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21章 都摔出血了
    区区一个反锁的浴室门对林飞而言,想打开,只要有工具那只不过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在听到浴室里的林雅萱打算让他去叫女服务来帮忙,不愿错过如此机会的林飞,早有准备的他二话不说就用一根绣花针打开了浴室的门,毛巾盖住眼睛就往浴室里走。

    那一刻,见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林雅萱愣了一下,她很好奇,也很疑惑,她刚才进浴室时明明把门给反锁了,林飞是怎么打开浴室门的?

    虽然见林飞眼睛还有半张脸都被毛巾遮盖着,可林雅萱还是下意识忍着痛,伸手连忙拿浴巾遮盖住了她的身子。

    还有些害怕胆颤地问了句:“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啊!”

    林飞故作惊讶,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道:“就这么推门进来的啊,林总,是不是你刚才进浴室忘了把门反锁了啊?”

    林飞才不会给林雅萱让他出去的机会,说话时就已经伸手摸索着走进了浴室,嘴上还不忘补充着。

    “林总!我现在看不见,你跟我说下我该怎么走,要我停的时候你一定要喊停哈,不然一会我摸到不该摸的东西,那就不好了!”

    林雅萱一听脸更红了,连忙将身上的浴巾包裹的更紧了,经过上次痛经时林飞的按摩穴位,她知道林飞有点本事,于是在心里一番思考挣扎后,默认同意了林飞闯进浴室帮她的行为。

    刚想说话的她,也没有注意,刚才洗澡时,因为疼痛那块被她丢掉的香皂,正不偏不倚地躺在林飞的脚下!

    结果!

    浴室可都铺着上好的地砖,因为林雅萱洗澡,不少从浴缸里满出来的水,把浴室的地砖都弄湿了。

    本是就光滑平整的地砖,湿了水不说很容易滑倒,现在加上香皂。

    当林飞一脚踩在那香皂上就可想而知了。

    正向前摸索前进的他,脚下一滑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失衡地向前飞扑出去。

    刚想开口指挥林飞该如何前进的林雅萱,一下子瞪圆了双眼,她只看见林飞整个人突然向她扑来,吓得她都闭上眼睛。

    不到一米八的林飞,体重可不轻,足足有65公斤,这么重就算整个人压在身上,林雅萱都受不了,更别说现在他是滑倒,整个人失衡扑摔过来。

    心慌害怕的林雅萱,在闭上眼睛的同时,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林飞撞上了准备了。

    一秒!二秒!三秒!

    足足三秒中,林雅萱只感觉有人跟她贴的很近,可并没有相撞时的疼痛,疑惑的她慢慢睁开眼睛。

    林飞那张被毛巾遮盖了近一半的脸,出现在她的视野中,而且近在咫尺,差一点就撞上了。

    脑袋一歪,她才发现,林飞没撞上她的原因竟然是林飞的双手,在即将撞上她的那一刻支撑在了地面上,才避免了这场悲剧。

    目光微微下移,林雅萱这才发现,刚洗完澡的林飞在匆匆跑过来时,根本就没换衣服,身上还裹着浴巾呢,更重要的是,刚才那一下,林飞身上的浴巾松开了。

    从她的视线往下看,不该看的,基本上一览无余,吓得第一次见到男性光膀子的林雅萱,顿时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浴室。

    “流氓!啊……”

    似乎是受到了林雅萱突然间的惊叫,林飞也被吓了一跳,如此近距离下的他根本受不了林雅萱那几乎能刺穿他耳膜的尖叫声。

    “别叫了!”

    让林雅萱别再尖叫的同时,林飞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他似乎忘了,他刚才正是依靠着双手的支撑,才没撞上林雅萱。

    他只有两只手,可如今却都用来握耳朵了,身体瞬间彻底失去平衡,下一秒,林飞整个人压在了林雅萱身上,将她压在了浴室地上。

    林雅萱呜呜的,也不再发出刺耳的尖叫了,就算她想叫也叫不出来。

    因为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在林飞失去平衡摔倒时,林飞的嘴不偏不倚正好压在了她的红唇之上,把她的嘴给堵住了。

    随即一阵异样的感觉,如触电般让林雅萱的娇躯猛然一颤。

    亲了?

    自己竟然被林飞这个混蛋给亲了?

    惊醒过来的林雅萱宛如雷击,连忙想要用力推开林飞,感觉到林雅萱的推拒,林飞连忙用双手来支撑起自己,慌乱地想要站起来。

    慌张之中,他的双手一不小心按在了不该碰的地方,柔柔软软的,弹性十足,似乎明白自己的手碰到那了。

    尴尬的林飞只能傻笑着说道:“林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的眼睛被毛巾蒙住了,什么都看不见,呵呵呵……”

    瞬间,林雅萱的脸黑了,她冷冷地说道:“你的狗爪还想在我胸口放多久?我的剪刀还在浴室里,信不信我现在剁了你的狗爪!”

    “啊哈,误会!你误会了!”

    一听剪刀这两个字,林飞的双手连忙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一个翻身从林雅萱身上起来,同时不忘表面自己的来意。

    “林总!我现在就帮你按摩穴位,你放心,只要给我一分钟,不仅让你腿抽筋好了,跟痛经也暂时说拜拜。”

    说着,林飞的手开始不老实的东摸西摸,结果摸到一个尖尖的金色异物,瞬间林飞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你还乱摸吗?”林雅萱一只手攥着剪刀,冷冷地威胁道。

    “林总,我这不是看不见吗,这样吧,未必避免误会,用你的手抓住我的手,然后放到你的大腿上,我需要按摩的穴位就在上次附近……”

    见林雅萱都拿出了剪刀,林飞立马老实了,不过在脑里里勾画出此时此刻,林雅萱和他在浴室里的鸡冻画面……

    要是林雅萱这女人手里没剪刀,那一切都完美了。

    林雅萱一手攥着剪刀,另一只手在林飞眼前晃悠着,还时不时做出狠插林飞眼睛的动作,发现林飞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才相信眼睛被毛巾蒙住的他,真的看不见。

    刚才踩到香皂后所发生的一切,他真的是无意之举,要怪,她腿抽筋的不是时候。

    林雅萱拉着林飞的手,慢慢放到她大腿内侧,整个过程那脸红的,似乎一掐都能掐出血来。

    几分钟后,当林飞从浴室里走出来后,林雅萱已经在房间换好了衣服,见到摘了毛巾的林飞便狠狠地威胁。

    “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否则我就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太监!”

    说话时,林雅萱还朝林飞比划着剪刀,吓得林飞连忙把双腿并拢,右手指天发誓道:“林总,你放心,浴室里的事情我要是说出半个字,就让我五雷轰顶,直接劈死!”

    说着还朝窗外望了望,发现今天天气不错,不太可能打雷,顿时安心了。

    “哼,算你识相,快点把衣服换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江城了!”

    林雅萱把剪刀往包包里一放,转身刚想离开房间,就听见换衣服的林飞突然大叫一声:“啊林总,我都摔出血了,这算不算工伤?”

    林雅萱闻声一回头,看见林飞摸着腿,上面的确有血,可腿上一点皮都没破的林飞,根本不可能摔出血,顿时脸一下子黑了。

    似乎林飞也发现了他的腿并没有摔破,连忙挠着头呵呵一笑:“哈哈,看见血一时激动忘了,这是你的!”

    这下,林雅萱的脸比黑锅还黑,攥着拳头朝林飞大吼:“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杀了你?给你一分钟,跟不上,你就给我自己打车回江城!”

    砰!

    林雅萱吼完,甩门而去,留下林飞摇头感叹:“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感叹完的林飞,已经穿好衣服夺门而出去追林雅萱了,从杭城坐车回去可以要花不少钱的,而且还是挤大巴。

    跟林雅萱的香车美人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然而林飞并不知道,江城还有一大堆麻烦正等着他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