我说那人有点面生,没啥印象。

    白璐看了看那盒巧克力,直接扔到我桌上,嫌弃道“姜天,给你吃了吧。”

    我赶快还给白璐说“来历不明的东西,我可不敢吃,免得惹祸上身。”

    白璐骂了我一句怂货,将巧克力放进桌堂了。

    这天晚上我和林岚一起做公交回去的路上,我还把这事跟她说了,问她看没看见那个找白璐的男生。

    林岚说她没注意,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林岚大部分时间都是低头学习,能注意到这些事情才怪。

    说来也巧,这天在公交车上又碰见上官月了,而且林岚一看见她就跑到座位后面去了。

    我当时还挺纳闷的,因为上次拉练过后在小邱老师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出林岚表现出来对上官月的厌恶,不过她确实没怎么跟上官月说话,我还以为之前林岚对上官月态度不好,是我的错觉呢。

    但是今天一看,林岚肯定是挺烦上官月的。

    可上官月又说不认识林岚,这我就搞不懂了,林岚也不是那种会因为一个人的性格长相去烦一个人的女生。

    上官月下车后,我到后面去找林岚。

    林岚撅着嘴让我离她远点。

    我说这车上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再远能远到哪去啊,距离远了心不还连着呢吗。

    林岚冷哼一声,说“你心估计跟人家飞到外面去了吧,就你这样的花心大萝卜,趁早离我远远的。”

    我承认我是有点花心,但任何男人见到漂亮女生肯定都会有点想法的,但我可不敢跟林岚这么说,只能赔笑说我错了。

    林岚气的不理我,一直到下车也没跟我说几句话,上次遇见上官月林岚也是这种态度,真搞不懂她看不上上官月哪里。

    下了公交,我去小卖店买了几袋方便面,我妈早上告诉我说她今天要晚点回来,让我在外面吃。

    本来想去林岚家里蹭饭的,哪知道林岚说翻脸就翻脸。

    因为这事弄得我有些郁闷,就买了一瓶啤酒。

    从小卖店出来,我便朝家走,没走几步,身后突然有人踹了我一脚。

    猝不及防下我一个趔趄差点趴在地上,手里的酒瓶也好悬碎掉。

    我直接骂了句尼玛,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身后站着四五个人,朝我冲过来。

    我直接懵了,这些人我他么根本不认识,二话不说,上来就偷袭我,这他么算怎么回事啊。

    我当时也是懵了,又被人冲上来踹了一脚,这才论者手中的啤酒,直接给了冲在最前面那小子一下。

    咚的一声,他脑袋一声闷响就往后退了几步。

    我没等他喘息,拿着酒瓶又使劲的朝他脑袋上砸了几下,也奇怪了,怎么砸啤酒瓶就是不碎。

    不过这小子连着被我砸几下,明显也懵了,他身后的人连忙扶住他,三个人从袖子里拿出甩棍,朝我打来。

    而且这些人跟商量好是的,专门照着我的右脚打,我心想这要是被打倒的话就彻底傻逼了,赶快将手里的啤酒往他们冲上来的方向一扔,迅速朝楼道里面跑去。

    这些人在身后追着我,喊着让我站住,好在我们小区当时刚换了门,锁芯都是好的,所以这些人没钥匙肯定进不来。

    我也不敢耽误,只要有人进来他们肯定会追上来,我面也不要了,随手一扔咚咚的上了楼。

    进屋后,我直接把门锁上了,期间我还听见我家门上对讲响了,估计就是下面那几个人摁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啥打我,但是明显就是奔着我来的,保不齐他们知道我家在哪。

    我趴在猫眼上看了一会儿,果然听见走廊里面有脚步声,楼下还传来剧烈的砸门声,估计是这些人挨家找我呢。

    我当时完全慌神了,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就听见楼下有个男人骂了一句“草泥马,几个小逼崽子找死是不。”

    接着一阵脚步声,我赶快跑到窗户前向下看,发现三楼的一个光膀子的男人手里拎着一把菜刀追着偷袭我的那几个人跑呢。

    那些人偷袭我的时候挺有尿的,被这男人一追直接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

    晚上我妈回来,我问她三楼那男的是干什么的,我妈说让我别去招惹那男的,据说之前捅死过人,在监狱里面刚放出来。

    难怪晚上的时候看他追着那些人那么猛,原来是有前科的人,我当时骂了自己一句,我他们怎么就不知道拿菜刀追出去了,被人欺负的这么窝囊,白看那些散打视频了。

    周六这天和野猪约好了去练球,我将昨晚被人偷袭的事情跟野猪说了。

    野猪问我“你确定这些人只打你的脚?”

    我说我也不确定,因为我跑的挺快的,这些人根本没打到我。

    野猪面色凝重,跟我说“你说这事会不会是刘志刚找人做的,这家伙明着跟我们唱白脸,背地里耍花招。”

    被野猪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可能,毕竟我和刘志刚之前有过节,他最近和我交好也挺反常的。

    我说周一开学问问他吧,看他怎么说。

    野猪说不行在好好教训下这孙子,我说要真是他我肯定不会惯着他,不过咱们也学聪明点,找不认识的人搞他。

    反正胡浩在普高认识不少混子,到时候给他们买两条好烟,不把刘志刚打出屎来都不能停。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特意去买了一把弹簧刀,如果在遇到偷袭我的人,我他么也不能怂,先捅一个再说。

    不过这天到是没在遇到偷袭,估计是那些人昨天被光膀子男人吓坏了。

    说来也巧,上楼的时候我还碰见那个光膀子的男人了,他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不过看他面相胖呼的,像尊大佛,还挺和蔼。

    很难将昨天拿着菜刀那一幕联想到一块,尤其是我妈还说他是杀人犯,不过对上他的眼神,我心里多少也有点惧意。

    晚上回来,我妈跟我说让我最近回家把门锁好,她听邻居说昨天楼道里面进来一伙好像讨债的,到处砸门,要是以后有不认识的人敲门,千万别开门。

    我心想这特么讨债的就是奔着你儿子来的,嘴上答应着我妈让她放心,心想肯定要把幕后指使这些人的人找出来。

    周一上学,我进了班级就去质问刘志刚,问他那伙人是不是他找的,想搞我就直说,干嘛表面上还跟我弄得挺好的。

    刘志刚一听这话愣了一下,反问我“你说什么,我特么听不懂啊,我看是你是后悔了,不想参加比赛故意找事吧?”

    刘志刚的表情凝重,一脸莫名,我看他不像装的,问道“真的不是你?”

    刘志刚说他就无语了,到底什么事啊,能把话说清楚吗。

    我把我被人偷袭的事情告诉刘志刚,刘志刚愣了几秒,表情严肃道“该不会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