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40 祸从天降
    林岚嘴唇颤动着,眼睛紧紧的盯着我,长长的睫毛配合着唇角的频率微微颤动着,半天后从我手中抢过玫瑰花,咬着嘴唇说“对不起,我们店的花不卖给你,你到别处去买吧。^^^原创更新:wwω.BāΝzんúㄚì.℃ǒM^^^”

    我又拿起一枝,不爽的问林岚“为啥啊,我又不是不给钱?”

    林岚又要上来夺走,嘴里恶狠狠的说“因为你长得丑,行了吧。”

    我赶快测了下身,护住手里的玫瑰花,冲林岚咧嘴一笑“我就当你在夸我了,多少钱?”

    林岚瞪了我一眼说道“姜天,你怎么那么不要脸,都说了不卖给你。”

    说完林岚再次抢夺过去,不过却是我故意为之,从兜里拿出五元钱扔到柜台上,嘴角一扬,说“我说了这花是送我女朋友的,既然你这么想要做我...我就勉为其难考虑一下吧。”

    说完我冲林岚做了个鬼脸,走了出去,林岚一时没反应过来,拿着玫瑰花愣在原地,我的脚已经迈出花店,才听见从身后传来的一声怒吼“死变态!”

    从花店出去后,我去我妈店里看了一眼,平时我很少过去,因为我舅妈也在那边,听见他们拿话挤兑我和我妈心里就不舒服。

    不过这次还好,舅妈去参加酒席了,落得一个耳根子清净。

    刚到店里没几分钟,上次帮我在学校搞关系的周叔竟然来了,而且手里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很明显是给我妈带的。

    想起上次周叔拿水暗示我的事情,我便有些不自在,怕他跟我妈说我去迪厅的事情,但转念一想他之所以没明着说认识我,就说明他不打算告诉我妈。

    周叔进来后见到我愣了下,跟我打了个招呼,问我在学校怎么样,教导主任有没有再找我的麻烦。

    我摇了摇头,有些生分的站在一旁打量着他。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周叔看我妈的眼神有些熟悉,就像是林叔盯着我妈看时一般,不像是同学该有的那种眼神。

    我隐隐觉得我妈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再看地上一地的礼品,越来越笃定我心中的猜测。

    可能是因为我在这的原因,周叔坐了会儿就走了。

    他走后,我便凑到我妈跟前,问道“这周叔跟你到底什么关系,来看你一次就带这么多东西?上次那野鸡也是周叔送的吧。”

    我妈被我这么一追问,表情瞬间不自在,脸也红红的,支吾的说“大人的事情你别瞎参与,管好你自己得了,你要是再给我在学校惹事,就崩上学了,我让你周叔托关系给你送去当兵去。”

    我们那个时候当兵也挺难的,要到处托关系,而且当兵后还给分工作,也算是一种出路吧,但我可不想去当什么兵,尤其是98年长大水在电视上看见那些兵在水里救险,我真是怕的不行,因为我小时候在河边玩水差点淹死,从那之后水边我都不敢去。

    我太了解我妈的脾气了,她可不是那种随便说说的人,所以为了避免这个话题继续进行下去,我赶快溜之大吉了。

    折腾一天我也挺累的,昨晚在胡浩家里也没睡好,一直担心短发女的事情,所以从我妈那出来后我就回家了。

    中午睡了一觉,睡得正香的时候白鹭给我打了个电话,上来就质问我“小天,你是不是昨晚带女人去我家里了。”

    我一听白鹭的话,直接吓毛了,心想白鹭难不成有千里眼不成,但这事我可不敢承认,毕竟带短发女去没经过白鹭同意,而且白鹭也知道我跟短发女有仇,白鹭知道我昨天的做法指不定会怎么笑话我呢。

    我当时一口咬定,说自己没带人去。

    白鹭在电话那头直撇嘴,说我不是男的,敢做不敢当,她都在床上发现女人的香水味了。

    我心想这白鹭鼻子是狗鼻子吗,这都能闻出来,嘴上还在辩解“可能是前几天上官月去睡留下的吧。”

    白鹭根本不信,说上官月身上啥味她捏着鼻子都知道,这味道肯定是别的女生的,还说我不承认也没关系,到时候她肯定有办法知道。

    虽然不知道白鹭真的有这本事没有,但是在通话下去我就要坚持不住,总感觉白鹭好像已经知道什么是的,正要挂断电话,白鹭跟我说小邱老师给她打电话,让我们下午去她家玩,问我有时间吗。

    这种事情必须有时间啊,和白鹭约定个了时间和地点便挂了电话。

    本来还在担心白鹭发现短发女的事情,但一听到可以去小邱老师家做客我激动的啥都忘了。

    眼睛一直盯着表,恨不得时间飞起来。

    好不容易盼到约定的时间了,哪成想天有不测风云,我下楼的时候跟一阵风是的冲下去,结果脚下美落稳,人一栽,直接崴到脚射飞出去。

    当时疼的我额头上冷汗直冒,躺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低头一看脚脖子,已经肿的跟个猪蹄一样,那一刻我都快要崩溃了,疼加上郁闷让我攥着拳头直敲地面。

    最后还是楼下的邻居出门的时候看我坐在地上把我扶回了楼上。

    我先给白鹭打了个电话说我不能去了,白鹭问我咋了,我说完悲催的遭遇后她就幸灾乐祸,说我这是报应,谁让我骗她。

    我气的直接挂了电话,拿水龙头冲了一下脚,以前打篮球的时候崴过几次脚,所以有一些应急处理的经验,感觉问题不大后尝试着落地,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晚上我妈回来骂了我一顿,又带我去医院排了片,确定没有大碍才回去。

    在医院的时候还碰到上官月了,当时我妈去取报告单,我便看见上官月从楼梯口下来,我一下将她喊住。

    上官月看见是我后,笑着朝我跑过来,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们下午去老师家玩的怎么样啊?”

    我指了指自己肿成沙包的脚面,愁眉苦脸的说“别提了,下楼摔了。”

    上官月看了一眼我的脚,还伸出一个指头碰了下,疼的我差点叫出来,她赶快缩回手,跟我说“抱歉!”

    平复了一下后,我呲着牙问上官月“你怎么在这里啊,身体不舒服?”

    上官月弄了弄额前的刘海儿,说“我爸在医院上班,过来看看他,竟然碰上你了,看来这趟来值了。”

    我心想在医院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可不想碰见你,但嘴上还是恭维的说“你爸的职业真高尚。”

    上官月堵着嘴,抱怨道“高尚什么,成天加班,都没时间陪我,不过你以后要来我可以让我爸给你看病啊,很多人来医院都专门找他。”

    我赶快摇着手说“这破地方,我可不想再来。”

    上官月顿时有些尴尬,傻傻的笑着说“也对啊。”

    这时候我妈取完结果回来,我给她介绍说上官月是我同学。

    我妈看见上官月眼睛一直放着光,上去扯着上官月胳膊跟她聊起来,把我凉在一边尴尬的不行。

    等从医院回到家,我妈还意味深长的跟我说“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跟我年轻的时候挺像。”

    我冲我妈喊了句“你害不害臊啊,见到个漂亮的就跟你长得像,前两天看电视,你还说周海媚跟你年轻的时候长得像呢。”

    我妈将药箱直接扔给我,骂道“狼心狗肺的玩意,你自己上药吧。”

    看着浮肿的脚面,我就纳闷自己怎么那么背,突然的祸从天降到了我身上,难不成真中了林岚的诅咒?

    因为脚伤的原因,我又请了三天假,一直到周四才去上课,而且最近刮大风,还把电话线刮坏了,我连唯一与外界沟通的方式都丧失了。

    而且那些没良心的跟商量好是的,一个个都不来看我,唯一来的人就是林岚。

    不过她先是对我一阵嘲讽,临走时又给我留下一摞作业,说周四交不上去,直接去老师办公室等着吧。

    这三天时间,基本是度日如年,而且最要命的是我的脚三天一点好转都没有,但是我实在在家里呆不下去了,让我妈给我买了一副拐,周四硬是拄着拐上了学。

    走在校园里,那回头率简直了,一个个跟马戏团看猴子是的盯着我看,把我脸弄得跟被水煮了一样。

    最气人的是,在大厅额时候还碰到了教导主任,离老远就听见他跟身旁的人在损我,幸灾乐祸的看着我的笑话。

    我当时都有把拐甩过去搂死他的心,黑着脸回了班级。

    一进班级,又是一阵嘲笑,这辈子人这一天都丢光了。

    不过刚到班级屁股还没做热呢,就听见外面有人喊了声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