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20章 一脚踹飞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斜斜地落在红木地板上,豪华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大床。

    当林飞醒来之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扭头一看,才发现床上竟然还睡着一个女人,仔细端详那死死抱住他的女人,才看清,是昨晚被他硬拽着一起喝酒的林雅萱。

    林飞的动作,惊醒了睡梦中的林雅萱,那长长的睫毛渐渐地张开了,当林飞那面带微笑的脸出现在她视野里。

    她眨了眨眼,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

    林飞打了个哈欠,灿灿笑着的他主动打招呼道:“早!林总,新的一天,你又在我怀里迎接清晨的阳光,真希望每天都能看见你,像只慵懒的小猫咪在我怀里睁开眼睛……”

    新的一天,醉了一夜醒来的林飞,那表现出来的样子,仿佛昨晚借酒消愁,想要一醉方休的样子,都是一场梦而已。

    然而,他深情款款的话并没有换来林雅萱的笑容,只有,当林雅萱看清林飞那脸时,仿佛能刺穿耳膜的尖叫声,顿时响彻云霄。

    “啊……”

    清晨的宁静在林雅萱的尖叫声中被打破,本能的自卫反应,林雅萱在伸手猛推林飞的同时,抬腿就是竭尽全力的一脚!

    砰!

    等林飞反应过来,林雅萱的脚已经踹到了他身上,本来以他的身手绝对可以拖林雅萱一起下床,不过他还是任由自己的身体飞出床沿,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我靠,你这女人,疯了,一大早就这么彪悍,小心以后嫁不出去!”林飞揉着摔疼的屁股,龇牙咧嘴地叫着。

    “嫁不出去,也不会便宜给你这个混蛋!”

    林雅萱下意识将床上的被子裹在身上,还好房间的空调一夜开的现在,裹着被子也不会太热。

    然后用手揉了揉因为醉酒,而有些微微发疼的脑袋,冷静下来后,才想起来,昨晚她被逼得没办法,迫不得已答应陪林飞喝酒。

    谁让她之前答应过林飞,只要他有本事签下合同,就答应他一件事。

    喝着喝着就醉了,后面的事情她已经记不得了,对于如何跟林飞睡在了一张床上,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清醒过来的林雅萱,连忙把包裹在身上的被子掀开一角,看清身上外衣早已不见,就连仅剩的贴身衣物都有些凌乱。

    “林飞,你个混蛋,给我去死!”

    一瞬间,林雅萱再次大声尖叫起来,拿起床上的任何物体,凡是可以当武器的,都毫不犹豫地丢向林飞。

    “林总,你别冲动,先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多那样,咱俩除了在一张床上睡过,别的事绝对清清白白……”

    林飞见怒气腾腾的林雅萱,在丢完床上的东西后,注意到了床边她的包包,连忙拿出一直放在包包里的剪刀,一大早就有种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

    吓得他连忙开口解释!

    林雅萱手里攥着剪刀,咬牙切齿地指着林飞说:“你个混蛋,做都做了,还不敢承认,衣服都快脱成这样了,你还在这里狡辩?你还是不是男人?”

    闻言,林飞满脸委屈的说道:“林总,关键是你都来大姨妈了,我就算想做也做不了啊!”

    林雅萱愣了下,她觉得林飞这话挺有道理,她还能感觉下面那柔软的七度空间,林飞就算再禽兽,这种情况下,他还真做不了那种事情。

    做不了那种事,可不代表不可以趁机做点别的事情,比如……

    林雅萱看了眼,都已经滑下肩膀的文胸吊带,刚冷静了一会的她,再次怒瞪着林飞:“我衣服都被你脱了,你敢说,没趁机占我便宜?”

    “林总,你这话说的,今天又不是第一次了,至于吗?女人经常生气容易老,还特别容易长皱纹的……”

    “你……”

    林雅萱气得小脸通红,一句话说不出来,从桌上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巾,当着林飞的面揉捏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恨不得立马怕死你这个混蛋,然后捏成一个球,一脚踹进马桶里,直接用水冲进下水道里……”

    林雅萱冷冷地说道,手里的纸巾仿佛就是林飞,那咬牙切齿揉捏起来的生气样,让林飞不寒而栗。

    这女不会真这么狠吧?要是真把她泡到手,那日子铁定不会太好过。

    想到这,林飞连忙找了个借口笑道:“哈哈,林总开个玩笑,昨晚我都喝醉了,虽然不知道做了那些事,不过我敢保证,绝对没有对你动手动脚……一身的酒味,我先去洗个澡!”

    “你认为我会信?”

    林雅萱用鄙视的眼神来回答林飞,鬼才信这个混蛋那前后矛盾的话,都喝醉不知道做了那些事,还有脸保证没占自己便宜?

    这话打死林雅萱都不信,可偏偏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事情都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唯一可以庆幸的事情就是,她最宝贵的清白之身还在。

    林雅萱想了想,知道再跟林飞这没皮没脸的货争论下去,她根本占不到一点便宜,把裹在身上的被子一扔,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往浴室走!

    “这个房间的浴室我洗,你去别的房间洗,看在你替公司签了合同的份上,昨晚醉酒后的事情就算了,你敢偷看我洗澡的话,今天我非剪了你!”

    说完,她攥着那把锋利的剪刀,拿着衣服就进来浴室!

    “切,又不是没看过!”

    在听见浴室门砰地一声响后,林飞朝着浴室门嘀咕了几句,嘴上说得一副很不屑的样子,可目光还是有一种想看穿浴室门的样子。

    拿了自己的衣服,林飞走出这个睡了一夜的房间,去另一个有浴室的房间睡觉,反正这豪华的总统套房里,也跟他和林雅萱,想去哪就去哪。

    不过,当他从浴室里洗澡出来后,身上还裹着浴巾的他,根本没来得及换上衣服,便听见,另一个浴室里,传来林雅萱隐隐的呻吟声!

    似乎洗澡时,摔倒了,正喊着疼呢!

    林飞想也不想,裹着浴巾就跑到林雅萱洗澡的浴室门口,敲了敲门:“林总!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助吗?”

    “我腿突然抽筋了,而且又突然开始痛经了……啊……”

    正说着,林雅萱又忍不住喊疼,那一直喊疼的呻吟声,听得林飞都有些不忍站在浴室门外,恨不得马上推门进去,帮她。

    他在门外摩拳擦掌,仔细观察浴室门上有没有缝隙可以观察里面的情况,可总统套房的浴室门,质量就是好,连鼻毛缝都没有,有些失落起来。

    浴室里!

    浴缸里腿抽筋越来越严重的林雅萱,加上痛经的折磨,疼的脸都白了,想着当初林飞给她按摩揉穴的样子,在她的大腿上自己揉捏按摩着。

    可任由她怎么用力,疼痛似乎没有减轻的迹象。

    这时,浴室门外传来了林飞的声音,他喊着:“林总,要不要我进来帮你?我可以把眼睛用毛巾蒙上!”

    用毛巾蒙住眼睛?

    林雅萱想了想,这个办法似乎可行,最重要的是,腿抽筋加上痛经,她已经疼得不行了。

    她只能想着,自己醉了两次,而且两次都是在林飞的床上醒来,那个混蛋绝对不可能是正人君子,说不定不止看过,还……

    就当他看过两次了,就算他待会耍流氓,大不了被他看光第三次!

    想到这,林雅萱疼得发白的脸上有些泛红,想去开门,可腿抽筋的她刚爬出浴缸就疼得不行了,只能坐靠在浴室地上,想开门,却有心无力。

    “我腿抽筋了,开不了门,要不你去叫个……”

    话还没说完,反锁的浴室门猛地开了,眼睛被毛巾蒙住的林飞摸索着进来,可刚才林雅萱腿抽筋时,洗澡用的手工香皂掉在了地上。

    这时那手工香皂,正在林飞的脚下,而且马上就要被他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