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52章 一醉解千愁
    养父母究竟有没有死?

    妹妹又为什么会成为第九安全的特别调查员?

    自己该不该马上跟妹妹相认?又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在相认时,既不会伤害到她,也不会给她带去麻烦。???好小说:ωwW.βǎΝΖΗμyi.℃óm???

    妹妹的自闭症又是怎么好的?

    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曾经父母从孤儿院领养过一个哥哥吗?自己这个对她充满了愧疚的哥哥?

    一个又一个念头在林飞脑海里闪过,越想越觉得让他心烦意乱,意外的跟妹妹林雨相遇,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如今妹妹林雨的身份,更是让林飞左右为难,为了不给林雨带去麻烦,他必须更加小心隐瞒自己的身份。

    第一次打算去一醉解千愁的林飞,并不知道,有时候命运总是爱跟人开玩笑,你越不想的东西,有时越会找上门,逼着你不得不做一些选择……

    回到市区,有些心烦意乱的林飞打算去喝酒,他想尝试一下,很多人口中常说那一醉解千愁,究竟是何种滋味。

    过去他不敢喝醉,也不能喝醉,可现在,机会难得,人生苦短,有些事不趁着机会尝试一下,老了未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

    而且这酒他必须喝!

    与此同时,江城国际大酒店的一间总统套房内,透过32层高楼的窗门几乎可以俯视整个江城的夜景,绚丽夺目的灯光,让江城灯火通明。

    站在窗门前俯视着,让凌霄有种将整座江城踩在脚底下的感觉,那种感觉高高在上,如君临天下,唯我独尊!

    身为独霸z省的凌家长子,在江南都算霸主家族的凌家,在凌霄心里,无论看谁都自我感觉高人一等。

    在整个z省都横行无忌的他,在这小小的江城,没有一个人能被他放在眼里,就算有着婚约的林雅萱,那也只不过是他女人而已。

    这样的女人,他要多少有多少,只不过林雅萱是众所周知他凌霄的未婚妻,凌家未来的少夫人,让他多少对林雅萱有了一丝特别对待。

    可凌霄想不到,他的放纵得到的竟然是——背叛!

    窗前俯视着夜景的凌霄,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眼角余光望了眼桌上的那种身份证,心里不由的产生一股杀意。

    咚咚咚!

    这时,卧室的门响了,偌大的总统套房可不止住着他一个人,还有随行的贴身保镖,以及他的心腹。

    这时候,会桥他卧室门的只有一个人,那就他的心腹——贾文杰!

    “进来吧!”

    凌霄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声,语气平淡,目光继续望着窗外那夜幕下的江城。

    咔!

    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一身黑色正装,俊俏的脸上一丝不苟,走进卧室后,对着凌霄恭敬地说道:“少爷,陈彪他们失败了。”

    “哦?失败了,看样子这林飞有点意思啊。”

    凌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陈彪可是江城有名的地头蛇,他失败了也就意味着,他那群虾兵蟹将还打不过一个林飞。

    贾文杰继续恭敬地说着:“陈彪带着他二十几号小弟,外加一个刚才牢里释放出来的杨易,全都输给了林飞一个人,那个叫杨易的还被林飞打断的肋骨,进了医院。”

    这些话当然是陈彪退钱的时候说得,当然他也并没有说全,掩盖了林飞的一部分实力。

    在道上混迹这么多年的他,可不是吃亏的主,凌家敢隐瞒实情让他去送死,那他就敢反手给凌家一刀。

    当然陈彪并不知道这事是凌霄这位主亲自吩咐的,否则给他十个胆,也不敢耍小手段。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你去查查这个林飞。他,我要慢慢玩!”

    凌霄脸上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让贾文杰的心都不由得一颤,他很久没看见自己家少爷脸上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贾文杰不禁想到,曾经有一个资产几十亿的暴发户儿子,因为一些事得罪了少爷,结果不出一个月,那暴发户就破产了,最终因为负债累累而跳了自杀。

    那个得罪了少爷的富二代,变成了负二代,从一个正常人硬生生被少爷玩弄折磨成了精神病,现在还被关在精神病医院呢。

    贾文杰看了眼桌上那种身份证,心想,这个叫林飞的人,估计下场会跟那个富二代差不多。

    带着一丝同情连忙退出卧室,吩咐人去调查林飞更详细的信息。

    不过想要调查林飞的人,可不止凌霄一人。

    孙旭风在询问了林雨一些信息后,放了她伤假并在江城等待那神秘高手的同时,也不忘追查神秘高手的踪迹。

    虽说对方并没有一丝恶意,反而还几次献身帮忙,可对于他们第九安全局的职责,就是确保他们所管辖的区域,不存在黄色预警级别以上的潜在危险。

    一个掌握弹道微观射击的神秘高手,无论到哪都是红色预警级别的潜在危险。

    这样的人,只要拥有足够的子弹和枪,就如同战争时,敌国一支精锐加强团潜入内部般,甚至更危险。

    不得不佩服第九安全局的权利之大,事发后仅仅半个小时就找到了那辆杜卡迪848,找到车子后,十分钟后就将陈彪堵在了他的场子里。

    当时正在包厢里喝酒压惊的陈彪,见到孙旭风带着一个漂亮女人闯进包厢,愣了下,向后退了半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陈彪很清楚,这里是他的地盘,自己的老窝被人闯进来,却没有一个人来通知他,可想而知来者,绝非善类。

    孙旭风将杜一组卡迪848照片扔在陈彪面前,微笑着,仿佛朋友间聊天般开口询问:“这车是你的吧,能告诉我它现在在哪吗?”

    “车?”

    陈彪一脸呆萌的样子,似乎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然后脸上一正往沙发上靠去,歪着头说道:“朋友,说吧!要多少钱你们才肯把车还我,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只要车还我,我保证不追究你们偷我车的事情……”

    陈彪的反应让孙旭风眉头一皱,这时包厢外又走进一个青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随后孙旭风又问了陈彪一句。

    “你今天是不是带人去收拾一个叫林飞的年轻人?结果反被他给教训了,你朋友杨易还被打进了医院?”

    “对啊!怎么了,出了混得,早晚都要还得,打人!被人打,吃我们这口饭的不是很正常吗?赶紧说,多少钱才愿意把车还我,大家以后见了还是朋友……”

    孙旭风见陈彪似乎真的一无所知,只好起身道:“车在交警局,你自己想办法去取吧,今天打扰了,以后说不定我们还会再见面。”

    说完,孙旭风带着人便推门离开了包厢,就在包厢门重新关上的一瞬间,陈彪才发现,他的后背全身冷汗。

    “飞哥,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万一你被找麻烦,可千万别来找我啊。”陈彪心里求神拜佛,希望林飞别因为这事来找他。

    至于林飞骑走他那辆杜卡迪848后究竟干了些什么,他才懒得管呢。

    离开了陈彪的场子,孙旭风连忙吩咐:“你们两个马上给我去查查这个叫林飞的人,一有消息马上打电话给我。”

    “是!”

    得到命令的那两位青年连忙上了车,留下孙旭风还有队里除林雨外,唯一的女性苏珊。

    “孙队,他们都有事情做,那我呢?是不是让我回家睡美容觉啊?”也才二十多岁的苏珊俏皮的说道。

    “想睡觉?还早呢,马上打电话给江城警局,让他们把林飞的家庭住址告诉我们,我们现在马上去一趟林飞家。”

    职业的特殊性让孙旭风对林飞产生了怀疑,他可是清楚杨易还有陈彪这伙人的实力,尤其是杨易,能把他肋骨打断送进医院的林飞,绝不可能是一般人。

    或许这个林飞就是——那个神秘高手!

    这并不是孙旭风凭空猜测,而是神秘高手两次出现,林飞总是莫名其妙的被牵连进来,让他不得不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