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爱上傲娇女上司 > 第29章 半块玉佩
    “哥哥!姐姐!你们不知羞,在大门口玩亲亲!”

    突如其来的声音,不仅惊醒了吓愣的夏颖梦,还让对她耍流氓林飞也吓了一跳,连忙一松手往后退了一步,让欲咬他的夏颖梦扑了个空。

    “王八蛋,林飞,我要杀了你!”

    第二次被亲的夏颖梦抓狂地喊道,要不是福利院门口此时来了很多小朋友,为了怕跟林飞搏斗伤及无辜,夏颖梦此时已经扑上去了。

    瞪圆眼睛,怒气腾腾地盯着林飞,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林飞这货早死一百次了。

    这时,刚才被一群混混吓得跑进福利院的杨院长,再次回到了福利院门口时,脸上露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咦?林飞,怎么是你啊?那群街头混混呢,跑了吗?”

    杨院长很好奇,这才多一会的功夫,那些平日里特难缠的街头混混怎么都不见了?他们可是连警察都不太怕的主啊。

    当然最好奇的可不是杨院长,而是夏颖梦,她甚至有些惊讶,杨院长怎么会认识林飞这种人渣?

    她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杨院长,你怎么认识这种人渣?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教他的,简直比流氓还混蛋可恨!”

    听了夏颖梦的话,林飞也只是笑笑,他觉得夏颖梦说的很对,如果他有父母的呵护教导的话,或许他也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

    可成为今天的他,林飞一点都不后悔,人生不能想电影一样可以倒退,只怪命运逼着他一点点蜕变成今天的样子。

    流氓?混蛋?那只不过是他一种不为人知的掩饰而已,因此他没有反驳夏颖梦的话,还在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可在微笑掩饰下的内心,谁又知道他内心的无奈和酸楚?

    或许身为福利院的杨院长,在见过一个又一个被遗弃孤儿的她,看穿了林飞微笑下的那颗心,瞪了夏颖梦一眼,很不满的样子。

    “夏警官,你胡说什么呢?林飞他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福利院就是他的家,老院子就是他的妈妈……”

    杨院长的话让夏颖梦由心地产生一种无法言语的震惊,她平时只要一有空就会来这帮忙,那是因为她懂得那些被父母遗弃的孤儿,他们的遭遇与渴望。

    也正因为懂得,她才会一有时间就来福利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对不起……”

    在得知林飞曾经是这个福利院的孤儿后,夏颖梦心中的怒气一下子消散了,每一个孤儿的童年都是……

    她觉得林飞虽然是个混蛋,可本质上还不是很坏,作为一个警察,她有义务要将林飞引到正道上,免得他将来一不小心走上了违法的不归路。

    “没事,谁让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的误会,夏警官不如这样,我们来个握手言和,今天之前的事情就全当误会就此算了,握手之后就当重新认识,如何?”

    林飞他很清楚,单凭他对夏颖梦做的那些事儿,以对方的脾气肯定会跟他死磕道理,被一个女警察纠缠上,那可是一件麻烦事。

    他只想低调地找到自己的养父母,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

    “我……算了,本姑娘大人有大量,之前的事情就不跟你计较了,再有下次,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夏颖梦本来想说我不可能……可那些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谁让她知道了林飞那可怜的身世。

    握手言和后,夏颖梦本打算对林飞进行一些说将,可这时,见他们握手言和的杨院长,脸上却没有露出笑容,反而多了一丝哀伤。

    “林飞,你来的正好,上次你托我问得事情,我前几天亲自去了趟老院长的家,她……临终前让我将一件东西交给你,跟我来吧!”

    杨院长正说着,眼睛突然红了,连忙转身,边偷偷擦眼泪边往福利院走,别看她是福利院的院长,五十年前,她也是在这个福利院长大的孤儿。

    那时才三十多岁的老院长,可是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养大,杨院长也将老院长当成了亲妈。

    老院长去世对她打击很大,当然对林飞的打击也很大,傻愣在福利院门口站了好久!好久!

    ……

    当林飞从杨院长手中得到老院长特意嘱咐给他的遗物后,他又愣了一下,老院长特意叮嘱的遗物,竟然是一块刻了他名字的玉佩。

    一块做工非常精细的极品玉佩,玉佩的正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寓意着望子成龙,龙腾九天等等。

    在玉佩的身后刻着林飞二字,正是他的名字!

    “这难不成是陈奶奶对自己的一种期盼?”

    林飞紧紧攥着手里的玉佩,面无表情的他,心情其中已经如惊涛巨浪般翻波难以平静。

    老院长对他而言,是一位长辈,也是一位至亲!

    而杨院长将遗物递给林飞后,语出惊人地说道:“老院长还有一件事让我告诉你,这玉佩是她捡到你时,你脖子上贴身挂着的,老院长怕你遗失才替你收藏起来,也正是你的名字才会有你后来的养父母领养,可你的养父母拒绝了带走玉佩,于是便由老院长一直替你收留保存着……”

    “什么?”

    林飞很是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在这时候,他意外地获得了一件有关他身世的玉佩,虽说有了玉佩想要找亲生父母,那无疑也是大海捞针。

    可大海捞针总比无处可寻要好一些吧?

    找?还是不找?

    这又成为了林飞心中又一个难以选择的难题,找养父母他还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可找亲生父母呢?

    问问他们当年为何要遗弃自己吗?林飞一想,又觉得何必呢,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质问他们当初为何遗弃自己?还是算了吧!

    可不找,心里又隐隐有一些不甘。

    想来想去,林飞还是决定,让一切随缘吧,现在的他更关心老院长是怎么死的,于是就下意识问了句:“陈奶奶得了什么病?”

    “不知道!”

    杨院长的回答让林飞大吃一惊,什么叫不知道?她都亲自去了,为什么会不知道陈奶奶是怎么死的?

    难不成这其中另有隐情?感觉事有蹊跷地林飞连忙问道:“难不成是车祸?”

    杨院长还是摇摇头,回答道:“老院长身体健健康康,可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里,很多人都说她是正常老死,可我不相信,于是要求了尸检,,昨天刚尸检完,尸检报告需要过几天才会出来……”

    “这样啊……杨院长,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尸检报告出来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也想去送陈奶奶最后一面!”

    林飞提出了他的请求,对此杨院长当然是毫不犹豫答应了,怎么说在福利院生活一段时间的林飞,也算是老院长的孩子。

    老院长去世了,林飞去见上最后一面,披麻戴孝送老院长最后一程,这都是在情理之中。

    之后林飞便将袋里的钱都交给了杨院长,他很放心,那些钱,杨院长一定会把每一分钱都用在福利院的孩子身上。

    杨院长一开始不愿意收,毕竟十万块钱太多了,虽然福利院现在很需要钱,可她觉得林飞也需要钱啊。

    毕竟林飞都这么大了,也是快要娶老婆,要知道现如今娶老婆这三个字,那就是钱啊,农村娶老婆至少都要花十几二十万,更何况是城市里?

    不过在林飞的坚持和劝说解释下,杨院长勉强同意了把钱收下一半,毕竟她可以吃得差穿的差,当福利院的孩子们不行。

    见杨院长勉强收下五万后,得知老院长去世的林飞心情很不好,也不打算在福利院多了,因为有时候,回忆最伤人心。

    可林飞刚走出福利院,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候,突然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