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其他小说 > 侧妃谋略 > 第171章 谁人在说谎
    祁天凌听到李公公的声音先是一惊,他可是记得,李公公可是乾坤宫的大太监,那可是皇后娘娘的人,这都什么时辰了?眼看就要到子时了,皇后娘娘怎么派人过来了?

    听这李公公的意思,还要派人闯进来?

    祁天凌一时之间有些懵·逼,他急忙对着冷七道:“什么情况,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七的口气还是淡淡的,“是太子殿下,您来这里前,不许任何人打扰,所以外面的人进不来,可是看如今的架势,似乎是太子妃那边出事了······”

    听说是越泠然出事了,祁天凌也顾不上明姬和樱若,急忙便跑了出去,急切道:“太子妃怎么了?她出什么事了?”

    李公公看到祁天凌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急忙道:“哎呦,太子殿下,您怎么才出来呢?太子妃病重,头疼欲裂,好几个太医在守着,就连皇后娘娘也在,您还有功夫在这·····真是····”

    一听说越泠然病重,祁天凌没来由的紧张,急忙道:“还等着做什么,还不快去。yi~ban~zhu点扛木”说着,祁天凌也没顾上他的衣衫凌乱,便急忙跑了过去。

    而樱若见到这个场景,哭的更加伤心了。她方才说了那么多,太子殿下根本没有听进去是不是?那么在太子殿下的心里,她到底算什么?

    相比于樱若,明姬倒是没想别的,她眉头紧皱,这些日子,太子妃身子不舒服她是听说了,这怎么突然就发病了?又是赶上这个时候,明姬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恐怕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而另外一边,祁天凌急匆匆的赶了过去,一路上,他已经听李公公说了太子妃如今大致的情况,祁天凌现在已经全然忘了樱若刚刚的话,一心都在太子妃的病上。

    而到了越泠然的院子里后,便听到皇后娘娘急切的声音,“你们几个,宫里养你们这些太医,可不是听你们说没有办法的,若是治不好太子妃,你们也不用来见本宫了。”

    听皇后娘娘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极其严重,祁天凌想到这里,便急忙入了殿内,刚刚走进来,便听到了越泠然的惨叫声。

    印象中,越泠然永远一副高傲的样子,就算是受了委屈,也定然要十倍奉还,久而久之,祁天凌差不多已经忘了,她也是需要保护的。

    想到这里,祁天凌抿了抿嘴,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对着皇后福身道:“给母后请安,然儿她如何了?”

    皇后娘娘看见祁天凌后,脸色便更加不好看了,她冷冷的盯着祁天凌,问道:“你早做什么去了?这个时候才过来?”

    面对皇后的指责,祁天凌无法反驳,只好垂首道:“是儿臣的错,儿臣不知道然儿她······”

    皇后轻哼一声,打断道:“你想说你不知道太子妃病重?你这些日子难道不知道她的异常吗?太医说了,这个病可不是一时半刻儿得的,太子妃想来已经头疼好久了,而你,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心疼去陪伴你的那些妾室,天凌啊,你真是···本宫都不知道如何说你。”

    祁天凌闻言皱了皱眉,半响才反应过来问道:“母后说什么?然儿是中毒了?”

    听到太子殿下的问话,皇后皱了皱眉,而靠在边上的陈太医急忙回禀道:“太子妃的确是中毒,而且中的是慢性毒药,这种毒,应该是长久的放在太子妃的饮食中,一点点的渗透入骨髓,太子妃的病情,目前看来,已经服用毒药一个月之久了······”

    祁天凌一惊,他慌张的问道:“一个月?那岂不是刚入东宫,便中了毒?是谁?冷七,去派人查,一定要查出是谁,本宫绝不会轻饶了他。”

    皇后娘娘抬眼看了一眼陈太医,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问道:“陈太医,你可是还有什么话想说?”

    陈太医这才道:“这种毒,本来不会这么容易发病,太子妃突然病重,想来是大量服用了毒物所致,微臣已经和几位太医商议好了,先用针灸之术,慢慢的排出毒性,目前为止,此药无解,所幸的是,太子妃如今毒性还未深入骨髓,可能是要受点罪,但是性命无忧。”

    祁天凌闻言,紧张的问道:“可是如今,太子妃疼的这样厉害,都没有办法止痛嘛?”

    祁天凌说到这里,李太医急忙禀告道:“回皇后娘娘、太子殿下的话,如今太子妃的毒性未除,臣等不敢贸然用止痛药,这是药便有三分毒,恐怕用了止痛药治标不治本啊!”

    祁天凌的双拳紧握,而皇后却道:“把你们东宫的小厨房丫头奴才都叫过来,本宫倒是要看看,在这皇宫里,谁人敢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居然把手伸到太子妃这里了,真是岂有此理?”

    樱兰闻言,先是顿了一会儿,趁着空档,樱兰才上前一步,小声道:“皇后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皇后转眼看见了樱兰,便沉下脸来,问道:“难道你知道什么?”

    樱兰摇了摇头,道:“不,奴婢也不确定,不过,太子妃平日·里的膳食,都是奴婢亲自试吃的,方才李太医给奴婢看过了,奴婢并没有中毒。”

    皇后闻言脸色一沉,冷冷道:“依你所言,也就说,太子妃平日里的膳食并没有问题了?”

    樱兰点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据奴婢所想,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只有一样,奴婢是不必试吃的。”

    祁天凌急忙问道:“什么?”

    “那便是我们院子里的奴才亲手做的膳食。”

    皇后神色一冷,道:“既然如此,便把太子妃身边的贴身丫头都叫过来,本宫今日·定要揪出那个下毒的狠心之人。”

    樱兰继续道:“平日里,太子妃吃惯了奴婢和樱若做的膳食,故而,除了奴婢和樱若,没人给太子妃私下做菜,也就是如今,怀疑的对象,只有奴婢,还有樱若。”

    祁天凌闻言一惊,他想起了刚刚樱若告发越泠然的事情,一时间脑袋很乱,急忙问道:“你说什么?樱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