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56章 我想学插花
    林飞不敢打扰正在专心修剪山茶花的林雨,可林雨已经注意到了,她这新开的花店,迎来了第一位客人。^^^我爱转载:WWW.báΠZhǔyí.℃Οm\^^^

    “这位先生,作为本店的第一位客人,我可以给你打五折,你想买花送什么人?”

    林雨放下手中的山茶花,左腿走路时略微有一点不便,那是昨晚受伤时造成的。

    “我不是来买花的。”林飞微笑着指了指花店门口,正贴着的那张招聘公告,意思很明显,他是来店里应聘送花工的。

    林雨看了眼店外,顿时把林飞当成了,又一个想找机会接近她,追求她的有心人,笑了笑:“先生,你开着几十万的车,来应聘月薪几千的送花工,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如果你不买花的话,还请离开。”

    林雨直接下了逐客令,让林飞脸上的笑容一僵,他只顾着来找林雨,把别的都给忽略了。

    想了想,林飞看了几眼车里的夏颖梦,顿时有了主意,临时编着话。

    “我想你误会了,我有女朋友了就车里那位,而且车是她的,我女朋友很喜欢花,其实刚才是我打算到店里买花的,不过在看了你的插花手艺后,我想跟你学。”

    “哦!”

    林雨微微一惊,看了眼车里的夏颖梦,感觉对方挺漂亮的,怪不得眼前这个男人会这么用心,心里稍微有了一点信任。

    林雨打算继续考验一番,继续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个痴情人啊,不过插花这手艺任何花店都会,你为什么想跟我学?”

    “育,迁,剪,插!我也是懂花之人,老板何必明知故问。”

    林飞这番话让林雨彻底相信了,点点头:“行,你明天可以来上班了,不过想跟我学插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哦。”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见林雨同意了,林飞开心的笑了,他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接近林雨了,可以在日常工作中,试探着询问林雨一些事,尤其是养父母的下落。

    选了束花,林飞兴奋的离开了,上了车,把花送给了夏颖梦。

    收到花的夏颖梦也很开心。

    ……

    景阳华贵园,一条条林荫车道将这个,江城市知名的别墅区,给划分出一片片风景优美的区域。

    车子一驶进别墅区,看得林飞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我靠,你家竟然这么有钱?”

    “你以后努力挣钱买一个呗,做人要有点理想和人生目标才行……”夏颖梦瞥了林飞一眼说道。

    “呵呵,我的梦想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低俗东西,什么权利财富,名声地位,在我眼中都如同浮云一般。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想要追求的。”

    说到这,林飞忽然转头望向了车窗外,那蔚蓝的天空,严肃的表情中略带一丝无奈,道,“可或许会有很多人嘲笑我,讽刺我,但这都无法撼动我的梦想,因为我的梦想之路注定了,充满孤独与寂寞。”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见谈及到梦想的林飞,忽然间变得如此严肃的样子,还有一丝令人心疼的无奈,顿时成功引起了夏颖梦的好奇。

    “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流氓!”林飞突然变了一个人似得,咧嘴嘿嘿笑着。

    而夏颖梦听了林飞的梦想后,差点没来个急刹车把这货给丢出车去。

    “我呸!流氓?还顶天立地?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夏颖梦毫不犹豫给了林飞一个深深地鄙视。

    下了车,走进别墅大厅,富丽堂皇的装饰,一件件价值昂贵的奢侈品,大多数家具都是珍贵的红木。

    “小姐,你回来啦,太太在书房呢,晚饭还有一会才好!”

    一个穿着围裙的中年妇人,正在大厅中小心翼翼擦拭着桌子,见夏颖梦进屋后,连忙上前点头。

    夏颖梦也点点头,拉着林飞直接朝书房走去,路上小心翼翼交代林飞一些要注意的事项。

    刚进书房,林飞第一眼就看见了夏颖梦的母亲夏秀芸。

    夏颖梦是跟着她母亲姓的。

    齐耳的短发,穿着一套白色的正装,脖子上挂着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正全神贯注望着书房墙壁上挂着的照片。

    那照片里,只有一个穿着警服,一丝不苟的男人,林飞心想,这应该是夏颖梦父亲的照片吧?

    整个过程,林飞就感觉自己想空气一样站在,动也不能乱动,想说话也被夏颖梦制止,憋得他特难受。

    “这小子,就是你口中的男友?看样子还不错。”

    望着照片许久的夏秀芸突然转身,面容严肃冷峻地看着林飞,虽说嘴上说着不错,可那目光犀利,气场也有着逼迫人心的感觉。

    而且她这话也说得让人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是与否都会遭受她的严厉责问。林飞当然听出了夏颖梦母亲话中的意思。

    这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

    林飞嘴角撇了撇,面带笑容地回答了一句:“我当然很不错咯,否则怎么会成为你女人的男朋友,还站在这里跟你说话。”

    “……”

    夏秀芸愣了下,她发现自己准备好的话,竟然被林飞一句话给堵死了,只能继续板着脸说,“年轻人在我面前说这话的人,要么有胆无谋,要嘛就是目光短浅,你觉得,自己属于那种?”

    身为女强人的夏秀芸那气场非常大,语言犀利,换成一般人的话,别说想办法回答一句让夏秀芸满意的话,连跟她对视一眼,估计都没有那个勇气。

    “实话实说,还是说的谦虚一点?”林飞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而夏秀芸又愣了一下,她想:回答个问题,还分谦虚跟实话?好吧,自己倒要看看这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口中的实话和谦虚该怎么说。

    “谦虚点吧!”夏秀芸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兼具帅气与才智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所不会,上的厅房,下得厨房,跑得过刘翔,干的过流氓……”

    林飞滔滔不绝地说着,夏颖梦已经后悔地转过头不想再多看林飞一眼,做人到他这不要脸的地步,那还真是一种奇迹。

    而且还敢当着她妈妈的面,这么说话,这是铁了心要逼着她去相亲啊。

    要不是见自己亲妈看着,夏颖梦早就一脚把林飞给踹到楼底了。

    “你确定这是谦虚的?”夏秀芸满脸黑线。

    “当然,是不是我说的过于谦虚了?”

    “我……”

    夏秀芸都有一种想要骂林飞的冲动,她想这货也太不要脸了点吧,就刚才那话也叫谦虚?真不知道自己女儿,看上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哪一点。

    “你还是说实话吧,别谦虚了!”夏秀芸在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实话?实话就是,其实刚才我说的那些,句句真实。”林飞很认真地说道。

    尼玛!

    夏秀芸顿时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犀利的眼神瞬间变成了鄙视,那令人难以喘气的压迫气场,也在一瞬之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妈,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货,啥都好,就是脸皮有些厚。”夏颖梦连忙站出来缓解气氛。

    “哼,我看是厚颜无耻吧!这样的人你也敢给我带回家?赶紧让他给我滚。”夏秀芸冷冷哼了下,她已经很生气了。

    “恐怕不行,我滚了,颖梦肚子里的孩子就没爸爸了,你让颖梦没了爸爸,难不成还想让颖梦的孩子跟她一样,被人骂野种?”

    林飞满嘴跑火车胡说八道,把夏秀芸气得眼睛都红了,一边的夏颖梦又急又气,她都怀疑林飞吃错药了。

    一见面就这么气她母亲,说话也越来越难听,他究竟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