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75章 惊恐
    终于一路毫无阻隔地向杨院长的病房而去。...原创站:Wωω.ъāΠΖhǔㄚǐ.cóm...

    仅用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心狠手辣的毒蛇便杀了没有丝毫防备的两个警察,这让毒蛇更加自信,这次要杀的任务目标,轻松简单。

    这纵然有着警察防备的医院,他照样来去自如,悄悄的来,悄悄的走,挥一挥匕首,绝不留一个活口。

    干净,利落!

    作为一名职业精锐杀手,毒蛇绝不会因为外界任何原因心慈手软,在执行任务时,一向冷静的他,也绝不可能被任何人或事而扰乱心境。

    有着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沉稳自信。

    当毒蛇推开病房时,自信满满的他就已经预见到了任务目标的死亡,在他看来,就算杀一个有了防备的杨院长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更何况是昏迷中的杨院长?

    杨院长能被医生抢救回来,那是她的侥幸,任由一个再强悍的人,在一次大手术后,必然也会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中,更何况是一个女人?杀这样一个人,对自己而言,还不就跟踩死蚂蚁一样简单?

    那带着血迹的手术刀,在昏暗的病房中,闪过一丝寒光,没有丝毫犹豫毒蛇一个前扑,手术刀便极快刺向一直闭眼昏迷中的杨院长。

    去死吧!

    毒蛇脸上已经扬起了每次杀人前的狞笑,然而就在手术刀即将落在昏迷的杨院长身上,将她心脏部位刺个血窟窿时。

    嗖!

    一粒石子破空而来狠狠地撞击在了手术刀上,毒蛇顿时感觉手术刀上一股巨力传递到他手上,那股力量强大到令他难以握紧手中的手术刀。

    哐当一声!

    最终毒蛇因为无法握紧手术刀,一松手,那沾了警察血的手术刀掉在了地上。

    “你终于肯现身了吗?毒蛇!”

    林飞那冰冷而响亮的声音,在昏暗的病房中猛然响起,这让自信满满的毒蛇猛然一惊!

    “什么人?”

    毒蛇很吃惊,来者竟然知道他的外号,究竟是什么人?顺着声音望去,重症病房的窗门不知何时开了,本来空无一人的窗前,突然间多了一道人影。

    “如果你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杀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福利院院长,我就告诉你,我是谁!”林飞站在窗户前,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神,都如刀锋般冷冽。

    “哼!装神弄鬼,想知道为什么,去地狱问阎王吧!”

    毒蛇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自信到可以轻松杀死窗户前的人影,他也知道,不杀了阻拦者,他就杀不了任务目标。

    毒蛇脸上冷笑着,双腿往地上一蹬,借力急速挥拳轰杀向林飞,另一只手几根毒针藏于左手掌中,他是毒蛇,毒才是他最擅长的杀人手段,蛇,阴险狡猾!

    因此毒蛇才没有傻到跟一个来路不明的,用拳头拼杀,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开枪招惹来警察。

    右拳只是掩盖,左手中的三根毒针才是他的杀手锏,毒蛇满是自信,他相信,很快这个有胆阻止他的人,必将死在他的毒针下。

    毒蛇也在心中暗暗猜测,来者是否是第九安全局的人?不过在江城这种小地方,第九安全局那几个人,除了一个孙旭风,别的都不足为虑。

    就在毒蛇接近林飞的时候,悬挂着的窗帘布突然被林飞扯下,随手一扔,顿时像一张天罗地网飘向毒蛇。

    “不好!”

    毒蛇顿时心中暗叫一声,高手对决最忌讳的就是失去对方的视野,前冲的身影戛然而止,双腿蹬地,不敢冒险继续前冲的毒蛇,瞬间选择了后退。

    然而,他快,席卷向他的窗帘更快,逼得退无可退的毒蛇,高举右手,欲用手尖锐的毒针从中破开近在眼前那淡薄的窗帘,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席卷向他的窗帘中间,出现了一只脚印,以闪电般速度猛地落在他的腹部,顿时毒蛇就感觉到,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在瞬息之间将他击飞出去。

    砰!

    毒蛇的身体狠狠撞击在墙壁上,整个墙壁仿佛地震来临时微微一震,由此可见这股力量的强大。

    这样的一击,足以让任何一个普通的成年男人倒地不起,可毒蛇竟然是只闷哼了一声,左手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紧皱的眉头,龇牙咧嘴的嘶嘶声,都在显示毒蛇身上的剧痛难忍。

    可毒蛇还是强忍住了,作为一名职业的精锐杀手,他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倒下,那也就意味着他的一切就此结束。

    “啪啪啪!”

    掌声随即响起,林飞轻轻鼓掌,站在那儿俯视着表情痛苦的毒蛇,脸上带着冷笑:“不愧是毒蛇,比我想象中的要强那么一丁点,能接我一脚不倒,很不错,不过刚才那一脚我只用了五分力,下一脚,你还能站得住吗?”

    林飞目光冷峻且充满了杀意。

    “五分力?”

    成为杀手这么多年来,在毒蛇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难以言语的震惊,他的目光惊骇,心中宛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仿佛活见鬼般了,吓得往后一退。

    对方刚才那一脚,真的只用了五分力?

    毒蛇心中惊骇万分,对眼前诡异事情的恐惧,五分的力道就能将他踢飞,那七分、八分,甚至竭尽全力呢?。

    林飞冷冷一笑,看着病床上昏迷的杨院长,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柔和,可瞬间后变得更加冰冷。

    一个尽心尽力为福利院付出的杨院长,多么慈爱充满善心的一个人,连这样的人都要杀,无论幕后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做,林飞都下定必杀对方的决心。

    尤其想到待他如亲人般的老院长之死,或许也是毒蛇幕后者所为,让林飞更加铁了心,哪怕暴露了身份,天涯海角也要诛杀幕后者。

    毒蛇不敢乱动,目光警惕的盯着林飞,豆大的冷汗,时而顺子脸颊滚落。

    “不行,不管他是谁,这里都不是久留之地,自己必须马上走,否则一旦被警察发现,那就真的插翅难飞了。”

    在多次深呼吸后,毒蛇才勉强稳定了惊骇恐惧的心,他在心中暗暗自言,双手不动声色摸向腰间。

    在腰间藏着两把手枪,这是他从牺牲的警察身上夺来的,身为一个职业杀手,有了枪那简直如鱼得水般,枪能给毒蛇现在迫切需要的信心。

    只要手中有枪,毒蛇自信,无论这重症病房里看不清脸的对手是谁,必死!

    可当毒蛇双手不动声色摸在自己腰间时,他的脸色再次大变,因为腰间的枪不见了,两把枪都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毒蛇心中大骇,一种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感油然而生,一股寒意从脚底腾升,逐渐蔓延全身。

    身经百战的毒蛇,对于枪有着常人难以相信的熟知,任何一把枪只要被他一经手,毒蛇就能只知道这枪里究竟有没有子弹。

    如果有人说能轻而易举夺走他手中的枪,毒蛇一定会对那个人不屑一顾地冷笑一下,因为那简直是不能的事情,除非用特殊手段令他失去知觉,或者杀了他。

    可现在,毒蛇却笑不出来,甚至内心还充满了恐惧!

    极度恐惧!

    他贴身藏在腰间的枪不见了,如果不是他现在用手去摸枪,恐怕再过一会对此还是毫无察觉。

    而站在病床边的林飞,见到毒蛇面上那诧异的样子,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恐惧和惊骇,扬起嘴角微微一笑,两手一翻仿佛变魔术般,空无一物的双手上,竟然凭空出现两把手枪。

    “你是在找它们吗?”

    林飞笑着说道,两把手枪在他双手的食指尖飞快旋转着,这一下,彻底将毒蛇吓傻了,自信心也如城墙般轰然倒塌。

    这让毒蛇难以接受,他不相信有人能在他没有丝毫察觉下,就可以轻而易举夺走他身上的枪。

    可林飞食指尖那飞速旋转着的手枪,却成为了毒蛇不得不去接受的现实。

    只是这现实,太过于残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