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59章 意外??
    “说吧,你要多少才肯离开我女儿,五十万,八十万,还是一百万?只要你愿意离开,多少钱我都给……”

    自以为是的李静蓉,想用钱来狠狠羞辱着林飞的自尊。

    任何一个男人,当他真心喜欢的女孩父母,用钱来衡量他的真心,用钱逼迫他离开,这都是对一个男人自尊人格的侮辱。

    面对这种情况,会让每一个付出真心的男人们无法忍受,更何况,这事林飞完全是躺着中枪。

    他最多也就是昨晚喝多了酒,把庄雅惠压在床上抱着睡了一夜,也正因如此林飞才给足了庄雅惠父母面子。

    可想不到他的客气,竟然让对方如此嚣张,完全是目中无人啊。

    “阿姨,请你不要用钱来侮辱我,而且事情也不是你想得那样!”林飞的脸变得有些难看。

    “侮辱?就是侮辱那也是你自找的,你看上我们家雅惠,还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我们家又有钱,哼,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看不出来。”李静蓉用较为尖锐的声音说着。

    “妈……”

    “闭嘴!”

    庄雅惠刚想开口替林飞解释几句,就被李静蓉用尖锐的语气制止,同时看着林飞继续羞辱道:“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女儿,还有劝你别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跟我女儿这辈子都没有可能。”

    对于李静蓉的话林飞根本不屑一顾,钱?他只要打得电话,几十亿美金都不是问题,当然他也会进入第九安全局高层的视线,为了这点破事扰乱了他的计划不值得。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不缺钱,两位,请你们离开吧。”林飞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缺钱?”

    李静蓉对林飞的话,根本不屑一顾,在她看来除非林飞这话完全就是在吹牛。

    这种人想要有钱,除非买个体育彩票之类估计还能发财,否则只能做一辈子的穷鬼。

    而且就算中个体育彩票那也不过区区几百万而已,距离她心目中的未来女婿,差远了。

    她们家也不缺这么一点钱!

    一想到钱,李静蓉的脑子便飞快地转了起来,她想:这林飞不是信誓旦旦说他没有看上自家的钱吗?不是信誓旦旦说他不缺钱吗?哼,那就让他知难而退!

    “行了你也别装了,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一个月内如果你能拿出来五百万,你和我女儿的事我便不会反对,否则到时候还请你自觉离开。”

    李静蓉认为,自己女儿昨晚都在这里过夜了,肯定跟林飞那个啥了,自己女儿过去多乖的一个人啊?

    为了这林飞都不惜说谎欺骗他们,还是别跟林飞闹得太僵了,想办法慢慢挤兑走他,免得母女间产生隔阂。

    产生这个念头的李静蓉,一句话顿时让边上庄雅惠倒吸一口冷气,连她都觉得自己妈妈太过分了,竟然让林飞一个月内拿出来五百万?

    而且他们两人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为什么就不能相信一次?为何要如此苦苦相逼?

    五百万,那可是真金白银啊,除非家里是富二代,否则五百万在很多人眼中,这就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天文数字,有多少人,就是倾家荡产,一辈子也拿不出五百万。

    “一个月,五百万?就算卖女儿也没这么贵吧?真亏你说得出口,行了赶紧把你们家这么值钱的女儿带走吧,我保证绝不纠缠她。”

    林飞不屑的笑了笑,这都什么人啊,想钱都想疯了,要是他真跟庄雅惠有什么,别说五百万了,就算五百亿他也会想办法拿出来。

    可惜他现在跟庄雅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还是对方主动纠缠得他。

    “哼!算你识相,记住你说的话,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庄博文也冷冷开口,他跟李静蓉一样根本看不起住在这里的林飞,冷着脸拉着一肚子委屈的庄雅惠离开了林飞的家。

    一出门就说:“刚才那小子的话你也听清楚,以后给我离他远点,听见没?”

    一边的李静蓉也不忘补充一句:“要是让我发现你跟他再见一次面,你这护士就别当了,直接把你关在家里,一直关到你嫁人为止。”

    一听这话,庄雅惠面如死灰,指望带林飞回家见爷爷,从此摆脱相亲的美梦破灭了,而且以后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

    时间匆匆,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如往常一样锻炼完身体的林飞,本打算去林雨的花店,心里也迫不及待想要跟妹妹聊聊天。

    可就在他刚出门的时候,福利院的杨院长突然打来了电话,告诉林飞,今天老院长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

    可有一件事让她非常意外,甚至有些不可置信,那就是老院长的尸体,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火化了。

    林飞一听这话眉头顿时一皱,难得真如杨院长所想,老院长的突然去世,并不是意外或者自然死亡,否则这么急着火化干嘛?

    很明显,有人想焚尸灭迹,销毁最直接的杀人证据,让他无法追查。

    挂了电话,林飞瞬间决定,先不去花店找林雨,反正人在那以后有的是时间见,可老院长的事情,他必须去看一看。

    江城的尸检一般都是有市刑侦支队的法医进行,也就是江城的刑警总局,夏颖梦那位刑警队副队长每天上班的地方。

    林飞给夏颖梦打了电话,得知林飞所求后夏颖梦痛快的答应了。

    到了刑警总局门口,刚下车的林飞就看见夏颖梦还有杨院长站在门口等他,连忙快步推门走进刑警总局的大厅,一丝凉意迎面而来。

    “杨院长拿到尸检报告了吗?”林飞问道。

    红着眼睛,眼眶含泪的杨院长伸出颤抖的手,将老院长的尸检报告递给了林飞,看了几眼,林飞不由的眉头一皱。

    “心肌梗塞?杨院长,陈奶奶有心脏病?”

    杨院长摇摇头道:“不清楚,我一直忙着福利院的事,这人老了,各种毛病就会出来,或许有吧。”

    这才说了几句,杨院长一想到去世的老院长,实在压抑不住心里的悲伤,拿着手绢啼哭起来。

    无奈之下,林飞只能将目光望向夏颖梦,问道:“颖梦,我摆脱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查过了,陈奶奶的遗体火化没有违法之处,火化是经过她的子女同意才进行的,不过有一点很不寻常,我发现陈奶奶的三个子女,突然有了钱,都在县里买了房,以他们过去的家境,根本就没有这个经济实力……”

    夏颖梦把她权限内所查到得,都告诉了林飞,现在不止林飞觉得老院长的死有些可疑,夏颖梦也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能带我去见见这位叫顾洪超的法医吗?”林飞想了想,或许去见了这位顾洪超的法医,能得到他想要的一些答案。

    嗯!

    夏颖梦点点头,而杨院长则因为福利院还有事,打算先坐车回福利院,林飞并没有想太多,点头嘱咐了句杨院长,让她别太难过了。

    当林飞走到三楼的楼梯间时,正好看见刑警总局门口,那人行道上走了一半的杨院长。

    突然,一阵刺耳的车轮声高速袭来,一辆飞速疾驰的银白色面包车,完全没有丝毫减速的趋势,朝着杨院长飞驰而去。

    情况危急无比,电光石火间,林飞完全不及思考,一拳打碎三楼的玻璃,一跃而下,化为一道魅影闪电般冲向人行道上杨院长。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砰!

    当林飞发疯般从三楼打碎玻璃跃下,极速冲到马路边时,那辆银色的面包车已经狠狠的将杨院长撞飞十多米远。

    肇事的面包车,没有丝毫停下的迹象,而杨院长已经躺在马路上的血泊中,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