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41章 开门的男人
    “糟了!”

    林飞猛然一拍大腿,突如其来的的声音把林雅萱和夏颖梦都给吓了一跳。

    “糟了?什么糟了?”

    夏颖梦和林雅萱俩人都一头雾水,她们都很疑惑,林飞好好的突然叫糟了干嘛?

    “某人不相信我认识美女警察当朋友,还鄙视我,于是我们就打了个赌,可我他妈的竟然忘了说赌约了。”

    一想到跟林雅萱的赌约,此时林飞有种恨不得伤自己几巴掌的冲动,刚才只顾着让林雅萱给他捶腿揉肩,结果忘了说赌约了。

    “林…雅萱,我们的赌约现在说了还算吗?”林飞可怜巴巴的看着林雅萱,这么难得可以光明正大占林雅萱便宜的机会,却白白被他给浪费了。

    林飞差点没把肠子都悔青了。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赌约这事?!”林雅萱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我怎么不知道的无辜样。

    “你…这是耍赖!”

    “有吗?谁给你证明?”

    “……”

    此刻林飞的心就跟一万头草泥马践踏过一样,心里老泪纵横,他是从林雅萱的表情上明白了一件事,估计赌约就算刚才说了,这妞也不会承认。

    无可奈何的他,只能垂头嘀咕了句:“唉,算了,谁让女人都是不一群不讲理的人……”

    “你说谁不讲理???”

    林飞这话一出口,立马引来两声尖锐的责问声。

    这时,反应过来的林飞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抬头便注意到两道充满杀意的凌厉目光,林雅萱和夏颖梦正冷着目光,杀气腾腾的瞪着他。

    “哈哈,天太晚了,我先走哈。”

    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见情势不对林飞连忙闪人,一溜烟的功夫,人已经跑到楼下了。

    “你怎么……”

    “你怎么认识林飞的?”

    林飞溜跑后,林雅萱和夏颖梦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道,说完后,两个人又忍不住同时笑了。

    如何认识林飞的,林雅萱这话真的说不出口,这事她不希望自己和林飞外,有第三个人知道,张了张嘴,话始终说不出口。

    “算了,下次有时间我们边吃饭边聊吧,时间真不早了,我还要送人呢,先走了。”

    关于如何认识林飞的,夏颖梦脑海里不禁浮现她第一次被林飞亲的画面,差点就脸红了,连忙找了个借口,转身下楼,刚走了几步,脸已经微微红了。

    看着下楼的夏颖梦,林雅萱对林飞越来越好奇了,忍不住嘀咕着:“这林飞越来越奇怪了,他竟然认识夏颖梦,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这个问题,林雅萱越想越烦,只能把这个注定解不开的问题给抛出脑海,刚转身关上门的她突然想起来。

    林飞还没回答他,明天要不要继续会公司上班呢,想给林飞打电话才发现,林飞的手机已经被他摔了,至于打电话给夏颖梦,林雅萱想想觉得还是算了。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与此同时,上了车的夏颖梦,一边开车一边偷偷上下打量着,目光有些躲闪的林飞,最终忍不住问道:“林飞,你还会医术?懂得治女人的痛经?”

    到现在夏颖梦都有种在做梦的奇妙感,她最好的朋友林雅萱,竟然认识‘混混头’的林飞,还说他是个医术高手。

    就林飞这种被街头混混叫大哥的人,还懂医术?他能治好困扰林雅萱多年之久,许多名医都治不好的痛经?

    夏颖梦心里其实是觉得,林飞一定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欺骗了林雅萱,她也知道林雅萱是一个非常自傲的女人,有些话不能当面将,有些事不能马上揭开。

    “夏警官,你想说什么就直说,我们都这么熟了,说话何必拐弯抹角。”

    林飞笑呵呵的说着,他从夏颖梦的眼神中看到了怀疑和猜测,他也明白,以他和夏颖梦的短暂交集,夏颖梦会怀疑他很正常。

    毕竟夏颖梦的职业是刑警,怀疑是很多警察的职业病。

    “那我就直接说,你是从那个医学院毕业的?你有行医资格证吗?究竟是怎么认识林雅萱的?”

    夏颖梦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三个让林飞都特别为难,甚至说无法回答夏颖梦的问题,他的医术就算说了,夏颖梦估计也不会信,当然林飞也不会说。

    一旦他的医术曝光了,那他的身份也会随着曝光,这样一来,必然会招引来许多避不开的麻烦。

    有些麻烦对林飞而言,还有着致命的威胁。

    要不是为了躲避那些避不开的麻烦,林飞也不会竭力隐瞒自己的身份,至于行医资格证,这是个什么玩意他都不知道。

    过去那段岁月,每天过着都是生死一瞬间,胜者为王,败者亡的生活,回国也才很短的时间,他哪有时间去办理行医资格证。

    再说了,他回国是为了找养父母,顺便看看能否找到亲生父母的,可不是为了当医生,林飞也没想过要搞个行医资格证。

    跟夏颖梦解释自己如何认识林雅萱的?

    这个想法林飞连想都没有想,要怎么解释?难不成跟夏颖梦说,她最好的朋友林雅萱,一天深夜喝醉了,意外的闯进了他家里。

    意外的吐了他一身,还有她本人也一身肮脏难闻的呕泄物,然后帮她脱衣服,才找人来洗澡换衣服?

    然后又意外进了林雅萱的公司……

    别说夏颖梦会不会相信,这事要真说了,不用想,第二天林雅萱那妞肯定会找上门拼命。

    “能不说吗?”

    想来想去,林飞还是觉得这个三个问题他都不回答,才是最好的回答。

    “不说?可以啊!”

    夏颖梦微微一笑,林飞刚想松口气,开车的夏颖梦突然将一副手铐往林飞面前一摆,威胁道:“你可以选择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这话……是又打算抓自己的节奏?

    林飞心中很无奈,只能主动伸出双手,无可奈何的叹气说:“唉!算了,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抓我,大不了明天我让林雅萱来保释我……”

    “你这是打算那林雅萱压我咯?林飞,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见威胁不行,夏颖梦只能用好话劝林飞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是一个科技时代,也是一个法治社会,骗人是违法的。

    “说到底,夏警官你只是不相信我,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我如果治好林雅萱困扰她多年的痛经,你亲我一下,要法式湿吻,如果我没治疗,任由你处置,赌约一周时间,这点时间你应该等到起吧?”

    为了弥补刚才林雅萱身上损失的那个赌约,林飞又选择了跟夏颖梦打赌,或者说,给夏颖梦挖了一个坑。

    而夏颖梦,觉得林雅萱如此信任林飞,那么他肯定有一点点本事,想了想,就算调查林飞也要时间,一周的赌约时间,不算太长。

    “好,记住你的话,我可是录了音,一周后治不好你就给我等死吧。”

    夏颖梦‘凶狠’的说道,随后将林飞送回了家,临走前还不忘提醒林飞赌约的事。

    ……

    时间匆匆,一夜的时光眨眼即逝,第二天起床的林飞连忙拦车直奔林雅萱家。

    因为昨晚夏颖梦送他回家后,打算开门的林飞才发现,在林雅萱家洗澡时,钱包和钥匙都忘在了林雅萱家里。

    没钥匙并不影响他开门,可钱包不能丢啊,因此天刚亮林飞就敲开了林雅萱的门。

    可让林飞没想到的是,一大早开门的并不是林雅萱,而是一个帅气英俊的年轻男人,看样子也就二十七八岁。

    一瞬间林飞傻眼了,他不禁想到,昨晚林雅萱那么急着赶他走,是因为眼前这个帅气男人,要在她家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