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舰姬 > 第三十章 记吃不记打
    李集睡得正香,忽然听到研究室方向传来一声尖叫。在洛伽星的数个月,令他像个真正的军人般有了极高的警惕性,只要有人靠近到三米以内,即使在睡梦中,他也会惊醒过来。

    惨叫声细长而尖锐,显然出自一个女子之口。李集一个翻身落到地上,抄起手边的激光枪,赤着脚就冲出了休息室。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研究室大厅已是一片灯火通明,李集一闯进去就看到一个面容很陌生的少女朝他扑了过来,他下意识的举起胳膊就要开枪,忽然听到远处有人在喊:“空想!”,心中一动,于是往旁边挪了一步,让开了道路。

    那少女飞扑的去势已尽,便从一米高的空中落下,啪叽一声摔在地上,成了狗啃泥。撅着屁股的她还是努力朝前爬,就好像垂死挣扎一般,颤抖着,颤抖着……向前伸出细嫩的手掌,在地板上前后扒拉着。

    “呜呜呜,别咬空想……,空想一点都不好……”

    李集大奇,往下一看,才发现空想屁股后面还有一个人。那人有着一头银色的中长短发,纤细瘦弱的胳膊和小小的身体,可不就是那只小舰姬星铃吗?她就像咬住饵勾不放的青蛙一样,死死的咬着空想屁股后面的三根金属链子,眼神明亮。

    “星铃!你在干什么?快放开她!”

    李集连忙抱起小丫头,努力把她从空想身边移开,但无论李集如何用力,她就是紧紧咬着不肯撒嘴。

    “喂!你属狗的啊,那是人家的舰装,不能吃的!快张嘴!”

    “星铃乖,星铃是好孩子,星铃最听话了对不对?”

    “快张嘴!听到没有,星铃!不然哥哥可要打屁股了!”

    “……星铃你是不是肚子饿了?哥哥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来,听话……”

    然而,李集说尽了好话,星铃就是不肯把嘴张开。空想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眼泪汪汪的看着李集:“不知道名字的星督,快救救空想,空想不是成为食物啦……”

    “我在努力。”

    李集亦是满头大汗,抱着星铃像拔萝卜一样往后蹬腿,他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星铃却死活不肯张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好像对空想的舰装特别感兴趣。

    伊藤诚这时跑了过来,抓着空想的舰装一边往回扯,一边很不爽的嚷道:“你家小学生怎么回事啊?我家空想都没惹她,这小鬼就像疯狗一样平白无故的蹿出来把我家空想咬了,你这星督怎么当的?也不把自己家的小学生看好!这要是有什么传染病,传染给我家空想可怎么办?”

    嘿!

    这什么话?

    这话说得,李集就不爱听了。我家小丫头就算做错事,那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教训吧?再说了,你还嫌我家小丫头有传染病,我还怀疑你家空想的尾巴不干净呢,要是吃坏了我家小丫头的肚子,到时候谁来负责?

    李集不干了,他猛地把手一撒,于是正全力往后扯的伊藤诚顿时失力,往后一摔,四脚朝天。他呵呵冷笑:“怎么地,我家小丫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管得着吗!她把你家空想当食物,那是看得起你们,你们不感恩戴德,反倒是想着倒打一耙!嘁!给你们脸还不要脸,真是臭不要脸!”

    李集双手叉腰,很有一派泼妇骂街的架势。

    我擦!

    伊藤诚火气也上来了,噔得一下从地上蹦起来,仰着头瞪着李集。而李集不甘示弱,同样用轻蔑的眼神俯视他。这下可好,身高不占优势的伊藤诚顿时觉得自己气势上弱了几分。于是他挽起两边的袖子,似乎是准备赤膊上阵,让李集瞧瞧厉害。

    李集阴阳怪气的哧了一声,抱着双臂呵呵冷笑,他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然后,伊藤诚袖子挽到一半,却再也挽不下去了。

    他脸色发白。

    怎么办?

    打?打不过。骂?骂不赢。

    伊藤诚脸色难看的盯着李集,心里那是不爽的很。尼玛!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单挑打不过他也就算了,就连骂人都在气势上输了一截,这还怎么玩?

    伊藤诚脸面尽失,20年的人生那真是白活了。

    他最后只能是狠狠瞪了李集一眼,手指连点几下,算是放了狠话,然后灰溜溜的回去继续扯空想的舰装了。

    李集撇了撇嘴,倒也没有再可以为难。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还要在一起相处几天,关系闹得太僵可就不好了。虽然李集是很无所谓,就伊藤诚这种菜鸡,他就站在原地不动,让他打,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李集直到现在还以为造成这一切的结果只是伊藤诚的实力太弱,所以他才能单纯在力量上轻松压制对方。要是换成学校里的体术高手,甚至是联邦精锐,他觉得自己不会有任何胜算。

    然而,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自以为是,实际上的事实到底如何,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李集抱起星铃,先是张开三根手指,然后一根一根收起,缓慢的动作似乎有着某种寓意。最后,他竖起一根手指在星铃眼前晃了晃。

    无比简单的动作,却成功吸引了星铃的注意。

    这是他昨天发现的一件事,只要让小丫头分散注意力,那她的警惕性就会变弱。也就是说,星铃现在的潜意识行动还维持在动物天性这个水准。如果把星铃比喻成一只猫,那追逐眼前会动的东西就成了她的本能。

    果然不出乎他的预料,星铃嘴巴上的力气小了一些,而随着手指的晃动,眼神也跟着一起移动,最后更是扭头望向了身后的李集。

    “?”

    她的眼中似乎有着疑惑,不明白李集所有动作的含义。所以李集故意装作凶巴巴的样子,对小丫头摇着头,佯作凶恶道:“星铃!你再这样哥哥可要生气了,快把嘴松开!”

    也不知道小丫头是真的听懂了还是被他的面部表情吓到了,总之,在他话音落下后,伊藤诚终于顺利把空想的金属链子从小丫头的嘴巴里扯了出来。

    这一刻,空想似有所觉。她猛地抬起头,然后嚎哭着扑过来,双手一把握住自己的金属链子,就像是抱着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眼眶中泪珠滚滚,激动的落下泪来。

    “哼!空想,我们走!”伊藤诚拉着空想就要走。这个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多待。

    李集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等一下。”

    伊藤诚顿时黑着脸,转过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李集笑着道:“也没什么事,只是你既然要离开这里,那是不是应该表示点什么?好歹,你家的空想还是托了我们的福才救了回来。当然,你的命也是我救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他眯着眼睛,笑得很单纯。

    伊藤诚的脸更黑了:“你想让我回报你的救命之恩?”这句话,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李集耸了耸肩,摊开手道:“你要是这么认为,那我就是这么个意思。”

    “很好!”伊藤诚气笑了,他抬着眉问道:“你想要怎样的回报?”

    李集摸着下巴,似乎很烦恼的样子。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他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现在还故作姿态,就是要气气伊藤诚。

    沉吟半晌,伊藤诚早已不耐烦,正要开口,李集忽然一锤拳头,恍然大悟般的说道:“这样好了。作为回报,你送给我10万资源吧。”

    “就这样?”伊藤诚狐疑。

    10万资源换算成联邦币,大概价值50万。这对普通人来说的确是一笔很大的支出,但伊藤诚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普通人啊。他自己家世就属于共和帝国的权力中层,再加上他追随的某个大人物,手底下还控制着好几万颗资源星,伊藤诚偶尔也能得到不少的赏赐。10万资源对他来说,和往水里丢10块钱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区别,就是10万资源的响声更大一些。

    李集狠狠点头。

    “没错,就是这样。每项资源各10万,我只要求这些。”

    听到这,伊藤诚的脸色忽然又黑了下来,双肩发抖,似在强烈抑制着心中的某种黑色的感情。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问道:“10万各项资源?你刚才说的10万资源,不是单指钢?”

    资源总计共有九种,但现在普遍使用的只有七种,分别是水、煤、铝、钢、硅、能源、弹药。不管是联邦还是共和帝国,在以资源作价时,都以钢资源作为基本资源。所以伊藤诚才会下意识的认为,李集所说的10万资源,是特指钢。

    很显然,他误会了。李集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小白啊。他对这种作价方式一无所知,又怎么能明白这一条在市场上约定俗成的规矩呢。

    “啊!怎么可能?”这下,轮到李集惊讶了。他把头摇成了拨浪鼓:“10万钢资源?我要这么多钢干嘛,当然是全部资源啊。”

    “你不要太过分!”伊藤诚恼怒不已:“10万各项资源?!贪得无厌的家伙,亏你说得出口,你怎么不去抢啊!”

    10万各项资源和10万钢资源,根本是两个概念。后者价值五十万,而前者却价值千万。

    “没错啊,我这不就在抢你嘛。”李集摊着手,说得理所当然。

    伊藤诚被李集缺心眼般的诚恳噎得无话可说,他颤抖着手指道:“很好!很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希望你拿了资源,也有命花出去!”

    李集咧嘴一笑:“这就不劳你操心了。”他把手掌往前一伸:“给我吧。”

    伊藤诚不耐问道:“干嘛?”

    李集瞪大了眼,手心上下晃着道:“喂喂,不是吧。说好的10万资源,怎么转头就忘了?啧啧,年纪轻轻记性就这么不好,难道是老年痴呆了?”

    伊藤诚直欲吐血,强忍着一拳挥向李集的念头,低吼道:“我没忘!我记得很清楚!反而是你这混蛋,难道在故意消遣我?10万的资源又不是大白菜,你以为说有就有吗!我要先回去取——”

    “诶诶,等一下!”李集伸手打断。他的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原来你没有啊。我还以为能大建出空想的欧洲星督,都是土豪呢。原来你和我一样是个穷光蛋。好可怜好可怜,空想好可怜。”

    伊藤诚真的要发疯了,他一字一咬的怒吼:“我不是穷光蛋!混蛋,你到底想怎样!”

    李集嘿嘿一笑,揉了揉脸,收起那副嬉笑的嘴脸,打了个响指说道:“很简单啊,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直到你付清全部资源为止。毕竟空口无凭,谁知道你要是走了一去不回,宇宙这么大,我上哪去找你?”

    “好好好!你要跟是吧?那你就跟着吧!”伊藤诚整张脸臭的跟死鱼一样。他大步往前走了几步,一转头,忽然发现空想不见了。回头一看,原来那小丫头还留在原地。她根本是记吃不记打,居然又在招惹那只刚才还咬她尾巴不松口的小舰姬了。

    “空想————!!!”

    伊藤诚的怒吼,似乎要把整个地下室掀翻。