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46 因为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转身的一瞬间,我的眼泪还是没控制住的落下,被我咬破的嘴唇还在不断向嘴里溢着鲜血,原来鲜血的味道是这般苦涩。^^^亲记住啦:WWω.ΒǎnΖHυYǐ.CòM^^^

    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骂我,指责我我都可以忍受,但是林岚不行,我之所以得罪了这么多的人,全是因为她,可她刚刚的做法彻底让我心寒,我拼了命去守候的东西,在我最需要关怀的一刻,竟然对我千般埋怨。

    我在心里反复问自己这么做值得吗,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在林岚眼中,我就像是一个麻烦的包袱,她的眼里有的只是对我的嫌弃。

    身上的疼痛瞬间被心口的绞痛掩盖,野猪没有追上来,冲我喊了一声。

    我僵着脖子,不让自己不争气的转过头,再去看林岚一眼。

    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就像一个笑话一样,林岚,林岚,我真是活该被这个名字折磨。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在众人各种异样的目光中离去,走了能有十几步,从身后飘来一个女生急切的声音,焦急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心头一颤,猛地转过身,迎上白璐担忧的目光。

    明明有人关心我,可我眼底却闪过一丝失落。

    白璐身子一怔,紧张的看着我,问道“老铁,你跟人打架了,没事吧,不行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摆了摆手,跟白璐说没事,但是白璐硬是打了量车,将我拽到车上,一直拉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为我扫去身上的尘土。

    一瞬间,眼睛再次泛热,直到白璐出现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这份倔强背后,是多么需要一个人关心。

    借着倒车镜我看到自己浑身是土,满脸是血,难怪白璐刚刚会吓一跳,就连司机师傅都惊恐的看着我,不敢跟我搭话。

    不过我并没有跟白璐去医院,而是让白璐带我去了她家,我在卫生间洗了一个小时的冷水澡。

    冰冷的水刺激着身上的伤口,疼的我呲牙咧嘴,但我依然忍着剧痛,或者说想要这痛觉刺激着我,让我记住今天这份仇恨。

    想起大飞刘志刚对我的侮辱,我暗暗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加倍把这份屈辱还给他们。

    出来后白璐要为我擦药,我也没客气,后背上摸不到的地方像上次一样还是白璐替我擦得。

    不过这次我的脑中没了那些猥琐的念头,而是冲着白璐问道“老铁,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经常被人打,我在你们女生眼里就是个窝囊废吧。”

    白璐的手顿了下,安慰我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喜欢混的好的男生吗,其实这句话应该这么说才对,我喜欢那种骨子里不懦弱的人,喜欢那种为了守候自己珍视的人敢于以身犯险,永不退缩的人。”

    药效渗入皮肤,再次勾起我的痛觉,我咧着嘴继续问道“在你眼里我是这种人吗?”

    白璐叹了口气,手指温柔的在我背部划过,说“这次也是为了林岚吧?”

    一阵沉默,我不知如何作答,是白璐太过聪明看透了原委,还是林岚太傻或是根本不领情我做的这一切。

    等白璐给我擦好药后,我便回了家,趁着我妈中午不在家,我要换套干净的衣服。

    下午去学校,我以为会是五虎在校门口堵我,没想到见到的却是小邱老师。

    小邱老师脸颊有些发红,看样子是喝了酒,见到我之后,她径直朝我走来,一身酒香飘过,印证了我的猜测。

    我在心里纳闷,小球老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知道我打架的事情了?

    恍惚间,小邱老师已经来到我跟前,并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围着我转了一圈,在我浑身打量着。

    我被小邱老师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以至于忘了打招呼。

    小球老师审视完我,舌头有些打结的说“林岚中午找过我了。”

    我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果然小邱老师知道了,林岚,又是她,难道她想要满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被人打了的事情吗,她就非要和我过不去吗?

    难道我们两个上辈子就是一对冤家,这辈子永远不能和平相处。

    小邱老师见我没有说话,继续问道“姜天,你到底还想不想好好在学校读书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打架还来上学干什么,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妈想想,她一个人带你多不容易,你就这么回报他吗,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学校读书,懂点事。”

    小邱老师说话的语气略显严肃,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第一次,她沉着脸对我说了这么重的话。

    如果是别人,我可能真的要发作了,但是面对小邱老师,我只能低下头,将满腹的委屈消化在身体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是他们要打我的,我也不想。”

    小邱老师加大了声音,说“他们为什么打你,怎么不打别人,姜天,难道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想推卸责任吗,是不是真被学校开除了你才能意识到这份校园生活的来之不易,是不是有一天你连我这个班主任也要打?”

    小邱老师的怒火,让我心里愈加惶恐,尤其是她最后一句冷冰冰的班主任三个字,不在是小邱姐。

    我想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林岚怪我,小邱老师也怪我,我在乎的两个女人不顾众目睽睽下我的颜面,声嘶力竭的指责我,直接击溃我最后一道防线,那种心痛感再次传来。

    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小邱老师发作,只能声音沙哑低沉道“我不敢。”

    小球老师用手捂着发红的脸,眼里泛起了一层雾“我看你没什么不敢的,就你这样的还来上什么学,出了事我眼不见,心不烦。”

    我不知这是小邱老师的气话,还是真心话,但是她的话却是最后一把用力扎在我心上的刀,一只扯断我身上线的手。

    我咬着嘴唇说既然小邱姐这么烦我,那我以后就不来上学了。

    说完我转身走掉,小邱老师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追上来拉住我,让我跟她去办公室。

    我一把甩开小邱老师的手,直接跑掉了,小邱老师追不上我,只能在后面扯着嗓子喊。

    说实话,我没想到一天之内两个我最珍视的人都对我这种态度,我心里难受的要命。

    出了这种事,我知道自己肯定瞒不住我妈了,于是直接去了店里面,跟我妈说我不念了,你送我当兵去吧。

    我妈先是吃了一惊,随后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我就是不想念了,你别问了。

    我妈直接拿起电话给小邱老师打了个电话,说实话,我以为她放下电话会揍我一顿,接着一阵哭闹,但是我妈却是一脸平静的跟我说让我先回家吧,等过几天让周叔帮我办当兵的手续,说完她就开始忙着手头的活。

    从店里出来,说实话我没想到我妈会这么反常,但是我也没有心情去考虑她的态度,闷着头回了家。

    这一刻,我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挺难受的。

    我在家里呆了半个月,正好赶上一批征兵,但是我的年纪不够,人家不要我,周叔带着我跑了几天后托关系把我送进去了。

    办完这些手续,又在家呆了半个月,期间谁来看我我都没给开门,一直装作不在,包括林叔。

    入伍报道那天,我妈没去送我,虽然她同意我当兵,但是从上次后她就一直跟我冷战,每天就跟我说几句话,我知道她心里在怪我。

    我也挺内疚的,觉得自己去当兵的话,就没人陪着我妈了,但一想到自己就是个包袱,没准离开了我妈,她会少跟我操心,过得更好。

    出门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小天,路是你自己选的,你以后别后悔怨妈就行。

    就这么一句话,我直接没控制住眼泪,哇的一下哭出来来了,但我没有当我妈的面,一直上了周叔的车才放任自己哭。

    周叔在一旁劝我现在后悔还来及,但我知道自己不后悔,我虽然舍不得这个家,舍不得我妈,舍不得校园,舍不得我的那些朋友,但我却不想在成为谁的负担。

    小邱老师也好,林岚也好,她们的话,点醒了我,我的存在,只会让身边的人为我提心吊胆,我自以为是的守候,在她们眼中却是无稽的拖累。

    周叔一直等我心情平复才发动车子,正当我们准备离去的时候,有双肥硕的打手拼命砸着车窗,冲着我喊道“姜天!”

    我下意识抬头,发现车窗外,野猪一脸焦急的砸着玻璃。

    周叔看了我一眼,摇下车窗,野猪直接打开车门一把将我拉了下去,焦急的喊道“姜天,快跟我走,出事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野猪,甩开他的手说“对不起野猪,我要当兵去了。”

    野猪直接骂道“当球的兵,快跟我走,林岚和白璐出事了,再不去的话她们就危险了。”

    我一听到这两个名字,心唰的揪在了一起,心一横,沉声说道“她们的事跟我没关系。”

    野猪听了我的话,愣了一秒,猛地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扔给我一个本子说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揉着肿痛的脸,瞄着一页彩色的本子,一眼便认出这是林岚的日记。

    大面积空白的纸张上只写了一句话“和你在一起,快乐和悲伤都一样,因为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在纸张的最下角,有一个很小的名字----姜天,时间正是我辍学的那天。

    身旁的野猪用哭腔冲我喊道“求你了,快点去吧,晚了,白璐和林岚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