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69章 初见
    董跃被林飞一脚踢飞撞在了墙上,背部火辣辣的疼痛,肚子更是疼得他弓着身子,双手死死握着肚子。

    见林飞一步步冷笑着靠近,董跃终于害怕了,这时他才知道企图蝼蚁撼动大象的自己,才是十足的无脑之人。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站在自己身后少爷凌霄,这让董跃一下子有了底气,对步步逼近他的林飞,威胁道:“林飞,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们家少爷是什么身份吗?说出来吓死你,现在低头认错你还来得及,否则惹怒了我家少爷,不仅江城,整个z省都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呵呵!

    林飞闻言不屑的冷笑了一下,没错还妄想让他低头认错,那一刻,他有种想要看看这位少爷究竟是谁,身边的一条狗都敢这么嚣张。

    “看样子,你还没有认清眼前的事实,那行,我就让你再认清一次。”

    话音落下的同时,走到董跃面前的林飞低头俯视着,宛若君王俯视着臣民,眼神中尽是藐视,微微弯腰,伸手瞬间擒拿住董跃的下巴部分。

    手臂一用力,顿时被捏着不能说话的董跃让林飞拎小鸡崽般拎起,高高举起,然后一甩,如垃圾般被林飞凌空丢了出去。

    嘶!

    边上,刚才那个带路的女服员,本来被林飞的那一脚给吓得花容失色,正准备下楼通知老板的她,看到林飞扔飞董跃的那一幕,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整个人都傻了,将一个一百三四十斤的人扔飞,这得要多大的力气啊?而且还是单手,举重冠军也没有这么牛逼啊。

    砰!

    巨力之下,董跃的身体瞬间倒飞出去,在他身后不到两米远的地方,正在是一个包厢的木门,这个没有客人的木门当时是关着的。

    董跃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了那木门上,霎时间,那厚厚的木门,竟然如一张薄木板被撞得四分五裂,轰然一声倒在了包厢内。

    砰!

    门破碎倒了,可董跃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继续向前飞了一小段距离,然后砸落在包厢里的桌子上,原本一张好好的大圆桌,瞬间变成了一堆废木。

    咳咳咳!

    董跃面色铁青,他浑身剧痛,每一次咳嗽,胸腔仿佛都有把锥子在扎他一样。

    同时还有刺眼的鲜血,随着他的咳嗽从嘴里溢出,躺在报废的木桌上,董跃动躺不得,因为他此刻已经身受重伤。

    咔嚓!

    一块落在地上的木门碎片,被一只穿着球鞋的脚踩得崩断,剧痛难忍的董跃,一抬头目光惊恐地看着林飞,此刻的他很后悔,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还要说那样的话。

    那个他不屑一顾的人,如今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那冰冷的眼神中,隐隐透着一种藐视的含义,让刚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董跃,有种蝼蚁般的卑微,仿佛,只要林飞愿意,随时都可要踩死他。

    林飞目光冷淡的开口道:“人总会因为过于自以为是,从而做出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这样的人只有得到教训才会懂得什么叫尊重他人,现在让我教教你,什么叫做错事,就必须为自己的错事付出代价……”

    话声还未落下,目光冰冷,似乎没有一点情感的林飞猛地抬腿,看似很随意的一脚,在说完话后踩在了董跃的右臂上。

    霎时间,一股磅礴的力量透过林飞的脚倾泻而出,咔嚓一声,董跃的右臂顷刻间被那股力量给折断了。

    “啊……手,我的手!”

    刚才还能强忍着身体疼痛的董跃,这一刻再也承受手臂所被林飞硬生生踩断的疼痛,大声惨叫的同时,浑身冷汗直冒,暴起的青筋,宛如一条条缠绕在他身上的青蛇,狰狞至极。

    董跃的惨叫,让那个服务员瞬间不寒而栗,一些包厢里正在吃饭的客人,闻声出包厢,一眼,仅仅一眼瞬间就被吓得又躲回到了包厢里。

    刚才所看见的那一幕,都让他们不由的汗毛竖立。

    “我出去看看。”

    包厢里的夏颖梦也听到了惨叫声,虽然她听出了那不是林飞的声音,可身为刑警的她,直觉外门肯定出事了,说不定林飞一时出手过重,把人给打伤了。

    怕林飞把事情闹大惹出祸事的夏颖梦,起身说着就打算往包厢外走。

    见状,林雅萱劝道:“行了,你要相信林飞,这事他能处理好,你就安心等着吧。”

    “你就这么相信那个混蛋?”夏颖梦停住脚步,疑惑好奇的望着林雅萱。

    “当然!”

    林雅萱想都没想便回答了夏颖梦的话,可说完后她又自己疑惑起来,想着,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越来越相信林飞了?

    ……

    酒店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车里正悠然自得地坐着凌霄,透过车窗正望着酒店的大门,他很自信董跃一定会让林飞来见他。

    就是那个林飞不愿意来见他,实力强劲的董跃也会‘请’他来!

    刑警总局门前发生的事情,还有医院里众人所知的事情,这一切当然瞒不过凌霄耳目。

    熟知庄国盛是什么人的他,当意外发现林飞懂医术后,凌霄突然想到那天在林雅萱家所闻到的中药味。

    这不禁让凌霄脑海浮出一个念头,难不成这林飞是在给雅萱看病时,不小心把钱包落在了雅萱家?

    他误会了林飞和自己未婚妻的关系了?知道自己身份的林飞,也会害怕于是才临时编造了一个谎言?

    这个念头一出现,凌霄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于是打算再见见林飞,亲自跟他聊聊,顺便试着招揽一下。

    当然并不是真心招揽,而且看重了庄国盛对林飞的态度,想借用林飞这随时可以舍弃抹杀的棋子,在他还有利用价值前,拉拢跟庄国盛的关系。

    同样,对于自己的招揽,凌霄也十分自信,他可是堂堂凌家的大少爷,亲自出面去招揽,林飞应该感到这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拒绝?这个词汇在凌霄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在z省还没有一个人敢拒绝他。

    但,很快,脸上满是自信笑容的凌霄,那笑容在一瞬间僵硬住了,脸色也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变得跟黑锅似得,惊讶的目光中充斥着一丝阴冷。

    “少爷,董跃他竟然被那个林飞给废了,这怎么可能?”

    正坐着驾驶位上的贾文杰,看到从酒店里里走出来的林飞,拖死狗般拖着重伤的董跃,正朝他们走来,顿时目光变得惊骇,他可是很清楚董跃的实力。

    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训练有素的保安,十几个人一起上都未必能打赢董跃,更别说将他废了。

    难不成懂医术从非洲归来的林飞,还有着十分强劲的身手,否则他怎么能把董跃打成这样?

    贾文杰满脸震惊的表情,而凌霄在短暂的惊讶后,黑锅般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心中思绪纷飞的他,暗暗想着:“这个林飞越来越有趣了,不过……再厉害的老鼠,始终只有被猫戏弄的份!”

    很快,林飞已经拖着死狗般的董跃,走到了那辆纯黑宾利前,然后随手将董跃扔在车前,同时车门开了,贾文杰连忙下车为凌霄打开了车门。

    “是他?”

    林飞在看清下车后凌霄的样子,顿时大吃一惊,这不是林雅萱那妞的未婚妻吗?看样子还挺有身份来头的,只不过……

    林飞心里在短暂的震惊后,顿时就变得不屑一顾,在中国,有资格让他敬畏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可惜那些人里面,眼中这林雅萱的未婚夫,还没让他敬畏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