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37章 在上司家洗澡
    早在林飞走出厨房的时候,趴在沙发上的林雅萱便注意到了,只不过她以为林飞是过来给自己针灸刺穴的,便继续趴着。

    不过对于林飞,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警惕的,可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林飞刚走到沙发边上,就伸手撩她的上衣,更过分的,连她的短裙都敢扒。

    这简直就是……比耍流氓还可恨!

    吓得林雅萱想也不想反身就给了林飞一巴掌,将事先放在沙发上的剪刀攥在手里,指着林飞怒吼:“林飞,就知道你是混蛋,不给我个解释,我跟你没完。”

    此时的林雅萱,心里有种后不当初,引狼入室的后悔。

    “林总,你冷静点,我没别的意思,针灸刺穴,你总不能让我隔着衣服吧?人体穴位那么多,万一隔着衣服扎错了,弄不好可是会出大事的。”

    林飞都被那一巴掌给打懵了,虽然他刚才确实把林雅萱当成不良幻想的对象,可撩她上衣,脱她短裙真的只是为了更方便自己针灸而已。

    林雅萱愣了下,觉得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攥在手里的剪刀并没有放下,林雅萱怒视着林飞,她一个女人被林飞撩上衣服,脱短裙,这事简直太过分了。

    而且这么重要的事情,刚才林飞为什么不说?说了,或许……想到这,林雅萱思来想去好想除了让林飞继续针灸刺穴,似乎并没有别的选择。

    除非她能忍受未来一次次痛经的折磨。

    这病并不是林雅萱不去看,而是她看了很多妇科的名医都没用,国外的大医院也没少去,痛只能止一时而不能断根。

    是药三分毒,有些药用多了,对身体不好,尤其是止痛药。

    像林飞这样单靠按摩大腿某一穴位就能替她止痛的,林雅萱可是头一回遇见,否则她也不会轻易相信林飞,并带他回自己家熬药。

    林飞一脸委屈的看着林雅萱,这事其实他刚才想说来着,可林雅萱那些调侃他的话,加上后面林雅萱急着买药,他一时间给忘了说。

    “林总,我刚才不是说来嘛,我能让你的痛经痊愈,只不过有一点小麻烦,是你自己误以为我要钱,后面我想解释,谁让你那么急着买药,又趁机调侃我,于是乎……”

    在林飞的提示下,林雅萱似乎想起刚才林飞那难得一见的扭扭捏捏,她还以为林飞又要狮子大开口要钱,谁知道竟然是……脱衣服。

    虽然知道是自己着急,一时间没问清楚,可林雅萱可不想在这种问题上认错,攥着的剪刀往边上一放,然后一伸手掐住林飞腰间的肉。

    “那你的意思,是怪我咯?”

    “怪我!林总,都怪我没讲清楚,你能不能先放手,我们有话好好说。”

    林飞龇牙咧嘴,脸上的表情那个疼啊,这女人动手掐人的本事,都是天生的?

    “哼!”

    林雅萱哼了一声,慢慢松开手,想到针灸刺穴要脱衣服,脸不由的通红,弱弱的问林飞,“那个,林飞,针灸刺穴必须要脱衣服嘛?里面的衣服也要脱?”

    林飞连忙劝说,“林总,外衣必须要脱,内衣嘛就不必了,你别想太多,现在我是医生,你是病人,现在社会上那么多男性妇科医生,医生是圣神的,脱衣只是为了治病……”

    在林飞的劝说下,林雅萱渐渐放松了许多,可脸依旧很红,这事就算为了治病,可要她当着林飞的面脱衣服。

    就算脱外衣,这事林雅萱想想,脸都不由自主又红又烫。

    见林飞瞪大双眼看着自己,林雅萱怒嗔了一眼林飞,“看什么看,我要脱外衣,你转过身把眼睛闭起来,不准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这话让林飞顿时哭笑不得,闭上眼睛不看,那自己待会怎么给她针灸刺穴?

    “林总,我不会盲眼刺穴啊,难不成你让我闭着眼睛在是你背上或者屁股上乱摸?你要不介意,我可以摸着试试。”

    林雅萱想了想,似乎把眼睛闭上真的不能针灸刺穴了,让林飞在自己背上还有屁股上乱摸,她想想都无法接受,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样吧,你先转过身把眼睛闭上,等我把外衣脱了趴在沙发上,你在转过来,急着,收起你那些猥琐的念头,否则我弄死你。”

    面对林雅萱狠狠的威胁,林飞只能苦笑着转身,想当年别人求他治病,他都不屑一顾,就算对方苦苦跪求着,那也要考虑考虑。

    想想现在,他好想好想免费替林雅萱这妞治病,结果还要被威胁。

    弄死自己?这妞想怎么弄死,床上还是沙发上?想着,林飞忍不住偷偷的嘿笑起来。

    一分钟后,身后才传来林雅萱红着脸的声音:“那……那个林飞,我好了,你可要转过来了,警告你看病就看病,你要是乱来我真的不会放过你的。”

    转过身后,林飞的心跳在一瞬间加快了,眼前的一幕,身上仅有两件黑色贴身衣服的林雅萱,正趴在沙发上实在太香艳了。

    这一切让林飞不由的幻想起来,那反应,就如火箭高高竖起,随时都准备发射般。

    “林总,我刚熬了药,手上都是药味,先去卫生间洗个手。”

    为了避免尴尬,林飞说完便躲进了洗澡间,用冷水降温,几个深呼吸来舒缓调节一下心,然后才离开卫生间。

    “林总,我开始了,你一定要放轻松,不然你一紧张肌肉就会变得僵硬,这样银针刺入穴位就会比较疼,而且我也比较吃力。”

    听了林飞的话,林雅萱努力让自己放轻松,照林飞说的那样,去想一些能让自己心情愉快的事情,尽量别想着眼前的事。

    很快林雅萱便感觉到,一根细长冰冷的针刺破了她的皮肤,一点一点深入,奇怪的是,银针刺破皮肤后,仅有一瞬间的微疼,之后便有点痒。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雅萱背上的针越来越多,而林飞额头上身上都是汗,连衣服都湿了。

    约一个小时候,几乎汗流浃背的林飞将林雅萱背上还有臀部的银针都拔了,这时一脸舒坦享受的林雅萱,转过头才发现衣服被汗水湿了的林飞。

    “你怎么湿成了这样?很累?”

    林雅萱一脸惊讶的表情,她不是没见过中医银针刺穴,虽然看不懂,可没有一个人想林飞这样,银针刺穴把自己累得满头大汗。

    “别把我和那些不入流的中医比,疏通筋脉血道你以为很轻松啊,除了我,每个人会!”

    林飞白了林雅萱一眼,他才懒得跟一个门外人去解释,爱干净的他受不了自己一身汗,看了眼浴室便说道:“林总,药还要再熬一会,你先看着点,我一身汗能不能借你浴室洗洗?”

    林雅萱想着,林飞这一身汗她也受不了,更何况林飞是为了替她治病才累得一身汗,去浴室的浴缸里泡泡澡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每次下班很累都会去浴室的浴缸泡澡,每次泡完澡都会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便同意林飞借用她的浴室。

    林飞刚进浴室就看见,宽敞的浴室里比客厅还干净,只不过在浴室的墙壁上挂着,林雅萱洗澡时换洗下来的衣物。

    他仔细一看,竟然是昨天他买来的那套女士内衣,林雅萱竟然挂着这没扔。

    看样子应该还没洗,说不定上面还有那啥……

    林飞想着便忍不住伸手去拿,可紧接着惊人的一幕在他眼前发生了,差点没让林飞的下巴都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