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44 暴揍刘志刚
    白璐使劲解着上官月的裤子,上官月撕扯白璐的衣服,俩人谁也不退让,没一会儿白璐就解开上官月裤子扣,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内内。//:原创更新:ωwW.ЬaЙΖんυYI.cǒΜ//

    瞬间我和野猪脸同步的红了起来,本来喝了酒就热的要命,这下跟烧起来是的。

    我一看白璐和上官月俩人真是耍起酒疯了,在这么下去,衣服裤子肯定全扒开了,虽然我也想继续看下去,但是我和野猪俩人也都喝了酒,这么下去,准保要出事。

    趁着事态能控制的前,我给野猪使了个眼色,他去拉上官月,我则将白璐往后面拽,结果俩人就朝我们骂,说我们喝多了,要非礼她们。

    两个人跟商量好似的开始大喊大叫,我怕把邻居招来,到时候解释不清就完了,连忙捂着白璐的嘴。

    她俩撒了好一阵疯可能是累了,也不喊了,老实的坐下来,盯着桌子傻笑。

    我跟野猪在一旁看的胆战心惊的,说实话,我还真没看见女生喝多是这样子,之前林岚在迪厅陪酒的时候,喝多了老实的就睡着了,白璐和上官月又作又闹,酒品真是太次了。

    俩人坐下没一会儿,又嚷嚷着要喝酒,我和野猪哪敢再让她们喝啊,直接把酒抢过来到掉了。

    白璐是真的喝多了,捧起菜汤就当酒喝,一边喝还一边劝我俩喝,不喝的话就敲桌子。

    我和野猪为了安抚她,只能装模作样的喝着,不过这会儿上官月到是老实了,我还纳闷呢,低头一看,上官月竟然躺在地上睡着了。

    这点逼酒喝成这样,早知道我就该早点拦下她俩了。

    我让野猪把上官月扶到卧室去,开始哄着白璐,不过白璐的状态越来越失控,不停的傻笑,还拿手使劲敲着桌子。

    我也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又怕她伤到自己,就用力抱住她,将她控制住。

    哪知道白璐在我怀里,先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半响后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嚎啕道“小天,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说的只爱我一个,背着我却和别的女人搞,说我不把第一次给他,还好姐没有给那个王八犊子...”

    我知道白璐骂的是纹身男,看来她一直装作没什么事,这次喝了酒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全都释放出来了,遇上纹身男那种渣男,白璐的命也是够苦的了。

    我用手拍打着白璐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倾听着她酒后的醉话。

    野猪这时候走出来看见我抱着白璐,大喊大叫的问我什么情况。

    我看已经闭上眼睛的白璐,让他别喊,将白璐小心翼翼的扶到沙发上,擦了擦额头的汗,长舒了一口气。

    我和野猪两个人也没心情继续喝了,收拾好了屋子,累的瘫坐在地上。

    野猪就在一旁感叹,以后再也不和上官月和白璐喝酒了,以为她俩咋呼的那么欢,挺能喝呢。

    我看了看睡着的两个人,跟野猪守了一会儿就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野猪问我是不是喜欢白璐,干嘛抱着人家。

    我说你瞎啊,没看见白璐耍酒疯呢吗,我怕她乱动伤到自己。

    野猪直撇嘴,还说喜欢就要追,要不白璐这种女生班上好多人都惦记呢。

    我无语的看着他,也懒得解释,因为我心里清楚,我跟白璐是那种哥们的感觉。

    在公交车站等了半天公交车也没等到,我浑身累的要散架,索性懒得等了,打了一辆车回家了。

    哪成想,刚到楼下还没下车,竟然看见我家楼道口门前停了一辆奔驰,一看车牌号我就知道是周叔的。

    我妈出差还没回来,周叔怎么来了,正纳闷呢,竟然看见周叔的车么打开了,而且我妈竟然从上面下来了。

    我妈不是出差来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又继续观察了一阵,发现周叔并没有上楼,下车跟我妈打了个招呼就开车走了。

    等周叔走后,我才从车上下去,又在楼下转了会才上的楼。

    上楼后我妈问我去哪了,我说去同学家玩了。

    想了想刚刚在楼下看到的那一幕,我问我妈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妈说她也是刚到家。

    我还试探的问她怎么回来的,我妈也没怀疑,说打车回来的。

    顿时我就觉得我妈这几天不是出差那么简单,要不然她没必要瞒着我周叔送她回来的事。

    越想越觉得不正常,周叔的突然频繁出现,以及我妈的隐瞒,让我越来越费解,心也愈加难安,但我没有揭穿我妈的谎言,而是准备在观察看看。

    国庆假期后开学的第一天,白璐一见我面就显得一脸尴尬,看来她多少还记得自己撒酒疯的事。

    我故意笑着调侃她说“都记得?”

    白璐红着脸,低着头小声说“野猪都告诉我了。”

    我看了一眼野猪,他盯着我们的方向一直乐呢,我心想这野猪真是够缺德的。

    看白璐难得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看来她真觉得不好意思了,我也不好在逗她。

    这天间操的时候,我因为肚子疼就没去上操,而是请假去了厕所。

    等我回到班级的时候,发现刘志刚正在翻林岚的书包,我直接冲了过去问他干什么呢,说着还把他伸进林岚书包的手拽了出来。

    但是把他手拽出来的一瞬间,我俩都愣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刘志刚手中的一包卫生巾。

    在我们那个年代,男生都觉得女生用卫生巾特别丢人,所以当刘志刚拿出这东西的时候,直接大喊大叫起来。

    当时班上还有两个值周生,他还拿着冲这些人嚷嚷,还往空中扔。

    其中一个男生凑热闹的跑过来,另一个女生红着脸跑出教室了。

    我当时真是怒了,抓着刘志刚的头发,拿着桌上的一本大词典就朝刘志刚糊了上去,这一下直接给他干懵了,我又使出我最近练的后旋踢,但是可能因为脚脖子还没好,招数没用出来,自己差点又扭到。

    刘志刚这时候反应过来,直接就奔着我来了,眼见他拳头挥过来了,我身子一侧,直接使出我另一招鬼烧,也就是切摔。

    这是我第一次在实战中用出这招,没想到竟然出师告捷,直接锁着刘志刚的肩膀给他摔倒在地上,随后我又不解气的拿凳子照着刘志刚的身上抡了下午。

    原来我绝对不是刘志刚的对手,但是现在我完全将他压制,看来这段时间的锻炼不是吹的,散打果然够牛逼。

    这时候,我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也忘了不要惹事了,刘志刚被我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只能用手拼命的捂着头,我当时已经红了眼,就跟上次打教导主任似的,欺负我也就算了,我绝对不会让他在欺负林岚的。

    这个时候,另一个值周生从后面抱住我,说别打了,在打老师回来了,此时小邱老师回不回来我到是无所谓,就是怕林岚看见地上的卫生巾,这种事情要是被同学知道,以后林岚在班级肯定会受到更多蜚语。

    于是我捡起地上的卫生巾,放回了林岚包里,还照着躺在地上叫唤的刘志刚踢了一脚,威胁他要是再敢惹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说完这话我便走出了教室,揍了刘志刚一顿,我心里也爽了不少,气也消了大半,走出教学楼之后,我本来想去小卖部抽根烟的,但是这时候看到了上操回来的梁轩。

    说实话,刚才自己学有所成,还真想跟梁轩炫耀下,或者跟他切磋下,让他在这么拽,结果我走过去,这家伙完全无视我,跟以前一样,还是冷冰冰的。

    后来等到野猪和他去小卖部抽了根烟,毕竟我们跟五虎结怨了,不能再去厕所了,而且上次在游戏厅揍了五虎的人,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报复我们。

    我跟野猪说我把刘志刚打了,但是具体原因没说,野猪说那孙子告到学校怎么办,我说这么窝囊的事情,他肯定不敢,估计会找人放学堵我吧。

    回到班级的时候,刘志刚不在教室,估计真的去找人收拾我了,林岚也没什么异样,看来刚刚这件事情也没被那俩值周生说出去。

    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短发女身边那个叫乐乐的女生跑到我班级,把我叫出去后告诉我快走,说五虎中午在校门口要打我。

    还真是挺讽刺的,这个乐乐两次来找我,都是因为有人要打我,上一次是短发女,这一次是五虎,她消息到是灵通。

    我没好气的问乐乐“五虎要打我还是短发女要打我啊,你回去跟他们说,老子不怕他们,最好一下打死我,要不然我打在我身上的我会一百倍还回去。”

    乐乐脸一沉,说我不识好赖,人家专门打我就赶快跑呗。

    我说不用你管,我挨打乐意,说完就回了班级。

    野猪听说五虎要打我,问我是不是因为上次在游戏厅揍郭翔的事情,我说不一定,没准是刘志刚那孙子去找的,毕竟因为短发女的关系他现在跟五虎走的挺近。

    野猪跟我说不管咋的中午他都跟我一起去,大不了跟他们拼命,说完他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找了个棒球棒。

    看着野猪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又害他跟我犯险。

    但我不会矫情的说什么让他别管,因为我知道兄弟就是义无反顾的向前冲,不是喝酒吃肉时勾肩搭背,刀山火海时一把将你推开,这点我很庆幸有胡浩和野猪这两个兄弟。

    中午放学的时候,我把班级窗户的角铁直接卸下来了,和野猪一起出的校门,果然校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混子。

    而一直没露面的刘志刚也站在五虎的旁边,我握紧了藏在袖口的角铁,和野猪相视一笑,直接迈着大步朝校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