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43 酒后疯狂
    我问完这句话心里挺没底的,因为我怕林岚和上官月真的有什么过节,即便上官月性格在豪爽,我也怕她难免会有芥蒂。\/\/亲记住啦:www点banzhuyi點com\/\/

    但上官月听了我的问话后,一脸错愕的盯着我,随后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林岚是谁啊,听名字像是女生,不会是你的心上人吧?”

    听上官月的口气,她根本不认识林岚,而且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骗我,可林岚对上官月的态度来看,明显是有问题的,这下就奇怪了。

    我皱着眉头,上官月还在等我告诉她谁是林岚,这时候野猪见我们两个窃窃私语,凑过来问道“你们两个背着我说什么呢,是不是在夸我玉树临风,看上小爷我了。”

    上官月见野猪这么不要脸,装作呕吐状,我也跟着附和,说全世界男人死光了,帅字也跟野猪无缘。

    我们打闹的时候,白璐也过来了,还买了老鼎丰的点心,野猪见到吃的,也不跟我们闹了,直接贴到白璐身边,嘘寒问暖的,眼睛瞄着点心哈喇子直流。

    上官月趁机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我也没客气,直接掐住她的脸。

    我现在真的怀疑这上官月就是女流氓,总喜欢掐我屁股,而且还用那种勾人的眼神看我。

    上官月被我掐住脸,装作特别生气的向白璐求救“小璐璐,你看你的好老铁跟我耍流氓,占我便宜。”

    我嘴巴一匝,拍着上官月的脑瓜说“明明是你先摸我屁股的,怎么成了我占你便宜了。”

    上官月还做出那种特别无辜的表情,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认真道“人家摸你屁股你有种摸我屁股啊,干嘛摸我脸。”

    我嘿嘿一笑,调侃的说“我摸的就是屁股啊。”

    我这话一说完,白璐和野猪全都笑了,上官月一下推开我,气鼓鼓的拉着白璐去厨房做菜了。

    上官月和白璐去做饭,野猪上了趟卫生间,出来就开始冲我挤咕眼睛,头还一直往卧室的方向瞥。

    我没看懂野猪什么意思,直接问他要干嘛。

    野猪冲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指着两间卧室中的一间冲我招手,这下我算是明白了,野猪这货是想偷偷溜进上官月房间。

    我看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上官月和白璐,一时来了好奇心,跟野猪溜进了上官月的房间。

    进了上官月房间,野猪小心把门关上,小声骂了一句我笨,差点急死他了。

    我故装清高的说我是不想随便进人女生房间,野猪骂我一句装逼犯,开始两眼放光的打量起上官月的卧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来的原因,上官月的屋子收拾的特别整洁,感觉她这种性格的女生屋子应该很乱才对。

    野猪看了一秒,便开始开始在她屋子里翻腾着。

    和野猪一样,我其实对女生的房间也挺感兴趣的,毕竟在白璐家的时候那个家不是白璐经常住的地方,所以除了被褥什么都没有。

    上官月的屋子可不同,里面满满的都是物件,和各种手工工艺品。

    我随手拿起一个用竹筷子做的小船,一看就是手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官月自己做的。

    野猪的目标可不在这些东西上面,开始四处探宝,见我傻站在一旁,跟我说“大哥,你帮帮忙啊,看看上官月这藏没藏小雨衣什么的,你好好翻翻那个柜子,尤其是床头柜,我觉得这个地方一般都是藏着秘密的地方。”

    虽然野猪的想法挺龌龊的,但我的好奇心也被点燃,看着平时上官月那么骚,还真保不齐翻出点什么成人用品来。

    这时候我跟野猪也顾不上素质了,开始翻腾起来,尤其是床,我怀疑她肯定有猫腻,在我们那个时候,男生女生基本都是有点小秘密的,就比如我的床头就藏了好几张爱情光盘和几片小雨衣,虽然不知道上官月床下会藏着什么,但是我却一时来了很大的兴趣。

    这种兴趣要远比我米青虫上脑更加刺激,甚至我已经设想如果真的在上官月房间翻出什么东西的话,没准以后可以要挟一下她,至少不能让她总占我便宜...

    不过我将她的床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什么令人兴奋的物品,甚至连根头发丝都没看见,野猪也是一无所获,把我俩郁闷坏了,而且这么一折腾,还把我俩累的满头大汗。

    野猪一屁股坐在地上,叹着气说道“看来上官月把她那些小秘密都藏起来了,早有防备,真没意思,以前在我表妹房间还找到过片呢。”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相信的说道“真的假的。”

    野猪眼睛一睁,铿锵道“骗你是孙子的,还有几封情书呢,这上官月这么漂亮,不可能连个情书都收不到吧。”

    我想起上次野猪给林岚写情书的事情,调侃道“谁告诉你收到情书必须留起来的,没准人家直接扔了,或者画个癞蛤蟆还回去。”

    野猪听出我在调侃他,直接脸一拉,骂了我一句。

    声音挺大的,在厨房的白璐直接冲着我们喊道“你俩跑人家上官月屋里干啥坏事呢,快滚出来。”

    我瞪了野猪一眼,啥也没找到,还被发现了,尴尬的跟野猪退了出去。

    前脚刚迈出去,白璐便凑过来,盯着我俩,审视道“把手拿出来,我看你俩是不是在里面干啥坏事了,还是偷东西了,还是你们两个是大变态,试穿上官月的内衣了。”

    我白了野猪一眼,都怪他出的馊主意,这下被白璐落下口舌,我摸着后脑勺,尴尬的辩解说“困了,准备睡一会儿的,你一嗓子给我喊醒了。”

    野猪一个劲的点头说“都怪你,白璐,没事乱喊什么!”

    白璐还想损我俩,但是上官月笑着走出来替我俩解围的说“白璐你别逗他俩了,我那屋啥都没有,让他们翻着玩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野猪算是老实了,消停的坐在客厅等着开饭,白璐还是不是的损我们两句,我小声骂着野猪,都怪他把我往沟里带。

    野猪还撇着嘴说“还是你自己好奇,愿不着我。”

    开饭的时候,我和野猪赎罪似的开始帮着拿碗筷,虽然菜很简单,但是卖相和口感确实没得说,这我之前到是有些小瞧上官月和白璐了。

    一直以为她们是温室里的花朵,下厨房就是拿我和野猪做牺牲品,现在看来到是我小人之心了。

    吃饭的时候,野猪看着桌上的饮料说“这么好的菜喝饮料多没意思,上官月,你家有酒吗?”

    我拍了野猪下,让他别挑事了,好好吃饭得了,哪知道上官月早就准备好了,还是一瓶茅台。

    虽然我不馋酒,但是好酒我还真没喝过,真想尝尝的。

    野猪也在一旁咽口水,直接端着酒杯等着上官月给他倒酒呢。

    我心思这事还是我们男生来吧,刚想结果酒,上官月用牙直接咬开瓶盖,给我和野猪一人倒上一杯。

    给我们倒完后还给自己和白璐一人倒了一杯,我当时直接呆住了,看着上官月说“你俩也喝?”

    白璐白了我一眼说道“怎么的,就行你们男生喝,还不让我们女生喝啊,少用那瞧不起人的眼神看着我们,一会儿把你俩全喝趴。”

    野猪见俩女生要喝酒,就在一旁起哄说“今天你俩能把这一杯喝下去,一会儿我吹一瓶。”

    结果俩女生更来劲了,吃饭的时候一直跟我和野猪拼酒,虽然她俩放出狠话,但是一看喝酒时的表情就知道上官月和白璐肯定不会喝酒,这一杯下去估计直接得趴桌子上。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两个女生喝到一半的时候,脸就跟煮了一样,上官月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去摸白璐的脸醉醺醺的问“白璐,你热吗,我好热啊,要不咋俩把衣服脱了吧。”

    我和野猪一听这话,直接懵逼了,这是要闹哪样啊,上官月不会借着酒劲耍流氓吧。

    这要真脱了,先别说我能不能控制住,就野猪这色样不出事才怪。

    好在白璐还有一点理智,骂着上官月“你彪啊,这还有俩男生呢,你脱了给人家看啊,小浪蹄子。”

    白璐说话舌头也打结了,开始喷起脏话,上官月一听白璐骂她,就上去跟白璐闹,手拽着白璐衣服,就要往下扒。

    白璐见上官月动手扒她衣服,嘴里说了句脏话,直接无视我和野猪,去解上官月的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