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59 短发女跳楼
    我去找林岚的时候,心里挺复杂的,想想自己之前对林岚的态度,我觉得自己挺不是东西的。\/\/亲记住啦:www点banzhuyi點com\/\/

    我站在林岚的角度去重新考虑了这些问题,她夹在我和花大姐之间肯定十分为难,而我还不停的给她施加压力。

    好在昨天晚上在凉粉店的时候我没有爆发,如果那个时候暴走,我很有可能彻底伤害到林岚,到时候在挽回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到了林岚家里的时候,屋子里黑着,大门也锁上了,看来林叔和林岚已经睡觉了,我又不好意思叫醒他们,闷闷的回了家。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我刻意提前去了半小时,因为林岚平时都来的特别的早。

    果然到班级的时候,林岚在班级学习呢,我径直走到林岚面前,将早上买的牛奶递给林岚,讨好道“这么早就在发奋啊,给别人留点机会啊,你这样我下次考试怎么超过你啊。”

    林岚愣了下,看着我递过去的牛奶,盯着几秒开口说“干嘛,不跟我怄气了。”

    我学着野猪的样子,贱笑道“我是那小心眼的人吗。”

    林岚撇撇嘴,跟我说“把你的牛奶拿走,我不喝。”

    我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说“不喝拉倒,后边就是垃圾桶。”

    林岚拿着牛奶还真要往垃圾桶的方向走,吓得我赶紧拉住她,说我错了还不行吗,上次你偷偷往我桌堂放牛奶我不也喝了吗,给个面子。

    林岚脸一红,狡辩道“我可没放。”

    我推了推她的肩膀,小声说“这里就咱们两个,装啥啊。”

    正跟林岚说话呢,门口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我一看来的人是乐乐,顿时崩溃了。

    林岚冲我坏笑一下,指着门口的方向说“你的粉丝来找你了,快去吧。”

    我无语的白了林岚一眼,黑着脸朝门外走去。

    到了外面,我直接问乐乐干什么。

    乐乐递给我一袋零食,说“干嘛每次见我都板着个脸,我也不欠你钱,东西给你。”

    我看了一眼满满一袋子的零食,一脸懵逼,反问道“给我干嘛,你也不欠我的。”

    乐乐说这是短发女让她给我的,我说我不要,你拿回去。

    结果乐乐直接放到了我班门口,跟我说“爱要不要,东西送到就不管我的事情了,不要的话扔垃圾桶去。”

    说完她竟赌气囊噻的的走了,给我气的够呛,看着地上的零食直接踢了一脚。

    林岚听见我和乐乐刚才的对话,指着身后的垃圾桶,贱笑的看着我。

    妈的,我算是栽在短发女和乐乐两个人手里了,看着地上的零食,扔了又觉得可惜,原谅我天生就是穷逼命,没骨气的把零食捡起来,拿到林岚面前,问她想吃什么随便拿,反正有冤大头白送的。

    林岚巴着嘴,冷嘲热讽的摇头说“我可不敢吃,这可是人家给你买的,满满的爱心啊。”

    我看林岚的样子,觉得特别熟悉,这一出简直就跟我之前看见她和花大姐一模一样,所以打趣的问“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林岚说让我去死吧,少臭美了。

    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但我心里却美滋滋的,这说明林岚心里真的在乎我。

    我本来想问他花大姐病情的事情,但又怕林岚多心,所以犹豫的没有说出口。

    早自习小邱老师一脸凝重的走进来,我当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表情跟上次小邱老师训斥我时一模一样,我的心不由得提到嗓子眼。

    果然,小邱老师进来后,目光直接锁定在我的方向把我叫了出去。

    到了外面的时候,小邱老师问我这个周末干什么去了。

    她这么问我,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小邱老师。

    她的语气特别严肃,追问道“知不知道野猪出事了?”

    野猪出事了,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因为上周野猪就说周末要跟着孙明刚打定点,这头蠢猪,我都告诉他最好别参与,他还跟我说心里有数,我是真j8服了。

    我有些焦急的看着小邱老师问道“野猪现在在哪,他没事吧,被人打成什么样了。”

    小邱老师听了我的话,怔了一下,问道“你没跟着参与周末打仗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说我周末跟白璐和上官月在一起了,你不信可以问她们啊。

    小邱老师听了我的话,脸上的表情一松,说道“你可吓死我了,知道你没参与我就放心了,要不然你现在已经有个大过,在记一个过你就真不用来上学了。”

    听到小邱老师这么说,我顿时还挺感动的,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野猪的情况,继续追问。

    小邱老师让我别担心,说野猪没事,对面那伙人有个被打的挺严重的,家里找到学校要求赔偿,七班带头的孙志刚把野猪供出去了,所以人家家里现在讹上野猪他们了。

    我一听这话,在心里直骂这头野猪,不过这个叫孙志刚的他么一出事就把自己这边的人供出去,这事办的太他么狗了。

    小邱老师说没我事先回去吧,让我最近老实点,别再给她添乱子了,还说真是怕了我和野猪了,班上就跟我们几个关系最好,哪次出事都跑不了我俩。

    我当时真是挺愧疚的,跟小邱老师保证我会老实的,让她放心。

    早自习下课的时候,我听见刘志刚他们在议论周末打定点的事情,便凑上去问刘志刚,那个叫孙明刚的原来哪个学校的,怎么做事这么差劲。

    因为上次拉练的事情,我跟刘志刚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他也没有之前那么仇视我,相反还特别来劲的跟我说“那人就是个傻逼,原来是铁路三中的,初中名声就贼丑,野猪也是傻,干嘛帮这人。”

    我跟着附和道“这个楞缺,可不就是傻吗,我都劝他了。”

    林岚和白璐看见我跟刘志刚他们议论这件事情,问我野猪咋了,我把事情大概说了,她俩就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别想着给野猪报仇,让我老实在学校呆着,别在惹事。

    我这个无语啊,小邱老师这样,她们俩也这样,我说我可没说要替野猪报仇,你们别乱给我扣帽子。

    不过七班不就是上官月和梁轩班级吗,想了想我课间操的时候还是去七班看了看。

    本来我是想找上官月的,结果上官月这个值周生加班长带头不来上操,最后还是梁轩看见我,问我有事吗。

    我当时还挺吃惊的,没想到梁轩竟然主动跟我打招呼了,看来梁轩也并非冰山,几次下来,走的近了,彼此也就熟络了。

    我把野猪的事情跟梁轩说了,还问他身体好了吗。

    梁轩说本来就没什么事,然后又告诉我孙明刚也没来上学,不过他并不知道野猪他们打定点的事情。

    和梁轩聊了几句后我就回班级了,下午还去找了一趟小邱老师,问野猪什么时候能回来上学。

    小邱老师说事情还在处理,最快也得周三。

    回去的时候,路过三楼的走廊,看见有个人坐在窗户上,半个身子搭在外面,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这是要跳楼呢。

    可一想最近也没啥考试啊,这是闹啥呢。

    我们那时候还真有因为考试没考好跳楼的,不过不是我们学校,是临市的一个学校,这事当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我们学校学生当时还搞个减压起义,说老师不准留作业。

    不过这事发生的时候我还在初中,而且最后好像叼毛作用没起,反正我们现在老师作业留的挺多的。

    所以我当时正义感一上来,直接上去拽了一下那女生的衣服,说“同学,你别想不开啊,这跳下去摔不死弄个半身残疾咋办。”

    我当时真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是看到这状况挺害怕的,有些大脑短路。

    谁知道那女生回过身,直接冲我骂了句“傻逼啊,是不是脑子有炮。”

    她这话一说完,我和她都愣住了,因为这女生竟然是短发女,显然她也没有料到是我。

    一瞬间,我们两个都挺尴尬的,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这手干嘛这么贱。

    不过短发女接着转过头,迎着风浮动着她到脖子位置的短发,一脸陶醉的样子。

    我们那时候还不太流行短发,女生基本都是马尾,短发女的气质在女生中绝对算是特别的,而且尤其是现在的样子,真的挺勾人的。

    要不是之前我们有过节,我对短发女应该也会挺喜欢的,但是她打林岚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会记着,所以没在看她直接走开了。

    不过刚走两步的时候,短发女突然叫住我,背对着我问道“如果我现在跳下去,你会咋办?”

    我身子一颤,心想我都走出这么远了,你跳下去我也拉不住你了,我能咋办,顶多趴窗户上看两眼呗,顺便在给你叫个救护车。

    但我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万一短发女一抽风真跳小去咋办,所以我转过身,跟她说“你别想不开啊。”

    说着,一阵冷风顺着窗户飘了进来,顿时吹的我闭眼打了一个喷嚏,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妈的直接傻眼了,短发女竟然真的张开双臂,屁股一点点的脱离窗台。

    我从后面大喊着“你他么疯了?”

    话刚出口,短发女回头冲我鬼魅的笑了笑,直接纵身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