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58 震惊的消息
    看见林岚和花大姐两个人并排走出来的一瞬间,我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虽然之前有所猜测,和林岚一起的男生就是花大姐,但是当我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心脏还是被猛烈的撞击。/\/\原创更新:www.banzhuyi.com/\/\

    现在,我终于明白眼不见为净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当你脑中只是猜测一件事情的时候,无论这种现实有多难以接受,这种冲击远远没有刺眼的画面出现在眼前那一刻来的绝望。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表情狼狈的就像个小丑一样,可悲,可笑。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与绝望,我还强颜欢笑的冲着白鹭说“我也突然不想吃凉粉了,那东西没什吃的。”

    说着我不甘心的转身,像是逃难者一般張慌离去。

    林岚和花大姐没有看到我和白璐,我的慌张只被白璐一人看到,虽然她闭口不提刚刚的事情,但气氛也变得一度尴尬。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我便跟白璐说我不太舒服,想回家休息,白璐欲言又止的问没事吧。

    我没有回答,转身离去,第一次,我明白当你在乎喜欢一个人时,那种占有欲是如此的强,尤其是林岚和花大姐之间的关系还一直不明不楚。

    直到现在,我去回想这件事情,我也没觉得我当时的做法有多么不可理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任何人都是自私的,

    这天回到家后,我妈说要去看林叔,我说今天在外面玩累了,就借口没有跟她一起去。

    我妈还嘀咕,说我以前去看林叔都特别积极,今天是咋了。

    我用被子把头蒙上,没在搭理我吗。

    晚上我妈回来好像是故意气我一样,跟我说林岚今天晚上给她做了什么好吃的,说我这次没去是没有口福了。

    我气鼓鼓的说爱给给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用跟我说。

    想了一会儿,我又问我妈,今天没什么人去林叔家里吧。

    我妈骂我说“小兔仔崽子,你咋说话呢,我不是人啊。”

    她这么说,我心里好受一点,如果林岚再领花大姐去她家的话,我就更没有活路了。

    周日这天,胡浩过来找我,问我林岚上次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吗,那些人没有过来在找她的麻烦吧。

    我就服了,为啥我跟林岚闹矛盾的时候,周围人总不停的跟我提起她,好像故意气我一样。

    我说你去问林岚吧,我怎么知道,又不能24小时跟着她。

    胡浩听我这么说就在那儿笑,说我现在这表情就跟个小怨妇是的,问我是不是吃林岚的醋了。

    我说你爱说啥说啥吧,我不跟你犟。

    胡浩说我不用不承认,认识我这么久我啥样他心里有数。

    我这个无语,胡浩话里的意思跟白璐当时说我小心眼差不多,其实在任何事情上我真不小心眼,也不知道咋的,一看见花大姐我就心里不舒坦,他简直是我的克星。

    后来我把这件事跟胡浩说了,没想到胡浩不但不安慰,还损我说“姜天,我说句话你别生气,我觉得这件事情就是你在嫉妒那个花大姐,看人家学习好,长得帅,虚荣心作祟,跟人家攀比,还比不过。”

    我打了胡浩一拳,骂道“你到底是我兄弟还是花大姐兄弟,懒得你了。”

    因为心情不是太好的原因,我和胡浩还去喝了一点酒,胡浩跟我说他了一些他妈逼他学画画的事情,还说钱不少话,叼用没有。

    结果和胡浩当时一届学画画的人好像现在混的都挺牛逼的,当然排除胡浩,因为这货后来做了一些非常缺心眼的事情,到现在我和胡浩去喝酒的时候,他都会跟我抱怨,早知道当时好好学画画好了。

    和胡浩喝酒的时候,他问我是不是喜欢林岚。

    我想了想,兄弟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对林岚具体什么感觉,我俩小时候的事情你也都知道,可能就是觉得她是一个需要被我照顾的小妹妹吧。”

    胡浩闷了一杯酒,砸吧着嘴说“扯,你给我的感觉绝对就是喜欢林岚,要不然你这次也不会醋味这么大,不过姜天,我跟你说句话,你可别不往心里去,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林岚和那个花大姐真的没有什么,你不是还跟白璐天天黏在一起吗,谁还没有两个朋友不是。”

    胡浩这话说的我挺服气的,找不到辩驳的理由,所以转移话题说“你是不是看我跟白璐走的太近吃醋了,所以借机损我,让我离白璐远点。”

    胡浩骂了我句,说他是我这么小心眼的人吗。

    说实话,有几个可以谈心的兄弟真的是我的福气,胡浩这么一开导,我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下午和胡浩喝完酒的时候,上官月给我发传呼,问我在哪。

    我给她回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问我有时间吗,让我陪她去趟福利院。

    正好我也想散散心,便和上官月一起去了福利院。

    和上次一样,上官月还是买了很多东西给那些孩子,没想到看着大咧咧的上官月,也会有这种小女生纯真善良的细腻心思。

    从福利院里出来,上官月情绪有些低落,上次的时候她也差不多这样。

    我想了想安慰她说“你每次来这里心里都会不舒服,干嘛还要来啊,这些东西直接代交过来就完了呗。”

    上官月沉默了一阵,才开口说“虽然会触景伤情,但是我就希望自己可以抽出时间多去陪陪她们,尽一些微薄之力,只要他们快乐就好,其余的,我心里难不难受倒是无所谓,就像你真正在乎一个人的时候,看见他开心快乐,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上官月的话,像是木鱼般轻轻敲在我的心上,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真的只要他开心就好吗?

    上官月见我半天没有说话,微笑着说“姜天,不好意思,我的负面情绪影响你了。”

    我摇摇头,发自肺腑的说“我还真得谢谢你,本来我心情不是很好,但是今天跟你出来还是挺开心的。”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跟上官月在一起,我仿佛每时每刻都会被她身上散发那种乐观积极的态度感染,哪怕今天我见到的是她的忧伤,但是潜移默化里还是消除了我一些悲观的情绪。

    上官月听了我的话,开着玩笑说“原来你每次都是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上啊。”

    我嘿嘿一笑,说“是呗,所以你得哭,这样我看着就会更开心了。”

    上官月骂了我一句,转移话题的问我“对了姜天,我上次去医院看我爸的时候遇见了咱们学校哈三中转过来的那个叫花晓宇的高材生。”

    本来我情绪已经好转了,上官月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下又给我打回原形,刚想跟她说以后别再我面前提花大姐的时候。

    上官月突然面色不太好的跟我说“那个叫花晓宇的高材生挺可怜的。”

    这句话,直接将我还没说出口的话堵在了肚子里,花晓宇可怜?现在最可怜的是我才对吧。

    我没好气的问道“他怎么可怜了,不是挺风光的吗,有个小太妹绯闻女友,又是公认的校草,学习又那么好,还和林...我和人家一比才可怜呢。”

    上官月听了我的抱怨后,突然瞪大着眼睛看着我问道“如果把他这一切都给你,让你得一个随时可能会死去的病你愿意吗?”

    上官月的话让我一阵错愕,有些没反应过来的问道“你说什么?”

    上官月叹了口气,小声说“这本来是病人个人隐私,我告诉你你可别乱说,要不然我爸都有可能吃官司。”

    我点了点头,让上官月赶快说。

    上官月眼里再次浮现一抹愁容,继续对我说道“花晓宇有先天性心房间隔缺损,同时伴有室间隔缺损,我爸说他已经做了三次修复手术了,如果在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可能...”

    后面的话上官月没有说完,可我唰的浑身冒出一股冷汗,脑子像是秀逗了一样运转不过来。

    半天后,试探的开口问道“你不是骗我的吧?”

    上官月说她拿这种事骗我干嘛,他跟花大姐又不熟悉,就是觉得这个男生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竟然会有这么不幸的遭遇。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让我吃惊,我一时真的无法消化,难怪看着花大姐瘦的跟个竹竿是的,而且脸还那么白,现在看来,这便是他与病魔斗争的体现吧。

    上官月这番话,让我对花大姐的怨气一下子全都消散了,我甚至可以理解林岚每次因为花大姐跟我争吵,还有林岚为什么会花时间去陪花大姐。

    这天回家后,我心里突然不舒服起来,倒不是我觉得之前对花大姐态度不好而内疚。

    以前我觉得自己的出生挺不幸的,现在看来,这个世上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从深渊中爬出来的,甚至还没走出黑暗。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中都是上官月说的那些话,思虑再三,还是去了林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