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清纯学妹爱上我 > 038 胡浩的秘密
    从野猪家出来,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被人欺负了,还把野猪搭进去了,越想我越觉得窝囊,我根本等不到期中考试报散打班了,只能在网上找一些视频练习。

    这周野猪都在家里养伤,刘志刚不时会来跟我叫嚣,但我都当作一只疯狗冲我乱叫了,毕竟我要安稳一段时间,免得在惹出事,让学校那边抓到把柄。

    最重要的是,我实在不愿在给小邱老师惹麻烦,我听白璐和林岚将,小邱老师因为我的事情已经被学校批评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总是给她添乱,但她从没跟我抱怨过。

    所以我决定,为了小邱老师,我也要忍过这段风口浪尖的时间。

    不过我以每天和林岚一起做功课为由成功骗过我妈,每天晚上偷偷跑到网吧看散打视频。

    虽然没有人指导学起来比较慢,但慢工出细话,我基本也掌握了两个比较酷的招数,每天晚上在自己房里都会偷偷练一个小时。

    除了扫荡腿之外我又学了两招,一招叫做后旋踢,主要靠腿攻击,利用身体的灵活摆动,转身、旋转、踢腿连贯进行,一气呵成,中间没有停顿。

    之所以选择这招是因为腿本身力量就大,而且这招攻击的点比较高,基本是脸部和胸部,杀伤力比较大,但是掌握起来真心不容易,我练了一个礼拜,也只能是照虎画猫。

    还有一招叫切摔,我觉得名字有些难听,就起了一个当时比较流行的拳皇里面,草雉京八神庵里面的招数----鬼烧。

    大概套路是左臂由对方右肩上穿过,向前下压,切压其颈部,将其摔倒。

    但是这招对手臂力量和腰腹力量比较高,为此我还买了一个臂力器,还在床上做一些下腰的动作。

    我打小就很难坚持做下来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这次那些人把我逼急了,我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种毅力。

    可能因为花大姐跟短发女说什么了,一个礼拜都没见她过来找我麻烦,估计最难受的就是刘志刚,毕竟他一直等着短发女报复我呢。

    这周末的时候,我跟胡浩还有白璐一起去看了野猪,本来想叫上林岚的,毕竟上次林叔出事人家野猪也去医院看林叔了。

    但是一想到林岚周末还要在花店兼职,我知道这份工作对她挺重要的就没有叫她。

    野猪见我们这么多人去看他,激动的差点哭出来,吊着个胳膊非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饭,吓得我们坐了一会儿赶紧撤了。

    临走时,野猪说在家憋坏了,非要跟我们一起出去玩。

    但是野猪他爸脾气挺爆的,嗷唠一嗓子给野猪骂的不敢吱声了。

    出来后胡浩带我们去道外一家烧烤店吃的,这家烧烤店挺有特点的,屋子里面是那种通炕,不过因为是夏天的缘故,基本都在外面吃。

    据说冬天的时候这里要提前二天预定才会有座位,不过我觉得味道一般,可能各人口味不同吧。

    胡浩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白璐献殷勤,但是上次白璐跟我说过她对胡浩不来电之后,我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总能在白璐脸上捕捉到不自然的神色。

    吃完烧烤,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们三个又去江边坐了会儿,那个时候江边还有那种放着一个音箱的露天ktv,一块钱一首,大部分时候都是一群喝多的大老爷们会上去嚎上两嗓子。

    胡浩可能因为喝了酒有些兴奋,非要上去唱,我和白璐都觉得丢人,就劝他别唱了。

    胡浩不干,一个加速跑上去,开启了他的个人秀。

    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胡浩当天唱的那首《海阔天空》,这首歌胡浩几乎是用近乎嘶吼的声音唱完的,而且一边唱还一边冲我和白璐挥手,中间的部分还说这首歌献给他两个最好的朋友,当时路人的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们,茫然,惶恐...

    那一刻,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也后悔认识了胡浩这个朋友。

    胡浩唱完了,我和白璐就准备拉着他走,但是胡浩一下子玩嗨了,非要让我和白璐也上去唱。

    我看出来白璐脸一直红着,不停的摆手说“胡浩,我不会唱歌,你让小天唱吧。”

    我见白璐卖我,顿时不干了,开始跟胡浩一起推搡着白璐,让她去唱,最后白璐脸一沉,说“让我唱也行,不过小天你得陪我唱。”

    这时候路人一个个都等着看我们三个热闹,也跟着起哄,让我们在唱一个,最后没办法,我便和白璐一起商量唱什么。

    说实话,虽然我很少唱歌,也不大听,但是我唱歌真的还不错,初中文艺汇演的时候,我还凭借一首笨小孩获得了一个歌唱比赛的第二名。

    胡浩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他也想让我亮亮嗓子。

    选了半天我和白璐也没商量出来唱什么歌,有的我会白璐不会,白璐会的我又不会。

    后来白璐想了半天,突然精神一震,问我“小天,你会唱归去来吗?”

    我愣了下,摇了摇头说“这什么歌啊,听都没听过。”

    白璐却特别兴奋的将我拉过去,嚷嚷着“没事,一会儿伴奏响起来你肯定会唱。”

    白璐说的没错,等伴奏响起来的时候我便知道这是什么歌了,是95年古天乐版本的神雕侠侣的主题曲,这电视剧看了无数遍,不过还真不知道这主题曲叫归去来。

    伴奏响起,白璐进入状态特别快,还别说,昏暗的灯光下,白璐一瞬间给我一种恍惚的错觉真的有点像李若彤,难怪会把胡浩谜成这样。

    而且白璐唱歌很投入,整首歌都在跟我深情对唱,在她潜移默化的感染下,我都进入了角色,脑中都是电视剧杨过小龙女的爱情画面。

    一曲作罢,可谓满堂喝彩,就连胡浩都忍不住的跑过来感叹“你们两个太牛逼了,唱的这么默契,不知道肯定以为你俩是一对呢。”

    胡浩这话说完,白璐脸唰的红了,支吾的说“这么晚了,江边风这么大,我们回去吧。”

    我们玩的再疯,白璐毕竟是个女生,所以我和胡浩便把白璐送回去了,从白璐家出来后,胡浩便要带我去迪厅。

    看出来胡浩现在已经完全迷住那个地方了,说实话我挺不想去的,毕竟那种地方闹不好就会整出点事。

    但是胡浩一直抓着我不放,说我必须陪他去,就他自己没意思,没办法,最后我又跟胡浩去了迪厅。

    和上次一样,胡浩进去没多久便消失一段时间,我感觉这小子状态不对,便悄悄跟了上去。

    结果在厕所门口,看见胡浩跟一个带着帽子,背着包的男人在聊天,最开始我以为胡浩是遇到朋友了,也没在意。

    刚转身准备回去,结果看见胡浩从兜里掏钱给了帽子男,帽子男数了数钱后给了胡浩一个小瓶,完事帽子男又被别人拽到一旁。

    我顿时觉得不妙,走了上去,胡浩见到我后紧张的将东西塞到兜里。

    我虽然没来过几次,但是耳渲目染下也猜到这东西是摇投丸,逼问胡浩“你手里刚刚拿的是什么?”

    胡浩吞吞吐吐,说“没什么,你咋过来了。”

    我见胡浩瞒着我,心里更不爽了,直接上手掏胡浩的兜,胡浩就用手使劲推搡着我,嘴里喊着“姜天,你干嘛?”

    我废了半天力气,也没抢下来,当时急了,直接拽着胡浩衣领骂道“胡浩,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电视上报过这东西是d品,能害死人的。”

    胡浩还在跟我装傻,说“你瞎说什么呢,什么d品,你看错了。”

    作为兄弟,我不能看着胡浩堕落,也不管他的态度,直接动粗,最后硬生生从他兜里把东西掏出来,因为动作剧烈,还把胡浩裤子弄坏了。

    掏出东西后,我直接拿到胡浩眼前,质问他“你还说没有,这是什么?”

    胡浩这下态度直接软下来,也不狡辩了,看着手里的东西,气的我真想上去抽胡浩两个耳光,难怪他老惦记往这种地方来,再这么下去,胡浩准保废了。

    后来我当着胡浩的面把那东西扔到卫生间了,还让胡浩跟我保证,以后不碰这东西。

    最后因为这件事闹的,本来挺好的心情,一下子全没了,和胡浩一人喝了瓶闷酒就回出去了。

    我和胡浩认识快四年了,这还是我俩第一次红脸,但是我们知道在彼此心中的份量,吵过闹过后也不会有隔阂。

    出了迪厅,胡浩就跟我承认了错误,保证以后不动那东西,我一把揽过胡浩的脖子,沉声道“你是我兄弟,我不能看着你出事,你懂吧?”胡浩点了点头,和我相视一笑。

    我之所以发这么大火是因为当时新闻就报道过这东西害死人的,所以我是真怕胡浩出事,毕竟我们才是高中生。

    我们从迪厅出来,在路边一直没打到车,就准备步行回去,路过迪厅附近一家ktv的时候,竟然碰见喝的醉醺醺的短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