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50章 黑云鸽
    “林飞,你未免太狂妄了。/\/\原创更新:www.banzhuyi.com/\/\”

    杨易见林飞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大吼着,向后退了几步。

    见识了刚才林飞腿惊恐力量的他,根本不敢硬接林飞这一凌空一脚,想要借助距离让林飞腿上的力道自行减弱。

    可是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闪躲开林飞的那一脚时,杨易突然感到眼前一花,那腿竟然猛地提速变快,在空中掠过一道残影。

    他脑海里猛然浮现出八个字:天下武学,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一个人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的确可以掠荷叶过水不沉,一出手快留残影。

    然而这些杨易他只是听过,从未见过,或许是夜黑的原因,林飞的腿才会快的出现一瞬间的残影,可那一瞬间惊恐的杨易彻底明白了。

    自始至终,狂妄自大的从来都不是林飞,而是他们这群井底之蛙,林飞要是仅仅只有惊世骇俗的力量,杨易还有一战的勇气。

    可他万万想不到,林飞的速度,丝毫不逊色他的力量,在林飞面前,无论是他还是陈彪他们,都只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

    刚才他们所有的狂妄,自信那只不过都是笑话。

    杨易瞳孔猛地放大,射出惊恐的目光,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重重撞击在他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胸前的肋骨给踢断了。

    砰!

    杨易飞出四五远才摔落在地上,脸色苍白,脸上都是冷汗,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捂在胸前,咬着牙喊疼。

    “啊!”

    “杨易!”

    “易哥!”

    陈彪等人纷纷开口惊呼,有的人已经去扶杨易了,那一刻,几乎所有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了一丝冷汗。

    可怕!

    这林飞太可怕了!

    见连杨易连林飞一招都接不下,这时陈彪才知道自己招惹林飞,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他看了眼周围个个面露惊恐的兄弟,一咬牙。

    陈彪走到林飞面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这事全都是我的错,你要打就打断我的手吧,他们只是跟我混饭吃而已,这事跟他们无关……”

    陈彪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林飞那冰冷的眼神。

    林飞也想不到,刚才那般张狂的陈彪,会这般直接突然的下跪,而且所求的竟然不是他自己,为他那般兄弟跪求。

    “大哥!”

    “彪哥!”

    见陈彪在林飞面前下跪,周围那些害怕林飞的众人瞬间激愤起来,攥紧手里的家伙,无所畏惧的围向林飞。

    “都不许过来,如果你们还当我是大哥的话,就给我滚!马上滚!”

    陈彪知道林飞有多恐怖,他那些兄弟贸然上来受伤的只会是他们,再多的人在林飞面前也是枉然,见林飞站在那儿没有动手的意思,赶紧让周围的人滚蛋。

    他们只有滚得越远,才越安全。

    “滚啊!,谁不滚从今以后就别说是我兄弟!”

    陈彪跪在林飞面前大声嘶吼着,最终那些人都骑着摩托车走了,就连受伤的杨易也带走了,巷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唉,你走吧!”

    林飞从陈彪的身上看到一丝曾经他的影子,他也曾经为一群没有相同血脉的兄弟舍弃一切,甚至把自己的命都寄托在他们身上。

    一杯酒,一声兄弟,一辈子!

    “你不打断我的手了?”

    陈彪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林飞送进医院的心里准备了,万万想不到,林飞竟敢让他走,还跪在地上的他吓得都不敢起来,生怕这是林飞的阴谋。

    “你不走,我走!记住,下次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单纯以为陈彪是替那个岳鹏来出头的林飞,摇摇头打算离去,这时,黑空中一道黑影突然落下,一丝血腥味飘入林飞的鼻中。

    一抬手,一直通体全黑,甚至爪子和喙的鸟落在林飞手上,样子类似鸽子,不过身形比鸽子小多了,乌黑的羽毛上沾染了鲜血,很显现,这只鸟受伤了。

    “黑云鸽?”

    林飞看清手中那受伤的鸟忍不住惊呼,黑云鸽,一种飞行速度极快,身形灵巧而且非常通人性的特殊信鸽。

    这种特殊信鸽,只有会在一些无法使用手机、电话等一系列现代通讯工具的地方使用,在如今的信息化时代中,使用黑云鸽的人越来越少了。

    加上这种鸟非常稀少,让黑云鸽不被人广泛认知。

    林飞发现这只受了伤的黑云鸽爪上,似乎带着信件,这让他更好奇了,这江城也不是荒山野岭,究竟是谁会使用黑云鸽?

    好奇的林飞把黑云鸽爪上的信件取下来看了眼,仅仅一眼,那信件仿佛拥有魔力般让林飞的目光再也无法挪开。

    几秒钟后,林飞把受伤的黑云鸽塞到不知所云的陈彪手里,替我照顾好它,还有借你的摩托车一用。

    “啊!”

    陈彪整个人都蒙圈了,林飞不打他就算了,还莫名其妙塞给他一只受了伤的鸟,还要借车。

    林飞冷冷瞪着陈彪,透着一股杀气问道:“如果有人问你这把摩托车哪去了,你会怎么说?”

    感受到林飞的杀气,陈彪面色一变,急忙回答:“被偷了!”

    “不算你聪明,现在发生的事情,你敢透露出一个字,我不仅会让你死,就连你的兄弟家人,也会为你陪葬。”

    说完,林飞启动车子,油门一拉,那摩托车瞬间化为一道影子消失在陈彪视野中。

    陈彪被林飞的话吓傻愣住原地很久,一低头,对着手里受伤的黑云鸽警告着:“听着没,你敢泄露一个字,老子就把你炖汤了。”

    陈彪虽然不知道林飞莫名其妙说这话究竟为了什么,可被林飞吓破胆的他,发誓,刚才的事,他一定要带到骨灰盒里。

    ……

    江城东郊,有一座非常靠近江边的废弃自来水工厂,因为这个厂房废弃多年,还有不少闹鬼的传闻,一直以来很少有人来这。

    黑空下,这座废弃自来水厂一直以来的寂静今晚被打破了,废弃自来水厂那条唯一通往市区,有些破旧的马路上,一群人正在追逐着。

    准确的说,六个男人在追一个身穿紧黑皮衣的女人,那女人左手拿着一部手机,可惜手机没信号,无法拨打电话。

    右手紧握着一柄枪,靠近肩部那黑色紧身衣上隐约可见血迹斑斑,她似乎受了伤。

    在女子的身后,那六个男人身上的衣服同样是黑色,在夜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不仅脸上蒙着面巾,连头上也戴着黑色的头套……

    当中的一人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把飞镖,猛地朝前面的女子飞射出去。

    噗!

    拼命往前跑的女子并没有发现后方射来的飞镖,直接被射中了左腿。闷哼一声,女子左腿一软,原本前奔的身体立刻失去支撑,随着惯性猛地前扑摔倒了下去。

    不过女子的反应也很快,在身体倒地的瞬间,立刻顺势往前一滚,左手手机落在地上咔嚓一声,顷刻间碎了。

    女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绝望,看见越来越近的敌人,她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右手的枪缓缓举起,枪口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绝望的她选择了自杀,也不愿落在敌人的手中。

    嗡隆隆!

    忽然间,摩托车的咆哮声让她扣在手枪扳机上的食指停顿住了,朝咆哮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道雪亮的光,宛如黑暗中来自黎明的曙光。

    几百米的距离,那摩托车瞬息便到了她面前,急速飞驰的摩托车戛然而止。

    这是一辆杜卡迪848,最高时速能达到每小时近两百六十公里,比一些跑车还快!

    这辆突然出现杜卡迪848,不仅把准备开枪自杀的女人给吓蒙了,就连不远处那追杀的六个蒙面男人,一时间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