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53 黑团山野营
    我一回头,发现叫住我的人是乐乐,而且一个月没见,感觉这乐乐好像胖了点,脸看着特别圆。\/\/原创更新:www点banzhuyi點com\/\/

    我直接问乐乐喊我干什么,有事吗?

    乐乐冲我白了一眼,说没事就不能叫我吗,说着朝我走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本来还想问白璐要使什么诡计捉弄我,结果回个头的功夫,白璐已经打车走了。

    乐乐还在我身边缠着我,问我“你前段时间不是辍学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本来我就不太高兴了,这乐乐还说这话,好像故意刺激我一样,我直接没好气的说“我回不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跟你很熟吗。”

    说完我就要朝公交车站走去,但是乐乐不死心的追了上来,继续问“你干嘛老是跟我这种态度,我也不欠你的,做个朋友不行吗?”

    我说我这人不轻易交朋友,而且更不会和仇人交朋友。

    乐乐气的脸一扭,冲着我喊道“你这人真有病。”

    我气的不行,难道我不想理她就是有病了,在我眼里看她还有病呢,干脆站在公交站牌后面,一直躲着乐乐。

    过了能有两分钟,我心想这乐乐该走了吧,正想探头看看车来没来,结果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下。

    我直接拉下脸,喊道“你到底有完没完。”

    结果这话刚一出口,我就懵了,因为拍我的人不是乐乐,竟然是上官月。

    上官月被我吼的吓了一跳,问我咋了发这么大的火。

    我说刚才碰见一个烦人精,还以为你是她呢。

    上官月就捂着嘴笑,说还有人能烦到我,真是厉害。

    我拽了上官月胳膊一下,问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上官月古灵精怪的说“你猜呢。”

    正好这时候车来了,她便唰的挤到人群里面去了。

    上车的时候,废了好半天劲才蹭到上官月旁边,我问她明天她去野营吗。

    上官月说她是班长肯定要去,还神秘兮兮的跟我说,让我小心点。

    说完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我,白璐说她和林岚要对我做什么事,上官月又让我小心点,这三人到底合计了什么方法来整我。

    我在车上威胁上官月跟我说是不是她们要阴我。

    上官月就一直盯着我笑,不回答我。

    一直到下车,上官月都死咬着没说,这下我彻底慌了,下车的时候还差点把人绊倒。

    后来我安慰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三个女生,即便她们三要强j我,也得能扒光我算啊。

    回家后我让我我妈带我去超市,我妈问我为啥去超市,我说我们明天野营,我得准备好吃的,而且还要自己带条毯子,咱家那破毯子拿出去丢人,你给我买条新的吧。

    我妈嘴上磨叨说不买,但是最后还是带我去买了一条。

    其实我不是什么虚荣心强的人,这个毯子我是想给林岚的,因为上次在林岚家住下的时候,我看见林岚的毯子上面有好几个洞,如果明天拿出去,肯定会被同学笑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点背,买毯子的时候竟然又碰到了那个乐乐,而且明明晚上我已经把她损的够呛,她竟然又厚着脸皮跟我打招呼。

    而且还毫不生分的过来跟我妈一起帮我挑毯子,因为我妈在这儿,我也不好发作,只能忍气吞声。

    乐乐走后,我妈还问我那女生是谁,我说是一个普通同学,我妈盯着人家看了半天,说她长得挺好看的。

    反正乐乐哪长得好看我是一点也没看出来,她浑身就没有一块招我待见的地。

    晚上我背着我妈偷偷把毯子给林岚送过去了,至于为什么偷偷的,大家都是青春期过来的,肯定都懂。

    林岚看见我的时候特别吃惊,尤其是见我给她拿条毯子,她死活不要。

    我说这东西不是我给她的,是我妈知道咱们露营要带毯子,带我买的,还非得给你买一个让我送过来,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没法回去复命了。

    林岚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收下了,而且还让我跟我妈说声谢谢。

    我小声嘀咕“老婆婆给儿媳妇买东西应该的。”

    林岚没听清,冲我问道“姜天,你说什么?”

    我赶快岔开话题问林岚“白璐说你们明天要阴我,到底怎么回事?”

    林岚一听我提起这个,笑的和白璐当时一样奸诈,说“就不告诉你!”说完转身回去了。

    我心想不告诉就不告诉,如果她们三个敢整我,我挨个收拾。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特别早,洗了个头,特意找了一件衬衫穿,还给头发上喷了哲理水,临走的时候还问我妈,我今天帅吗。

    我妈脸一沉,看着我说“小天,你告诉妈你这是野营去还是要相亲去,是不是要见昨天那个叫乐乐的家长。”

    我妈一边说,一边咧着嘴笑,我无语的直接推门出去了,也不知道那个乐乐哪好,把我妈迷成这样。

    到学校的时候,操场上全是人,这次选的野营拉练地点是黑团山,整个高一分成两伙人,分成两天去,晚上还要在山脚下露营,总之挺激动一件事吧,毕竟这么大规模好几百人的露营我还是第一次参加。

    不过因为是拉练,并没有大巴送我们,只能靠着11路双脚步行10多公里。

    不过这点距离对于现在每天都在锻炼身体的我来讲还是挺简单的,因为我一直在心底筹划着明年春季运动会的时候在赛场上杀杀刘志刚这个体育生的锐气。

    这里还要说下我跟大飞这伙人的事情,本来大飞知道我回学校说要过来找我聊聊,当然这也是刘志刚告诉我的。

    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大飞也一直没来找我,就连刘志刚都老实不少,这是让我最意外的事情。

    站队的时候,野猪凑到我跟前,说要帮我背包,我心想这货难不成还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我心生愧疚,想要赎罪。

    哪知道一个多小时的跋涉到了目的地后,我从野猪手里结果包的时候直接傻眼了。

    原本包里装了一下子吃的,现在轻的跟个气球是的。

    我直接抽了野猪一下,问他我包里的吃的呢?

    野猪扣了扣牙缝,扣出一块肉沫递给我说“你的包太沉了,我就心思吃点能轻巧不少,结果一下没控制住,都吃了...”

    我瞪着眼睛,看着说的轻描淡写的野猪,一下子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我控制住激动的情绪,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跟野猪说“我的东西吃没了,你带的东西呢,分我一半。”

    结果野猪差点将我气晕过去,他竟然跟我说东西落在家里了。

    我当时感觉都要炸了,最后耐着心问他“那你告诉我咋俩没东西吃一天怎么过?”

    野猪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拿眼睛瞄着林岚和白璐,小声说“吃她们的呗。”

    我骂了一声蠢猪,无语的朝白璐走去,当时小邱老师给我们正在分组,帐篷是学校统一带来的,四个人一组,不过并不是混搭...

    白璐和林岚在一个组,当时她俩在那支着帐篷,我便讨好的走过去,殷勤的帮着她们。

    眼睛不时的漂着林岚和白璐的包,林岚我也不报什么希望,只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白璐的包里。

    等帮她们支完帐篷,我便凑到白璐身边,巴结道“老铁,你不说今天给我带好吃的吗,给我看看都带什么了呗。”

    白璐一听我这话,唰的一下冲到她包身边,死死的护在身后,防狼是的盯着我,说“我有说过这话吗,我好像不记得。”

    我推了一把白璐,说别闹了,我带的东西都被那头蠢猪吃了,你快给我点,我要饿死了。

    白璐拼了命的摇着头,拿着包朝小邱老师那边跑去,就连林岚也拿着包跟白璐跑开了。

    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该不会是她们两个合起伙来跟野猪一起整我吧?

    我直接跑去问野猪是不是这么回事,但是野猪死不承认,还说我冤枉他。

    我说你最好是被我冤枉的,要是让我知道你跟她们一起整我,你就废了。

    上午搭完帐篷我们便进行团体活动,观山,拔河,一些团体类的多人游戏,这么一上午折腾下来,我的体力已经彻底没有了,口渴的要命,肚子也饿的咕咕叫。

    白璐和林岚商量好了,就是不给我一点吃的,上官月还过来一趟,手里拿着巧克力给白璐和林岚分,说东西是进口的,明摆着故意气我呢,就连小邱老师也对我的状况不闻不问。

    我更确定这些人肯定是事先商量好的,存心整我。

    好在学校组织了一个野外生存的项目,大概就是在河边自己取水,回来烧开,过滤后做饮用水补充水源。

    小邱老师交待了我们注意安全后,便分组去采水源。

    野猪到了河边后,突然眼睛一亮,将我拉到一边说“姜天,我们下去摸点鱼吧,一会烤着吃,那几个女生存心整我们,我们得做出点回应啊。”

    我说这么多人怎么下去摸鱼啊,而且我还不会水,晕水。

    野猪在一旁骂我是男人吗,这水也就到腰上,淹不死人,说完他便在岸边开始观望,说那个地方可能有鱼,还给我将他小时候经常去跟人摸鱼去。

    等那些取水的同学都走光了,野猪便脱掉上衣和裤子,直接跳下水开摸,而且没几分钟,还真抓到一条半个手掌大的鱼。

    我一时也有些兴奋,也跟着跳下去摸起鱼。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野猪摸了十多条,但我就摸到一条,完全没野猪的本事。

    野猪说他累了,上去休息会儿,我一个又摸了一会儿,抹了半天累的满头大汗,依然没啥收获,郁闷的朝岸边走去。

    一抬头,发现野猪不知道哪去了,到了岸边,骂了一句野猪,正准备穿衣服,心咯噔一下,妈的,衣服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